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佬恕罪 > 第一章 女刺客
  伏易的手機,傳來一陣陣優美的鋼琴聲。

  他的眼睛盯著屏幕,那長腿與腰臀,白花花的背部除了一根細繩,近乎不著片縷的女人正彈奏著鋼琴。

  他深吸了一口煙,吞云吐霧。

  “姐姐不比她好看么?”一道溫熱的氣息貼在他的后頸,對方吐息如蘭,媚音入耳。

  伏易毫無察覺,手微微顫了一下,身后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順勢將煙摁滅,按掉手機,看向背后的女人,本著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原則笑道:“我在鍛煉意志,接受音樂的洗禮。”

  “姐姐給你洗一洗?”女人一襲大波浪,媚眼如絲,烈焰紅唇,妖媚絕倫,身上散發著一股讓人血脈賁張的異香。

  她來到伏易對面,很放肆的將雄偉的雙峰擱在桌面上。

  “珊姐,你克制點。”伏易將眼睛轉移到一旁,不敢直視。

  他在一家名為英雄的酒吧里。

  這是很多覺知失敗者的聚集地。

  伏易曾經是海洋學院認為有望覺知特殊職業的天才。

  讀書練武每一門成績都是頂尖。

  可身邊同學相繼覺知。

  只有他,始終在原地踏步。

  “珊姐,你怎么天天盯著小易,人家可還是童子身。”開口的男子,肌膚黝黑,渾身肌肉虬結,露出一口大白牙。

  “對啊,對啊,偶爾也考慮一下我們……”幾個男人開始起哄。

  “不童子身我還不要呢!”穿著吊帶短裙與黑絲的熊珊,拿起一根細煙,點上火,吸了一口,吐出陣陣煙霧。

  男人們一陣尬笑,心中替伏易默哀。

  熊珊是覺知者,不祥客,被她看上的男人都死了。

  “有什么任務嗎?”伏易單刀直入,這兩年靠接一下棘手的任務來維持生計。

  哪怕目前落寞,他也從不認命。

  多危險的任務都敢接。

  “還卷呀你,擺爛不好么?你都二十歲了,覺知沒戲了!”熊珊清楚伏易這兩年,接多少任務,帶了多少傷,眼神多少帶點心疼。

  “擺爛只會讓自己更爛,卷不贏也要卷,不然那些狗日的就躺贏了。”伏易笑容灑脫,就算前路艱難也要努力奮斗。

  從游戲里得出結論,只要足夠肝,還是有希望打贏氪佬。

  “姐姐就是想來問問你,要不要和我同居?我養你呀!”她眼眸如一汪春水,風情萬種,身子往前靠了靠。

  “滾,我胃很硬,不吃軟飯!”伏易笑罵道。

  “你這沒良心的狗男人,沒任務就這態度,我算是看透了。”熊珊一臉假裝不開心。

  “不開玩笑了,上次我讓你打聽的,她那邊最近發生了什么事?”伏易轉移話題。

  “跟你說也是徒勞,她家的事情,以你目前的實力也無法幫到她。”熊珊真的有點不開心了,自己可是十八般色誘術都使出來。

  這小子不主動,不拒絕,不咬鉤,真是氣人。

  還惦記著自己的女同學,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

  伏易在海洋學院里的同學,陳柔。

  在他覺知失敗后,一直不離不棄會來關心問候,提供不少關于覺知者的信息。

  前幾天他聽到一些陳家不好的風聲。

  畢竟自己在社會底層,信息大多都是謠傳。

  熊珊是覺知者,背后是安寧盟,在東南市屬于一流勢力,所打探到的消息可信度比較高。

  “不管怎么說,她幫過我,哪怕只能盡一份力……”伏易希望從她口中得到更多的情報。

  “你先想著給自己攢點老婆本吧,兩個家族打架,你幫不上,真想幫的話,也要當她山窮水盡后的最后一個銅板,泡妞這種事情,聽姐姐的沒錯!”熊珊直接打斷他。

  伏易聞言,想要讓自己覺知的心更加迫切。

  見他不說話,熊珊拿起桌上那包煙,她手指白皙,指甲鮮紅,夾起一根,輕輕含住,點上火后,紅唇微抿,吞云吐霧,打破沉默:“最近東南市很不太平。”

  “什么事?”

  “一股外來勢力,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們相繼闖入明福商場。”

  “全部都是完成一轉的覺知者,5級以上,結果有去無回,應該都死在里面了。”

  “以前是神智會受到影響,出現幻覺分不清方向,現在覺知者踏入明福商場都會變成普通人。”

  “你們安寧盟不是向來不參與到各個勢力的紛爭,屬于中立的嗎?”伏易心頭一動。

  “有安寧盟弟子以為有大機遇,闖了進去。”

  “其中有一人是長老的血脈,他打算進去把人撈出來。”

  “結果發現明福商場又有新的變化,以防有失立即原路返回。”

  “我們盟主都懷疑在里面孕育著重寶,會隨著歲月的變遷壯大,專門克制覺知者。”她最近為這些事忙得焦頭爛額,心中有些煩悶。

  熊珊彈了彈煙灰,笑道:“不想說工作上的事了,姐姐包養你,一個月一塊覺知源石,你看如何。”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專門克制覺知者?連覺知者進去都會變成普通人?

  實力再強的覺知者,在商場內也會受限。

  如果自己去的話,說不定能撈到一些好處。

  反正能原路返回,陳柔遇到這么大的難關,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出一份力。

  要是根據眼前這種成長速度,自己覺知只怕遙遙無期。

  富貴險中求。

  伏易笑罵了道:“賠本的買賣我才不干呢,一個月一塊覺知源石,我怕損有余,補不足。”

  “年輕不知姐姐好,總把妹妹當成寶,得,你家陳柔妹妹都自身難保了,總有你求姐姐的時候。”熊珊將煙摁滅,起身離去,隨著高跟鞋的敲擊聲,雄偉雙峰自然聳動。

  吸引著酒吧所有男人的目光。

  她剛剛走出酒吧的大門。

  伏易的手機就震動了一下。

  熊珊的信息,一張圖片彈出。

  是她的私房照,用手輕輕遮住的雙峰頂點,眼神魅惑撩人,少婦風情一覽無余。

  “真不考慮便宜一下姐姐?”她發來的語音嬌媚勾人。

  “不要試圖用欲望腐蝕我純凈無暇的心。”伏易早就習以為常。

  他不知道熊珊是不是都跟別人這么聊天。

  自從他們兩人熟絡之后。

  她時不時就來一張私房照,調戲自己。

  妥妥的澀圖女刺客。

  有一次,與陳柔見面。

  熊珊發來的視頻,自己以為是什么關于觸發覺知的內容。

  結果一點開,是她在洗澡的視頻,泡泡擋住幾個重點部位,以及一段極為容易讓人會產生誤會的話:“小易,來陪姐姐一起洗澡。”

  陳柔當場臉色鐵青,以為他在溫柔鄉里沉淪,放下狠話:“熊珊這種女人你也敢碰!活該你覺知不了!”

  因為這件事,兩人沒有聯系很久了。

  畢竟只是同學關系,伏易也覺得這種成人之間的聊天,無傷大雅。

  不過從那以后,但凡是熊珊來的圖片視頻信息,都得找個背后無人的地方,視頻更是要將音量降到最低。

  面對這種澀澀女刺客,不得不防。

  “姐姐等你回心轉意喲!”熊珊又來了一張,是她用紅唇吮吸手指的照片。

  “牛逼!”伏易回了一句。

  他揉了揉太陽穴,有一說一。

  自從認識熊珊后,自我獎勵機制頻繁了不少。

  自己好歹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被她天天這么撩,誰頂得住。

  想到明福商場,他決定去那個禁地探探路。

  既然覺知者進去都會變成普通人,自己未必不能在里面有所收獲。

  有一批人死在里面,還是完成一轉的覺知者,如果自己能撿到點有價值的東西,比去接任務的收益要強。

  熊珊前腳走,伏易后腳跟著離開。

  酒吧的男人們一陣感慨。

  “終究是年輕,無法忍住那種女人的誘惑。”

  “H杯啊,換成我20出頭,早就繳械投降了。”

  “他還害羞,不就是開房嗎?一起走得了,大大方方的,還得一前一后。”

  “現在年輕人都這樣,喜歡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