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佬姐姐不要我,扭頭投奔傾城女帝 > 第14章 陳逍遙?有意思!

也不能怪公主生氣,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

本來已經勝券在握的一場戰爭,全面碾壓,馬上就要將敵軍將領斬于馬下,卻突然間被一陣金光晃了眼,然后對方就像發了瘋一般,還反撲成功了!

結果自己的將領反被斬殺,如探囊取物一般的大武疆土,也就這樣丟了!

這一次偷襲北疆,本來就是背水一戰,若是成了,得到大武一塊疆土。若失敗了,得罪大武,偷雞不成蝕把米。

“到底是怎么回事?戰場你們也上過多次,何時會出現一陣金光?又怎么會被閃了眼?主將睜不開眼,難道你們所有人都睜不開眼嗎??”

璇匿說完,那一只纖細白嫩的手,猛地拍向沉木的把手!

砰——

滿朝文武撲通一聲全部跪下!

而那報信兵更是砰砰砰連著磕了幾個頭!

“公主恕罪!公主饒命!就算給小的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編假話來欺瞞公主啊!”

“那些大武將士受了金光鼓舞,反撲之后,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就地安營扎寨,似乎在等著大武那邊的最后指令。而我們這邊……”

他的話音頓了頓:“丟盔棄甲,潰不成軍……所有的將領皆被斬殺,只剩下我們幾個殘兵跑了回來,這才來向公主報信。”

“逃回城內的時候,聽到百姓議論說,這一次金光似乎并非偶然,而是……大武似乎有其人,做出了千古絕句!這才招來天生異象,護佑大武……”

???

什么?

天降異象?!

璇匿感覺腦袋有些發懵。

幾年前,陳青傘做出一詩,對抗北疆十萬大軍。這事情便有如一個陰影,一直都壓在她的心上。這些年她也全力扶持北疆文壇,只可惜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做出那詩,甚至連打油詩都不算!

璇匿也心生疑惑——莫非……這文曲星全都在大武一朝,竟沒有一個能護佑他們北疆文壇的?

“這一次是誰做的?又是陳情傘?”

報信兵搖了搖頭:“聽說是一個叫陳逍遙的人……”

陳逍遙?

璇匿默默念著這個名字。

“那不是陳青傘的親弟弟嗎?他那詩是怎么說的?”

滿朝文武立刻豎起耳朵!

他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詩,有這樣的威力,一詩破萬軍!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

不教胡馬……度陰山……?

北疆朝堂所有人的面色急轉!

這詩……似乎將他們帶到了戰場之上——血色斜陽,馬革裹尸,就連吹過的微風,都帶著一絲血腥氣。馬斯長鳴,銀鱗金鎧。為保疆土,為爭利益。為奪權,為安民……

古來征戰,有幾人回?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大武竟然還有這樣有遠見、有膽識之人!在他們還只惦記著眼前一畝三分地、妄圖以武力征服天下的時候,大武已經率先提出了“不教胡馬度陰山”的豪言!

這樣的膽識,這樣的謀略,這樣的智慧……

難怪會招來天降異象!

以詩招來的異象,會反饋在本國前線將士上。他們不光是受了祥瑞的反饋,更是受了這詩中的感召!

這一局,北疆敗得不虧。

可是……可是為什么?!

璇匿公主的手緊緊攥成拳頭!一向清冷的眼眸中看到了難得的怒火。

憑什么文曲星就只保佑他們大武?

他北疆到底哪里比不上大武?

為何大武人才輩出,而她北疆卻只能蝸居在這冰雪之地。百姓吃喝都愁,只能自己動手越界去搶!

她雖身為北疆公主,卻因疆土受限,壯志難酬!

大武……就真的這般受上天之喜愛嗎?

“退朝吧!”

璇匿現在只覺得深深的無力。似乎這么多年的努力,不管是政權爭奪,還是辛苦廝殺,都已經沒了意義。

在大武這個上天的寵兒面前,她所做的一切,都像是一場笑話。

璇匿從來都沒有感覺到這般疲憊。

朝臣們退了個干干凈凈,大殿之上一片沉寂。璇匿向后靠坐在沉香木的椅子上,眉間盡是惆悵。

突然,一雙大手自身后放置在璇匿的肩膀上,輕柔地按了起來。溫柔清澈的男聲響起——

“殿下,要不先歇一歇。大武那邊的事情,我會打探清楚的。”

璇匿輕輕地“嗯”了一聲。

半晌,她睜開眼睛,似想到了什么。

“去打聽一下,那個叫陳逍遙的,到底有什么本事。”

肩膀上的大手一愣,有些嘲諷地輕笑:

“那就不用打聽了。陳逍遙,陳家第五子,仗著上面有四個能文能武的姐姐,一向只知道斗雞遛鳥。但凡出行,身邊都是無數嬌妻美妾圍著。”

“那陳五公子一點體統都沒有,常常衣衫不整地出現在公共場合。就算是國宴,也毫不掩飾好色的本性。”

“大武皆言,陳家以后若是改朝換代,一定是這位陳五公子繼位。若真如此,殿下倒是不用擔心了。大武交到這樣的人手上,何愁不滅?”

但璇匿眉間的愁云依舊不散。

“單憑他能做出這樣的詩,就不可小覷。更何況,他還姓陳……”

自璇匿懂事起,“陳”這個姓氏,就成了她一道無法跨越的陰影。似乎他不管做出多少努力,都不敵陳家人的一根手指頭。

末了,璇匿終于下了決心。

“是時候啟用那個人了!”

男子愣住,繞到前面,單膝跪下。那雙大手就勢放在璇匿的雙膝上。

“殿下可想好了?為了一個陳逍遙,動用潛藏在大武多年的暗樁……這實在是不值當啊!若是一旦形勢敗露,豈不是……”

璇匿一把撫掉男子的手,側身站了起來。

“也不光是為了一個陳逍遙。陳一鳳,陳珥珂,陳青傘,陳思妍……還有他們那個帶下山的葉辰……”

“凡是跟陳家有關系的人,我一個都不能放過!”

璇匿的眼神瞬間凜冽。仿佛剛才的疲憊與心酸都是假象。

“傳令下去,啟用大武暗樁,將陳家人一網打盡!”

男子緩緩起身,看著璇匿的背影,眼中滿是心疼。有心規勸,但想想自己的身份,終究不配。

“是……屬下馬上去安排。殿下放心,絕對不會讓陳家的人好過,尤其是陳逍遙!”

“不。”璇匿破天荒地改了口。

“陳家四女和葉辰,啟用暗樁,找機會擊殺!至于陳逍遙……”

璇匿的眼中閃過一絲玩味。

斗雞遛鳥,嬌妻美妾,毫無體統,又作出奇詩……

有意思。

“活著帶來,給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