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長生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只爭朝夕
  由于聲音就自附近傳出,大頭下意識的四顧尋找,但山頂就這么大地方,空曠平坦,按理說是藏不得人的。

  在大頭四顧尋找之時,長生已經循聲找到了說話之人的藏身之處,古廟所在冰山并非擎天一柱,而是與尋常山峰一樣多有參差旁支,說話之人就藏在下方三丈處兩處凸起冰柱的夾縫里。

  大頭隨后也循著長生的視線找到了那處夾縫,見對方并不露頭兒,大頭走到崖邊探身喊道,“我們說話算數,快出來吧。”

  得到大頭許諾,說話之人這才推開積雪,自夾縫里探出頭來,其藏身之處應該是一處冰洞,由于先前的大雪封住了洞口,再加上山頂寒風呼嘯,故此二人便沒有察覺到此人的存在。

  自夾縫中探出的是顆人頭,雖是年輕男子模樣卻滿頭白發,雙眼在黑暗之中冒著幽藍綠光。

  眼見對方忐忑躊躇,大頭急忙沖對方招手,“快上來。”

  看白發男子的神情,明顯是聽到了大頭的話,不過他卻并沒有立刻離開藏身之處,而是面有難色,多有緊張。

  大頭屢屢召喚,那白發男子只是不動,見此情形,長生隱約猜到了對方心中所想,“我們都有凌空之能,羽衣對我們毫無用處,上來吧,我們不會加害于你。”

  聽得長生言語,白發男子這才消去顧慮,縱身躍出藏身之處,凌空展臂,化作一只體型巨大的白羽飛禽振翅攀升。

  “哈哈,原來他是怕咱拔他的毛兒啊。”大頭笑道。

  長生擺了擺手,示意大頭不要說笑,轉而后退幾步,騰出位置供對方斂翅落地。

  既然已經現身,那羽人也就再無顧忌,徑直飛到山頂化作人形飄身落地,就如同其能夠隨心變化獸身一般,其化身人形亦是瞬間完成。

  見廟門已被打開,白發男子免不得多有緊張,直待看到廟里的雕像并未遭到破壞,這才放下心來,轉而雙手抱拳沖二人彎腰作揖。

  為了盡快打消對方顧慮,長生便主動開口,“這位兄弟,你既然會說漢話,懂得中土禮數,想必是去過中土的,你應該知道眼下中土乃是大唐王朝。”

  白發男子抬頭看了長生一眼,轉而緩緩點頭。

  “大唐皇帝乃九五之尊,”長生說道,“皇帝之下便是親王,在下李長生,乃大唐親王,旁邊的這位和下面的幾人都是朝廷的大將軍,我們乃是朝廷命官,不比強人草寇,我們絕不會傷害你和你的族人。”

  相較于肆意妄為的江湖草莽,朝廷官府更容易取信于人,聽得長生言語,白發男子如釋重負,長喘粗氣的同時連連作揖,“多謝,多謝。”

  “兄弟,咱們長話短說,你們的族人為什么要躲出去?”長生直涉正題。

  白發男子抬頭看了長生一眼,沒有立刻接話。

  長生知道他有顧慮,便出言鼓勵,“不礙事,但說無妨。”

  “回客官,我們怕你們來殺我們。”白發男子回答。

  “客官?哈哈。”大頭忍俊不禁。

  長生沖大頭擺了擺手,示意他不必在意這些旁枝末節,眼前這個白發男子雖然去過中土,卻也不會經常去,投店打尖兒時小二可能這么稱呼他,他認為客官乃是尊稱,便照搬套用。

  “你們天賦異稟,能夠展翅飛翔,”長生說道,“而且你們的箭法也很是高明,尋常的江湖中人壓根兒就不是你們的對手,況且這里極為偏遠,平日里想必也不會有人過來,你們如何知道這段時間會有外人過來?”

  “我不知道。”白發男子搖頭。

  “你不知道誰知道?”大頭插嘴。

  “族長知道,”白發男子說道,“他說每次十八個神仙一起下凡歷劫,就可能有外人來殺我們,而且這些人我們還打不過,沒有辦法,只能及早躲出去。”

  聽得白發男子言語,長生心中猛然一凜,對方所說的十八個神仙一起下凡歷劫,無疑是指此前轉授靈符的十八位神仙,白發男子口中的‘每次’乃是重點,說明羽族族長此前不止一次的經歷過類似的事情。

  “你們族長咋知道有十八個神仙一起下凡了?”大頭好奇追問。

  白發男子答道,“族長會看星辰天象,他說天上每一顆星辰都對應一個神仙,只要神仙下凡歷劫,感應同生的那顆星辰就會黯淡無光,不久之前有十八顆星星在七天之內先后隱去,族長由此知道大事不好,次日一早便帶領族人暫離避禍。”

  “他們是何時離開的?”長生沉聲問道。

  聽得長生言語,白發男子頓生警惕,“他們早就走了,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你不要誤會,”長生搖頭說道,“剛才我已經說過了,絕不會傷害你們,我也不想知道他們去了哪里,我只想知道他們是何時離開的。”

  聽得長生解釋,白發男子這才放下心來,回憶過后出言說道,“快一個月了。”

  白發男子言罷,長生和大頭對視了一眼,對方所說的時間與十八枚靈符塵埃落定的日期完全吻合。

  見長生不說話,大頭便出言問道,“他們都走了,你為啥要留下來?”

  白發男子回答,“祖先需要按時祭祀,族人的東西也都留在這里,總要有人看家才行。”

  “我能不能見見你們的族長?”長生看向白發男子,“你放心,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問他一些事情,我可以讓他們四個離開這里,我獨自一人留在這里。”

  長生話音剛落,白發男子便連連搖頭,“這個恐怕不成,不是我不相信你們,而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此時釋玄明等人都在山下仰望等候,擔心自己在旁邊白發男子會多有顧忌,大頭便出言說道,“王爺,他們都在下面,我也下去等你。”

  大頭言罷便縱身躍出,飄身下落。

  “就算你不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也總有辦法可以聯絡他們,”長生說道,“不然我們離開之后,你如何通知他們回返?”

  白發男子急切說道,“我說的都是真話,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去了何處,也沒辦法聯絡他們。”

  “這就說不通了,”長生說道,“他們總不能一直在外避禍,總得知道危險已經解除,才能放心回返。”

  白發男子眉頭微皺,沒有接話。

  見白發男子遲疑,長生出言說道,“先前你應該看到我施展身法,我的浴火凌空迅捷無比,你們的靈羽對我毫無用處,我想見你們的族長,只是想向他請教一些事情,絕不會心存歹意。”

  “客官,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但我真的不知道族長他們去了哪里。”白發男子搖頭。

  眼見對方守口如瓶,長生心中多有無奈,正在思慮如何打消對方的戒心,白發男子主動說道,“我雖然不知道族長去了哪里,也沒辦法聯絡他,但我知道他們何時回返,您要是不著急,可以在五個月后再回來。”

  “那時他就回來了?”長生隨口問道。

  貌似是后悔自己暴露了族人的歸期,白發男子的表情多有沮喪,不過話已經說了,總不能再收回,聽得長生發問,只能默默點頭。

  長生知道對方在想什么,便隨口寬慰了幾句,再度保證絕不會傷害羽族眾人,下次若是再來,也是獨自前來,不會率眾同行。

  白發男子雖然多有警惕,但心機卻不重,還是比較容易輕信于人的,在得到長生的再次保證之后,表情明顯輕松許多。

  “我們還要往別處去,這便走了,”長生取下腰間錢袋遞了過去,“感謝你們自山下為我們準備的酒水和食物,這些金銀送給你們,留著日后花銷用度。”

  白發男子并未虛偽推辭,立刻接過錢袋,連聲道謝。

  長生本想飄身下山,想到白發男子多有淳樸,擔心隨后一段時間龍顥天和李煥宸等人也可能前來此處,便善意提醒,“我們雖是好人,但中土壞人很多,日后若是再有人來,一定不要現身相見,更不要告訴他們族人的歸期。”

  “多謝客官提醒。”白發男子拱手道謝。

  “好了,我走了,”長生轉身邁步,“總是避禍在外也不是辦法,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你們總要想個法子一勞永逸才好。”

  白發男子拿著長生贈送的錢袋跟隨在后,“沒事的,只要再躲五個月,這次的劫難就過去了。”

  長生搖頭,“那可不見得,你們又不知道他們何時會來,萬一他們半年之后再來你們如何應對?”

  “不會的,”白發男子說道,“族長曾經說過只要躲過半年,以后就不會有人再來了。”

  聽得白發男子言語,長生驟然止步,轉身回頭,“他為何如此篤定?”

  白發男子說道,“因為十八個神仙一起下凡渡劫這種事情之前也出現過幾次,據族長所說那些得了神仙寶物的人都會彼此吞并,互相殘殺,最多半年就能分出勝負。”

  長生聞言陡然皺眉,“之前幾次都沒有超過半年?”

  “沒有,”白發男子搖頭,“族長說的很清楚,這種事情此前一共發生過五次,最長的一次也只持續了半年,最短的一次好像不到兩個月就打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