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佬恕罪 > 第四十八章 芻狗
  張角夜不能寐。

  他一直想著等伏易回來,好好跟他說幾句話。

  沒曾想,左等右等,就是沒等到。

  一把年紀的人了,直到深夜,他也懂了。

  畢竟是年輕男女,干柴烈火的,聽著門口黃巾軍的稟報,兩人熄燈了,他笑了。

  這也遂了他的心意。

  不管怎么說,像伏易這么優秀的年輕人真的不多見。

  身強體壯,天賦又高。

  他覺得兩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接下來只要能讓伏易接過自己太平道這攤子,一切大功告成。

  通過這幾天鉅鹿城中百姓的反饋,他們對伏易都很喜歡,為人親和。

  在治療的過程當中,也會用一些言語來安撫。

  張角不是沒想過讓自己兩位弟弟來接掌自己的位置

  可張梁擅長領兵打仗,張寶擅長管理內政。

  兩人對于《太平經》的理解都非常差。

  根本沒有這方面的慧根。

  在自己身體衰弱的時候,他一直也在試圖尋找天賦絕佳的弟子。

  只是太過難尋。

  如今來了一個伏易,天賦絕倫,說什么都要把握住。

  想到這里,張角臉上止不住露出姨母笑。

  最好能在自己有生之年,聽到熊珊有喜了,這就更好了。

  天剛剛亮。

  他走出自己的房門,見伏易與熊珊兩人一同走來。

  張角看了他們一眼,擺出一本正經的模樣,看向總壇方向,表情似笑非笑,如果不是要保持著長輩的儀態,他的嘴巴都能咧到耳朵根上。

  為了避免熊珊尷尬,他假裝自己休息了一夜沒有去問,昨天晚上伏易說好的要跟自己一個屋子,結果卻沒有回來這件事。

  伏易自然不知道張角為自己想著美事,畢竟昨天太累,他直接睡過去了:“老哥,我先去忙了,你這邊就由熊姑娘幫你療養。”

  “好,去吧。”張角控制著自己的表情,仿佛有一種兒子拿下兒媳的感覺,比自己洞房花燭夜還開心。

  “天公將軍,請!”熊珊自然能感受到張角的情緒。

  她看了一眼伏易,胖乎乎,肉嘟嘟的模樣。

  沒想到這小子心思挺多,雖然副本里他的模樣不丑,但長得過于喜感了。

  看著人畜無害,親和力很強,不過在男女方面,的確讓她從視覺角度上來看,有點心理障礙。

  如果昨夜是伏易原本的模樣,自己不管說什么都要把他給拿下。

  “好,有勞熊姑娘。”張角舒展了一下筋骨,整個人精神狀態都不一樣了。

  心里所掛的事情,仿佛有了著落。

  一晃眼,兩天的時間過去了。

  經過熊珊的精心調理,以及伏易的分擔,張角整個人的身體狀態已經好了許多。

  這幾日,鉅鹿,廣宗,曲陽,附近的幾座城中,水源告急。

  他知道不能再繼續拖下去了。

  張角這幾天用旁敲側擊的方式,來試探伏易。

  對太平道,黃巾軍的理念是否認可,在這里生活是否習慣,是否愿意多幫助這些窮苦的百姓。

  伏易也猜出他的想法,自然是一一對應。

  要知道,對于身體不好的病人,就是要讓他心情愉悅,讓他開心,這樣才能盡可能延長他的壽命。

  “差不多了,我要求雨了。”張角手中取出一把桃木劍,這是當年他的奇遇所得,雖然會讓自己損耗巨大。

  可如果再沒有雨水的話,哪怕人能撐得住,那些莊稼一旦徹底枯死,整個黃巾軍都撐不過今年冬天。

  由于張角決定要在今日求雨,所以鉅鹿城中的百姓就沒有來看病,反而每個人都回到家中,拿起各種各樣的器具,木桶等等。

  都希望可以多盛一些水,以備不時之需。

  張角為了讓伏易,熊珊可以繼承太平道的衣缽,更是帶著他們上了總壇上。

  “今日我所要做的為求雨,常人難為!”張角看向兩人,道:“萬一我力有不逮,出現閃失的話,城中百姓就要拜托你們了。”

  伏易與熊珊只能點頭。

  祭臺上擺著牛頭,豬頭,羊頭以及五果,以及諸多饅頭等物。

  原本的五色旗,清一色全部換上黑旗。

  這時,熊珊取出了一頭成人巴掌大小的狗,看起來好像是用草編制而成:“天公將軍,我知道求雨大多與祭天有關。”

  “我覺得用此物,能幫你減少許多生命本源的消耗。”

  她知道,張角手中的桃木劍并非尋常,甚至是一件強大的法器。

  不過他目的并非是小范圍的求雨,想要讓鉅鹿,廣宗,曲陽等地受益,那消耗絕對少不來了。

  “這……”張角用雙手接過芻狗,神色驚喜。

  “這是用天源草編制而成的芻狗啊,乃是祭祀天地時絕佳之物,如果有它在的話,的確能最大限度降低我生命的損耗!”張角目光灼熱,一眼就能看出芻狗的來歷。

  對于修道之人,這是可遇不可求的。

  于吉是他的師父,曾經跟他提過。

  “我不知道要如何感謝熊姑娘才好。”張角眼神復雜,他本來都已經做好打算,求雨之后,大病一場的準備。

  哪怕死了,也在所不惜。

  “不用感謝我,只要你保證自己的性命,能為天下百姓多做事,此物就沒白費,這是我父親賜給我,用在正道上,并不浪費。”熊珊說得大義凜然。

  伏易沒曾想,自己這是誤打誤撞,把熊珊給拉進來當真是幫了自己一個大忙。

  不然的話,以張角的性格,自己想要阻止他求雨,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有熊氏一脈的手段為張角療養,哪怕自己能為他分擔,張角一場求雨只怕也會要了他的命。

  A級任務,看來有時候并不是要面對多強的人。

  自己再強,可針對主線任務,延續張角壽命,這并非是強就能做到的。

  “一定。”張角眼神復雜,將那一頭芻狗放在祭臺之上。

  他全神貫注,右手握劍,左手以劍指輕撫劍身,口中念誦經文:

  “人生乃受天地正氣,四時五行,來合為人,此先人之統體也……”

  劍身之上,那金光符紋散發出瑩潤的光芒,朝著四面八方的黑旗破空而去。

  黑色的旗面上出現了金色的咒文,引發與天地的連接。

  浩瀚的力量,自天而下,緩緩凝聚。

  一刻鐘后,天空中開始烏云密布,雷聲滾滾,隨之雨點落下,豆大般的雨點落在伏易的鼻尖。

  “真能求雨……”

  噼里啪啦,他與熊珊兩人站在那一道遮陽的大傘之下。

  大雨瞬間覆蓋了整座城,一股熱氣從地面蒸騰而起。

  廣宗,鉅鹿,曲陽各地,無數百姓拿出家中盛具接水。

  有不少人在雨中任自己被沖刷。

  如同久旱的植物,需要雨水的浸潤。

  不少人更是在雨中下跪,朝著總壇的方向磕頭拜謝。

  “是天公將軍求來的雨!”

  “感謝天公將軍,地里的糧食有救了!”

  伏易看著祭壇之上,那些祭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存在啃食著它們一樣。

  熊珊的那一只芻狗更是憑空自燃,哪怕瓢潑大雨都無法剿滅它所引燃的火焰,仿佛化為一股最為精純的力量,直沖九霄。

  在這一刻,伏易感知到副本,也許只是大家對它的稱呼。

  每個人所經歷的副本,都是真實世界。

  “進入到其中一個維度的空間,完成任務的同時,也是在這個里面學習強化自身的能力,同時打造每個人的世界觀。”

  “完成任務只是目的之一,更重要的是,感受其中過程!”

  伏易心中對于副本有了自己的判斷。

  這時,張角手中的桃木劍也開始發生了自燃,火焰熊熊燃燒。

  眼看著它燒成了灰燼,張角口吐鮮血,身體一個踉蹌。

  伏易連忙上前將他扶助。

  “老哥!”

  “沒事,沒事,歇息一會兒就好。”張角臉色蒼白許多,他看向熊珊,笑道:“多虧有熊姑娘的芻狗,否則這一場大雨怕是能直接要了我的老命!”

  熊珊一番查看,松了一口氣:“雖然有損耗,不過大部分都被芻狗抵擋住了,只要張角接下來不作死,就能養回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