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星停下腳步,扭頭看她,“怎么了?”

  “這里是秦家,不是你們小門小戶的喬家,見了人連最起碼的禮儀禮貌都沒有,你父母就是這么教育你的?”

  喬星其實都懶得和秦菲爭吵,因為她閉著眼睛,都知道她都會和她吵什么。

  無非就是一些“你這樣的身份配不上秦家”“你能嫁給秦策都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之類的。

  秦菲的身份特別符合,她經常刷到的那些短劇視頻里的無腦女配,或者是從小嬌縱任性的千金大小姐。

  沒什么情商,但是給你添堵的本事那是一流的。

  喬星的沉默讓秦菲更加不滿了,“我跟你說話呢!”

  喬星無比的心累,為了體現秦菲口中的禮貌禮儀,她勉強擠出一抹笑容來,對秦菲說道,“怎么算,我都是你的長輩,看到人打招呼的不應該是你嗎?”

  秦菲趾高氣昂道,“你仔細看看,這里是秦家,你身上穿的用的,哪怕是一雙襪子,都是用秦家的錢買的,說難聽點,你就算嫁給了秦策,那也是個外人,什么時候輪到你來充當秦家的長輩了?”

  喬星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不愿意承認,不代表我就不是,就像你不叫秦策哥哥,可是依舊改變不了他是秦家長子的事實。”

  “菲菲啊,作為長輩我得勸誡你一句。”喬星故意拿捏出秦爺爺的口吻和秦菲說話,“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樣就能怎么樣的,別太任性了,不然你遲早都要吃虧的。”

  “你!”

  秦菲氣的腮幫子都鼓起來了,惡狠狠的瞪著喬星。

  喬星看著她這個表情就覺得很好笑。

  明明吵不過別人,還非要沒事找事,最后一點好處沒撈到,反而把自己氣的不行,何必呢。

  喬星臉上的笑容不變,語氣中多了一點陰陽怪氣。

  “這次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下次看到我,記得叫嫂子,也記得問好。”

  “你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女人!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的!”秦菲的臉白一陣青一陣的,看樣子氣的不行。

  “我就算是從外太空來的,也是你嫂子,只要我和秦策還沒有離婚,我就永遠是你的長輩。”

  “你不是!”

  秦菲氣的都快炸了。

  喬星覺得和她吵架都是在浪費自己的精力,吵來吵去的,就是這些沒營養的話題,和小學生吵架似的。

  喬星懶得理她,轉身就走。

  誰知道秦菲幾步追上來,一把抓住了喬星。

  “我話還沒說完呢!誰讓你走了!”

  喬星無奈道,“大小姐,你還想干什么?”

  秦菲質問她,“你們來秦家想干什么!秦策不是最不稀罕秦家嗎,現在突然回來,是不是在密謀著什么!”

  聽到她這番話,喬星感覺她真的一點也沒形容錯。

  秦菲真的很像那些作死的女配。

  不僅沒腦子,而且很令人討厭。

  喬星想抽出自己的手腕,但是秦菲根本不松手。

  她擔心爭執的起來,傷到肚子里的孩子,于是放緩了語氣和秦菲說道,“你放心,我們回來是因為爺爺的事,不是爭奪秦家的財產,更不是來把你們趕出去的,你能先放開我嗎?”

  “你騙誰呢!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秦策一邊說不稀罕秦家的東西,一邊賴在秦家不走,現在還把你帶到秦家住,他的目的都這么明顯了,你還裝什么!”

  喬星忍不住擰起了眉頭。

  她可以容忍秦菲的嬌縱和蠻橫不講理。

  但是她接受不了,她無端的給她和秦策潑臟水。

  本來沒有的事情,被她這么一說,好像真的就變得煞有其事。

  最主要是她怎么說不要緊,萬一被外面的人知道了。

  都知道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秦家這樣的情況本身就比較敏感,外面想看秦家笑話的人多了去了。

  萬一真的出現個有心之人,借著這件事去做文章,那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

  喬星冷下臉,盯著秦菲說道,“秦菲,你既然知道你是秦家的人,就應該清楚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凡事都是要講證據的,你平白無故的就造這種謠,有沒有想過會給別人帶來什么后果?”

  秦菲不僅沒有收斂,反而把喬星說的這些話都當成了狡辯。

  “被我說中了吧?還敢說你們什么目的都沒有,如果你們真的沒有任何心思的話,那怎么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我哥在公司出現了問題以后來了秦家?”

  “我看啊!爺爺根本就是個幌子,你們心里一定藏著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喬星想過秦菲任性,但是沒想到,她竟然這么不講理。

  好話壞話一點都聽不進去。

  喬星連反駁她的心思都沒有了,“那我要怎么說你才能相信?”

  “別怪我沒有警告你,趁著這件事還沒有鬧大之前,趕緊和秦策從秦家離開,不然到時候丟人的是你們!”

  喬星哭笑不得,“你覺得我為什么要聽你的?”

  “因為你姓喬,不姓秦!”

  喬星感覺秦菲已經無藥可救了,“我不想和你吵,把手放開。”

  秦菲還是抓著不放,“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趕緊從秦家離開,聽到沒有!”

  秦菲生怕喬星跑了一樣,不僅沒有松開,反而抓的更緊了。

  喬星被她捏的有點疼,又不敢太用力,爭執不下時,樓上忽然傳來一聲呵斥的聲音。

  “菲菲!不許胡鬧!”

  喬星和秦菲同時抬頭,看到秦樑黑著一張臉從樓上下來。

  “菲菲,把手放開。”秦樑嚴肅的和秦菲說道。

  秦菲不肯,“爸,你不知道,他們……”

  “我讓你把人放開!”秦樑提高了音量,又重復了一遍。

  秦菲被嚇的肩膀說縮了縮,這才慢吞吞的放開了喬星的手。

  秦樑道,“給你嫂子道歉。”

  喬星和秦菲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喬星是意外,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從秦樑的嘴里聽到他承認她的身份。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做表面功夫。

  而秦菲是不可置信,因為秦樑讓她給喬星道歉。

  “我憑什么要道歉!”秦菲氣沖沖的說道,“我又沒做錯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