二一中文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55章 跟后媽一樣壞
    醫生聽到她這話,立即黑了臉,聲音都尖銳了不少:“喲,還知道自己兒子中毒了啊,不知道的還以為家長都死了呢,連孩子食物中毒都不知道?”

    方慧一噎,被罵的漲紅了臉。

    她沒想到這人說話這么毒,尷尬道:“我,我也是工作忙,這件事也是意外,我懷疑有人暗地里給我兒子喂了病豬肉,才害他出事的。”

    “那些孩子不也是吃了病豬肉,才出事的嗎?”

    醫生冷哼一聲,“你說的什么廢話,別人的情況能跟你兒子一樣嗎?”

    “你兒子吃的是變質的面包才中毒的,和那些孩子癥狀不一樣。你兒子比他們老火多了,這孩子肚子里就沒什么東西,催吐也只吐出一點面包糊糊,都餿了!也不知道這當媽的咋當的,自己穿的人模狗樣的,孩子卻連飯都吃不起了?”

    “還有,這個是檢查報告,食物中毒還只是次要,更重要他還患有嚴重低血糖、缺鈣、以及身體過度疲憊,才會導致的昏厥,現在需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請你先去繳費。”

    說完,醫生朝著方慧翻了個白眼, 又走到大壯媽一行人面前數落起他們。

    罵得不知道多難聽。

    一群家長平時拽得很,這會兒卻被罵面紅耳赤,抬不起頭。

    司念都不由的給這位敢說敢罵的醫生豎起大拇指。

    約莫,她嘲弄的看向僵硬的方慧。

    “方慧小姐,剛剛你說的話還沒忘吧?”

    方慧臉色慘白,難堪至極。

    她沒想到,兒子真的沒有吃豬肉,而是吃面包中毒。

    平時自己做飯不大好吃,加上工作忙,所以她都是給兒子買各種面包放在家里。

    方慧留過學,在外養成了喝牛奶吃面包的生活習慣。

    她自己也這樣吃,為了保持身材,基本都不吃主食了。

    之前還好,好歹請阿姨上門做飯。

    不過錢耗空之后,她就沒怎么請阿姨了,都是自己做。

    不過自己的廚藝算不上好,兒子也不愛吃。

    她只當兒子是挑食而己。

    哪里想到

    方慧手中的檢查單子被她捏緊。

    對上司念嘲弄的眼神,她漲紅了一張臉,“對,對不起……這、這是我誤會。”

    方慧訕訕笑道:“我剛剛是太擔心了,關心則亂,才會這么生氣,司老師你大人不記小人過。”

    司念冷笑:“不好意思方小姐,我就是那種愛記仇的小人呢。”

    “如果不是我今兒個剛好要接我兒子來醫院做身體檢查,你兒子出事了那都不知道。你不感謝我,沒關系,我也不要求感謝,我做好事積的自己功德。可被倒打一耙,就不在我忍受的范圍內了,方小姐請跪吧,我受得起。”

    方慧臉色難看,氣的手都在抖:“司老師,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己經道歉了。實在不行,我給你賠償,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沒必要這么咄咄逼人吧?”

    司念毫不相讓,“你還真會說笑,難道是我提出的下跪道歉?難道這事兒不是方小姐自己提出來的嗎?怎么這會兒發現自己的問題,就開始反悔,不認賬了?”

    “承認自己是個忘恩負義的人,那么難嗎?”

    方慧咬碎了一口銀牙。

    “媽媽……”身后響起虛弱的聲音,打破了尷尬的處境。

    一行人回頭,卻見方博文小臉蒼白的站在病房門旁,一手撐著門,臉色慘白。

    “不要讓我媽媽下跪,都怪我。”方博文紅著眼睛,望向司念。

    要不是自己昨天下午跑出去偷看,媽媽也不會誤會司老師家。

    是他的錯。

    方慧看到他,猛地轉身走了過去。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她一巴掌扇在了方博文臉上。

    眾人被驚在原地!

    方博文坐在地上,怔怔的望著方慧,半晌沒有動彈。

    方慧面色幾乎猙獰:“你還有臉說話,要不是你,我會這么丟人嗎,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自己偷偷出門,你不聽話是吧?還不跟你司阿姨道歉!”

    司念也是被方慧的行為驚住。

    她看方慧平時以兒子為榮,還以為她對方博文很好。

    卻沒想到,孩子出事這么嚴重的時候,她第一時間不是關心,而是責怪打罵。

    這一刻,司念忽然就明白了,為什么小老二要說方博文可憐。

    攤上這樣一個媽,他能不可憐嗎,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

    方博文小臉腫脹,卻倔強的沒有流淚,他剛要張口,司念道:“不用了,孩子沒錯。”

    方博文望向她。

    司念移開目光,養了孩子的人真見不得這種事。

    她譏諷的望向方慧,“倒是方小姐辛苦,為了給自己一個臺階下,把所有的錯都推到孩子身上。論丟人,孩子還真比不過你。”

    方慧氣的臉色鐵青。

    司念說完,也沒多看一行人,拉著被嚇懵的三個孩子離開了。

    反應過來的醫生也是勃然大怒,沖上前道:“哎,你這家長,怎么打人呢!太過分了,你還是人嗎。”

    雖然今天這事耽擱了,但是她也不想白跑一趟,干脆給三個孩子都做了檢查。

    只是醫院要下班了,明后天星期六星期天,要星期一才能來拿。

    司念干脆就帶著孩子先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小老二臉色凝重,“媽媽,是不是我做錯了。”

    司念愣了一下:“什么做錯了?”

    小老二抿了抿唇,道:“都怪我去炫耀肉串,還給方博文肉,不然他們也不會怪媽媽。”

    小老二悔恨萬分,恨自己為什么那么愛炫耀。

    不然今兒個方博文和大壯他們出事,也不會被怪到爸爸媽媽身上。

    司念搖了搖頭:“你沒做錯什么,但以后確實是不要和他們接觸了,避免麻煩。”

    雖然司念這樣說,但是小老二知道,肯定還是怪自己。

    他突然很討厭自己。

    因為現在日子幸福了,就沾沾自喜,到處炫耀。

    給家里人找了那么多的麻煩。

    見他不說話,司念摸了摸他的腦袋。

    “好了,別想這件事了,都過去了。”

    小老二還皺著眉頭,“媽媽,我還有一個疑惑。”

    司念:“你說。”

    小老二道:“媽媽,你說方阿姨真的是方博文的媽媽?”

    司念愣了一下,“為什么這樣說?”

    小老二仔細想了想道,“因為我覺得她和我以前的后媽一樣壞。”

    司念沉默了。

    方慧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來到這里,從沒提過她男人,只是路過的時候聽筒子樓的人議論她家很有錢,男人是京市的有錢人。

    家里做生意,很忙等等。

    大家都羨慕她,沒有多想過什么。

    也不知道方博文的父親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司念正想著,一輛熟悉的車停在她們一行人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