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春棠欲醉 > 第752章 就是要他惱羞成怒
  滄浪聞言看著張濱:“你可有把握宋瑾修會背叛夏侯令?”

  “有把握。”

  張濱正色說道:“我跟宋瑾修相處了一段時日,對他也算有些了解。”

  那人自卑又自負,聰明又有私心,自來了北陵之后宋瑾修就沒打算要蟄伏于人下,他一直在等一個機會,等一個能夠擺脫夏侯令又能不受他反噬,能夠在北陵朝堂更進一步的機會。

  這次夏侯令的眼線出了這么大差錯,幾乎能夠影響北陵南下大局。

  這對于隱忍多時的宋瑾修來說就是最好的時機。

  張濱說道:“我探過宋瑾修的口風,也曾跟他說過讓他將主子征船之事告知國師府,好讓北陵早做準備,但是被他否決了,他十之八九是想要越過國師府,直接拿著睦南關的事鬧到北陵汗王面前。”

  滄浪聞言笑了聲:“主子果然沒看錯他。”

  見張濱和荼白都是看著他,滄浪說道:

  “主子之前讓人將消息送往北陵時,就曾想過借此謀算夏侯令,夏侯令私下與南齊勾連本就犯了大忌,他雖是為著北陵戰事,但放在有些人眼里就是他故土難離、別有心思。”

  “主子原是想要借其他人之手斷了北陵汗王對夏侯令寵信,沒想到宋瑾修倒成了意外之喜。”

  張濱問道:“那主子的意思?”

  滄浪:“盡快將此事鬧開,借睦南關之事拖延北陵出兵時機。”

  荼白在旁皺眉:“主子是想要將戰事拖到開春之后?”

  “不。”滄浪搖頭:“北陵這戰,年前必打!主子只是要借此事讓北陵相信,我們要打南齊。”

  荼白和張濱都是被他說的滿臉茫然:“什么意思?”

  滄浪看著他們:“前幾日主子登基大典之前,睦南關消息傳來北陵之時,主子就已經命人帶兵急襲南齊,強攻三次取二邊城,據守不再進攻。”

  “南齊猝不及防之下損失慘重,尹老將軍佯似出現在睦南關的消息也被南齊知曉,如今南齊皇帝只以為自己被夏侯令戲耍,北陵是想要拿南齊祭旗,將他們當成牽制大魏的棋子,好讓北陵能夠長驅直入攻下大魏。”

  張濱睜大了眼:“南齊是以為大魏所有兵力都在睦南關?”

  滄浪“嗯”了聲:“南齊皇帝向來膽小,這次大魏突然出兵他必定會各種猜忌,更會傳信質問北陵,有主子命人放水,那信最遲再有五、六日就能傳到北陵皇城。”

  “你們要做的就是在南齊消息傳入北陵之前,讓北陵汗王與夏侯令君臣失和,質疑夏侯令先前所為,借一切手段將他打壓的越狠越好,讓國師府徹底失勢,這樣待到南齊皇帝的信送入北陵之后,夏侯令翻身之時會不顧一切立刻出兵。”

  “你們要讓夏侯令和所有人都相信,大魏之前的手段都是虛張聲勢,主子真正的目的是在南齊,之前所做一切也都是想要拖延北陵出兵,待先行解決南齊后患再行北上。”

  荼白和張濱聽著滄浪的話不僅沒有明白,反而更加糊涂。

  荼白忍不住說道:“北陵本就打算起兵南下,主子何必多此一舉?”

  不管大魏打不打南齊,與北陵這場戰事都難以避免,他們原本以為主子故意泄露睦南關的消息是為了擾亂北陵部署,挑撥夏侯令與北陵汗王關系,拖延北陵出兵時機。

  可如今聽來,主子卻是故意招惹了南齊刺激北陵提前出兵。

  滄浪聞言側著頭:“你若是夏侯令,知道大魏一直在虛張聲勢,兵力盡在南齊,你得了清白之后會做什么?”

  荼白想也沒想就說道:“當然是第一時間發兵強攻落雁關,”

  “要的就是他們急襲強攻。”

  滄浪笑瞇瞇地說道:“只有急了,他們才會容易入甕,只有讓他們急了才會失了謹慎忽略其他。”

  見二人仲怔模樣,杭厲在旁開口。

  “兩軍交戰時,行軍布陣都需思慮再三,夏侯令雖是文臣早年卻也當過謀士。”

  “施先生說若由夏侯令正常領兵,戰場之上鮮少有人能算得過他,可如若先抑后揚想辦法讓他惱羞成怒,與北陵一戰就贏了一半。”

  張濱面露愕然:“施先生?你是說施長安?”

  滄浪揚唇:“施先生已經到了落雁關。”

  張濱聞言瞬間放松下來,就連旁邊的荼白也未曾再開口詢問。

  雖然他們依舊有些不明白主子的打算,可他們卻是知道施長安這人,這世上若論了解夏侯令的,施長安說他第二,絕無他人敢當第一,主子既然讓他來了西北定是有別的打算,他們只要照做就是。

  張濱說道:“我會助宋瑾修一臂之力,在南齊消息傳來之前盡力打壓國師府。”

  滄浪笑了笑:“還有那位初云公主。”

  他翻手之時,手中拿著一個白凈瓷瓶,

  “我離京之前,秦娘子送了我一些止疼神藥,哪怕斷手斷腳也能讓人感覺不到疼痛,聽聞那位初云公主的駙馬又犯了頭疾,初云公主正滿皇城的替他尋醫,若拿著這東西,不知道能不能送人進公主府?”

  張濱眼前一亮:“那可太能了。”

  他聽人說起過那季容卿犯了頭疾時是何模樣,聽聞疼起來時滿地打滾,恨不得能生剜自己的肉用以蓋過頭疼。

  若是有藥物能替其止了頭疾,哪怕只是暫時緩解,也定能成為公主府的座上賓。

  張濱瞧著那瓷瓶如獲珍寶:“原本光只是宋瑾修一人我還有些拿不準,可如果再加上季容卿和那初云公主,我保證能讓夏侯令狠狠掉上一層皮!”

  滄浪將東西扔給他:“小心些,別自己沖在前面,叫人瞧出痕跡。”

  張濱拿著手中瓷瓶揚眉:“那不能,我這人惜命的很,有宋瑾修那冤大頭,我哪能自己上。”

  他定會小心翼翼地躲在后面,讓宋瑾修直上青云。

  他這種平頭百姓,哪能懂什么官場事。

  滄浪被他一本正經的瞎扯逗笑,荼白和杭厲也是輕笑了起來。

  “篤”、“篤”。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里面笑聲,外間有人道:“頭兒,宋瑾修來了,說是有事尋您。”

  張濱愣了下:“我不是才剛從宋家回來,他來找我干什么?”

  他瞧了滄浪他們一眼,

  “你們先在這里避避,我出去看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