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佬恕罪 > 第四十四章 太平經
  “是!”

  伏易沒有猶豫。

  “天公將軍一看就是透支自己太多的力量。”

  “我覺得應該好好休養一番。”伏易能看出來,張梁無比在乎自己的大哥。

  聽到自己說的話,明顯他那冷峻的臉色上有些緩和,不再那么凌厲。

  “大哥,你看,鄭玄高徒都看出來了,你休養一段時間吧。”張梁連忙附和。

  “大哥,你是我的領袖,絕對不容有失,千萬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張寶字字懇切。

  “開創太平道的宗旨是什么?不就是想要天下太平,讓老百姓都能過上吃得飽,穿得暖的日子嗎?”

  “如今疫病橫行,如果我不盡早治好他們,只會在城中蔓延,到時候不用漢軍討伐,我們自己就先垮了啊!”張角的眼袋發青,眼神有些渾濁,更多的是對眾生的悲憫。

  張梁與張寶默不作聲。

  “不如我替天公將軍醫治這些百姓如何?天公將軍在旁教我!”伏易此言一出,三人同時將目光看向他。

  “當然,我知道有些東西是不傳之秘,如果不方便就當我沒說。”

  畢竟自己接下了這個任務。

  怎么治療張角,他不知道,但前提一定分擔。

  如果再讓他這么耗下去,自己任務失敗就是連降2級,這簡直就是要了親命。

  “大哥,我覺得周壯士的提議不錯,他畢竟是鄭玄高徒,一路走來,所做之事,皆為正道,你也不必擔心所傳非人。”張寶贊同道。

  “是啊,大哥,不妨讓周壯士試試。”張梁沒想到,伏易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讓他心里對伏易徹底改觀了。

  “你可想好了,周壯士,你要面臨的是感染了疫病的普通百姓,我們也只能給你提供一日三餐,給不了你什么好處……”張梁還沒說話,就被伏易打斷。

  “人公將軍,我周易從小讀的是圣賢書,以匡扶天下,救濟百姓為己任。”

  “為受難百姓治病,我義不容辭,莫說你們還能給我提供一日三餐,就算不能,這也是我該做的。”

  “為天下心,要什么好處?”伏易字字鏗鏘,目光銳利。

  張梁一張老臉都漲紅了,覺得有些羞愧:“周壯士,得罪了。”

  張角見伏易如此發言,這才開口道:“道醫者,德善為首,周小兄弟有此心,的確是許多人不具備的,興許可以一試。”

  張梁與張寶兩人,聞言大喜。

  他們不是不想幫張角分擔,是實在學不會。

  張角拿出一本《太平經》,道:“此書是我一身本事的由來。”

  伏易接過,仔細翻看,心神巨震,海洋學院也有《太平經》,但與自己看到的截然不同。

  這是于吉所著,后世傳承下來的很多古書大部分都被刪減修改。

  要知道就連《道德經》傳世版,與馬王堆出土的老子帛書截然不同。

  這里能看到最真實的古籍,沒有刪減與修改,可以獲得真正的傳承。

  這也許這就是副本的意義所在。

  “這是于吉先生所著!”

  “不錯,周老弟可愿學?”張角見他神色激動,笑問道。

  “自然愿意!多謝老哥!”伏易借著桿子往上爬,開始跟天公將軍開始稱兄道弟了。

  “那你先看,如果不懂的話,我給你講講其中的要義……”張角也明白,自己孤掌難鳴,見伏易身強體壯,氣血充盈,力量不凡,如果他有天賦的確能為自己減輕不少的負擔。

  “天公將軍先好好靜養,我先在屋外好好讀。”伏易可不敢讓張角熬夜為自己講解,現在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減少他的損耗。

  張梁見伏易如此上道,徹底對他改觀了,覺得有些羞愧。

  “周壯士說得沒錯,大哥你先好好休息。”張寶立即扶著他,讓他回到石床。

  張梁則是帶著伏易走出了屋子,來到門口,他躬身一禮:“周壯士,剛才有所得罪,我給你賠罪。”

  “哪里,人公將軍也只是盡己所能,職責所在,我都能理解。”伏易對著《太平經》,如獲至寶。

  “你就住在大哥邊上,有什么要求吩咐門口的兄弟就行了。”張梁帶著伏易,來到張角邊上一座石屋。

  里面很簡潔,除了石闖,以及桌椅,再也沒有其他。

  “多謝。”伏易至始至終,目不轉睛看著《太平經》上的內容,非常專注。

  張梁不以為意。

  與走出來的張寶碰面,兩人總算是有了笑臉。

  “二哥,對不住了,是我太魯莽了!”張梁一臉羞愧。

  “哪里,先看看明日他能不能幫大哥分擔吧,畢竟想要短時間內掌握大哥的手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張寶拍了拍他的后背,笑容和煦。

  城中。

  一處巷道。

  熊珊穿著練功服,嘴角溢血,身體很是虛弱。

  進入副本后,有些療傷丹藥也用不了,她只能用覺知靈源來養傷。

  她的主線任務與伏易一模一樣。

  只是置身在陌生的環境中,她要萬般小心才是。

  “他還好嗎?”她當時只聽到伏易的聲音,下一刻自己就進入副本,根本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

  ……

  伏易認真讀書,一夜過去。

  天剛剛亮。

  他就聽到屋外人生嘈雜,走出去一看,都是臉色蒼白發青的百姓,看起來非常虛弱,他們神色痛苦。

  提前來排隊,等待張角為他們治療。

  他看到隔壁屋的張角,已經穿上道袍,兩人對視了一眼。

  “周老弟,你先好好研讀。”張角并不指望他馬上就能學會。

  “天公將軍,正所謂學而時習之,學習的過程中,通過實踐養成習慣最為重要,方便的話,讓我在旁邊看看?”伏易態度謙卑,眼神中充滿了渴望。

  “這自然好!”張角臉上都是年輕人,我對你很欣賞。

  兩人一起走上太平道的總壇上。

  一張青石案上,擺放著朱砂墨,黃紙,一支筆,一盞油燈,一個土套碗,還有一桶桶的水,兩名黃巾軍戰士守在石案左右。

  張角坐在中間,伏易在旁學習,他從高往下,天剛剛亮,下面的百姓早就排起了長龍。

  “好了,讓父老鄉親們上來吧。”

  守在總壇下的黃巾軍這才放開一道口子,百姓們踩著階梯一步步來到張角面前。

  一名百姓走上前來,他印堂發黑,面色鐵青,根本不用他開口,張角就已經做出了判斷:“他這是邪風入體。”

  “這種情況當以正氣破邪!”

  當即手中持筆,在黃符上書寫出一道正氣咒,是以用來鎮壓邪風。

  從《太平經》的記載,人會生病是因為有陰濁入體,以致于氣血不暢,淤堵氣亂,久之生病。

  這術法的原理,便是將自身的精神氣血凝聚。

  在《太平經》所記載的每一道符咒,都能連接天地,汲取對應的先天之氣。

  比如正氣咒,伏易能看到隨著張角筆走龍蛇,黃紙上除了有他的精神氣血,還有一股先天正氣凝于紙上。

  這個過程很耗費心力。

  驅除體內陰濁,使得氣血通暢循環所以能治病。

  “今日吞吾字,后皆能以他文教,教十十百百而相應,其為道,須臾之間,乃周流八方六合之間,精神隨而行治病。”

  一旁的黃巾軍用土陶碗從桶里舀了一碗水。

  張角將黃紙在一旁的油燈上點燃,置于碗中燒成灰與水相融。

  眼前的百姓眼神充滿渴望,連忙叩首行禮:“感謝大賢良師!”

  他雙手捧著套碗,將碗中的符水一飲而盡。

  原本很差的氣色恢復了不少,那百姓神色驚喜:“好舒服,我感覺沒那么痛苦了。”

  “去吧,好好養兩天就沒事了。”張角笑容溫和,讓人如沐春風,偏偏他卻是一副即將油盡燈枯的模樣。

  伏易先前就有讀過《太平經》,刪減掉的都是符咒,術法的部分,只要根據上面記載的,對癥畫符即可,他當即道:“老哥,要不要讓我試一試?”???.

  張角神色很詫異,周老弟天賦如此之高?

  這才讀了多久的《太平經》,他想了想還是答應了,畢竟自己在旁邊看著出不了岔子:

  “行。”

  伏易坐在他的位置上,看著一名老人,面如土色,雙眼無神,雖然心中有了判斷,但他覺得還是要咨詢幾句,較為妥當。

  張角是熟能生巧,一眼就知道,自己剛學多問總不是什么壞事:“什么狀況?”

  “感覺整天昏昏沉沉,身體僵硬,四處關節疼痛,什么都吃不下,頭重腳輕。”

  伏易頷首,做出自己的判斷:“他這是濁氣淤積體內,以致于氣血淤積,不得通暢,當以清氣咒化解。”

  張角神色驚喜,難怪他會成為鄭玄的高徒。

  不過僅僅只是會判斷是不行的,關鍵是凝練自己的精氣神將先天清氣咒書寫在黃符之上。

  伏易第一次畫符咒,很是謹慎,落筆的那一刻只覺得后輩帶著微微的灼燒感,他心中詫異,不知是怎么回事。

  在海洋學院,這些都是基本功。

  只不過先天清氣咒更加復雜。

  當伏易收筆之后,他感覺背后的微微灼燒感消失了。

  黃符之上清氣咒瞬間成形,每一筆都充斥著精氣神,先天清氣匯聚于黃紙之上,雄渾精純。

  讓張角神色震撼:“周老弟,你當真是天賦絕頂啊!這清氣咒可為先天清氣陣眼,你剛剛學習《太平經》沒多久,居然能第一時間掌握要領?”

  “運氣,運氣!”伏易呵呵一笑,將清氣咒的黃紙點燃,置于碗中。

  先天清氣陣眼?難不成自己的體質布陣也能有加持?

  那老人一口喝下,身上濁氣被逼迫出體外,原本壓在身上的沉重感一掃而空,面色出現一絲紅潤,雙眼清亮了許多,他連連下跪行禮:“感謝天公將軍,感謝先生!”

  “每一道符咒,其實就是小型的法陣,來接引天地力量,斧正人體之偏。”張角在一旁說出自己的心得體會。

  “原來如此!”伏易狂喜,如此一來,自己的特殊體質能對符咒有所加持?他笑道:“下一位。”

  很快,又有一名中年婦女走了上來,面色蒼白如紙……

  “這位是陰氣纏身……”

  從天剛蒙蒙亮,直到正午時分,他已救治成功兩百人了。

  張角心情非常愉快,臉色都紅潤不少,伏易很熟練。

  頭頂上的太陽狠毒,哪怕有大傘遮陽,胖胖的伏易依舊滿頭大汗,他揉了揉眼睛,張角在旁觀察道:“你如果覺得疲乏就不要再寫了,以精氣神書寫符咒,需以心神傾注,消耗不小。”

  “治病之人要保證自身正氣可壓得過諸多陰濁邪祟,不然很容易被對方的邪祟之氣沾身。”

  “沒事的,我身強體壯。”伏易這一刻,能理解張角的心情為何要透支自己的身體,也要救助眼前的百姓。

  看著階梯下,密密麻麻的長龍,他們正被病痛折磨,同樣頂著烈日,有些身體虛弱的,甚至都當場暈厥。

  自己當然也是希望能救治一點是一點。

  世道紛亂,黎民受苦,愿盡綿薄之力。

  張角在一旁觀察,伏易幾乎沒有出現過差錯,只有在運用上還不是那么得心應手。

  因為有些病癥需要兩道符咒,甚至是三道符咒才能治得好。

  有他在一旁把關,這讓伏易也很快從實踐中獲得寶貴經驗。

  一天下來,直到子夜,伏易感覺精氣神都消耗一空。

  “周壯士,你可還愿意繼續為城中的百姓治病?”張角心中驚嘆,沒想到伏易精力竟如此充沛。

  “自然愿意!”伏易可不敢讓張角透支自己,一旦任務失敗,天道型任務中斷不說,自己還要連掉2級。

  “好。”張角這一天都在伏易身旁,防止出現偏差。

  由于沒有消耗自身精神氣血,他明顯狀態要比昨夜好了許多。

  伏易算了一下,自己這樣一天下來,要治療600人。

  回到石屋內。

  他直接倒在石床上,從來沒有覺得這么疲憊過。

  “珊姐,你會在哪里?”

  如果根據上一次蔡偉的情況,負面接引就是與自己主線任務為敵,那么熊珊應該與自己主線任務相同。

  只要自己在張角身邊,她遲早要出現。

  想著想著,伏易直接睡過去了。

  當他一覺睡醒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經驗值居然從2%提升到5%。

  副本里面1天,相當于現實世界1小時。

  3%的經驗值提升,相當于自己只要治療這些老百姓1天,就等于白撿13塊覺知靈源。

  誰能想到,副本里的行為居然也能讓自身經驗值有所增長!

  “爽,爽,爽!”

  伏易起來,頓時覺得元氣滿滿……

  對于自己這種窮人來講,這種任務毫無疑問就是拉近與那些大勢力天驕距離的最好機會。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