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佬恕罪 > 第三十七章 門神【感謝追讀!】
  伏易并不認為自己的身體比那一桿長槍來得硬。

  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行也得上,不行也得上。

  “我來!”他屏息凝神,伸出自己的手,一步步踏出。

  當日于晴說過,自己的血脈對于法陣有先天的克制。

  “一定能行!”

  陣紋所形成的光芒交錯。

  他當著陳望的面,那一只手穿過法陣屏障。

  同時,伏易覺得后背一陣灼熱,腳下出現一道道光線交錯。

  最后,他整個人踏踏實實站在法陣之內。

  “太好了!”

  陳望心神巨震,這些時日,不管用什么方法。

  萬物進入這片區域都會被迅速凍結。

  湖底的陣紋會煥發出刺目的光亮,進行反噬。

  他看著伏易腳下,似有黑白光線交錯,消解了此地大陣的力量。

  陳望緊跟著伏易,果然自己不費絲毫力氣,不受法陣影響。

  他知道與伏易腳下那黑白交錯的光線有莫大的關系。

  與伏易站在一起,他感覺腳下陣紋的力量并沒有消散,似乎是伏易腳下的黑白光線進行了隔絕。

  陳望沒有閑著,手里的毛筆一揮

  “收!”

  如同一個大口袋,將地面上靜靜躺著的覺知靈源收到他的儲物空間,靈源瞬間堆積成山。

  失去了靈源的供應,湖底陣紋的光芒黯淡了許多。

  陳望帶著伏易來到蛟龍刺面前,手中毛筆一揮。

  “起!”

  三米長的蛟龍刺被連根拔起。

  隨后他又揮動毛筆,寫出了一個亂字。

  毛筆字所化成的劍氣在湖底交錯。

  刻畫在腳下的陣紋被斬得七零八落,大陣破碎。

  “好強!”

  伏易覺得那一支筆必然是仙級法寶,太過玄妙了。

  “走了,我們要趕往下一處!”陳望這幾日已經將蛟龍刺布局摸透,會不會有人來合圍他們,他根本不擔心。

  其中一個陣眼被破。

  那些原本在與洪武集團交戰的水蛟,有接近四成形體自主瓦解,化成水沖擊著城中街道,甚至將大樓沖垮。

  發現大陣被破,這讓東舟集團以及金教的強者不由得心頭大驚。

  他們想要回援,可洪武集團,城主,陳鋒所率領的黃庭精銳,部分六大工會的弟子,以及那些小家族都展開更強烈的攻伐。

  讓敵人根本沒有機會回援。

  原本膠著的戰場,局勢開始發生了轉變。

  “快,回援白鷺湖,我們的陣被破了。”他們很清楚,如果不護住白鷺湖,他們遲早都被殲滅。

  因為他們居中扼守,切斷東南市各大勢力合并的道路。

  沒有水蛟龍的相助,根本抵擋不住。

  洪武集團的創始人,朱元瑞。

  他一直位于高處,居高臨下觀看整個白鷺湖所在區域的變化。

  第一個陣眼被破之后。

  東舟集團的精銳就萌生了退意。

  哪怕洪武集團沒有占據太大的優勢。

  可他們要顧及身后的大陣。

  東舟集團與金教最忌憚的就是海洋學院那一批老人,以及六大工會的主宰突然發難。

  所以他們幾乎把所有高手全部調往兩個地方。

  這幾日,他們利用兩大法陣,在各個關隘設防,打得東南市各大勢力都只能避其鋒芒。

  確定了兩大法陣能保他們無憂。

  畢竟水蛟陣底部,無須人守護,便有大陣屏障。

  哪怕有人想要破陣也要強行撕開,也需要消耗一段時間,

  可他們千算萬算也算不到,會有伏易這種特殊體質,可不費吹灰之力。

  當日明福商場,金教右護法始終認為,當日于晴能破陣是因為與家族黑白二靈里應外合,聯手完成破陣。

  右護法知道有一個人,在關鍵時刻阻礙了他的反噬,但也不認為伏易是破陣的核心。

  “兄弟們,給咱往死里干,這幾天憋了一肚子的邪火,給咱打,狠狠的打!”朱元瑞振臂一呼,手中拿起一把九環刀,錚錚作響。

  他的大吼聲,傳遍方圓十公里,猶如雷鳴,朝著遠方滾動,震撼人心:“東舟集團這些叛逆大陣被破了,抗不住啦!”

  “殺!”

  一時間,東南市各大勢力的精銳仿佛被打了雞血,瘋狂反撲!

  這些時日,東南市各部精銳盡可能保存自己的實力。

  被水蛟陣阻隔開來。

  一直都在艱難抵御著他們的侵襲。

  因為陳望的一句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洪武集團這邊只是用最憋屈的打法,游擊,躲避。

  這一口氣,整個洪武集團上上下下憋了四天。

  知道大陣被破后,氣勢節節攀升,山呼海嘯的喊殺聲,撼人心魄。

  在朱元瑞的率領下,洪武集團的精銳,展開最猛烈的攻伐。

  東舟集團立刻告急,想要讓其他地方的強者前來馳援,壓陣。

  他們既要控制整個東南市各個交通樞紐,所分布的力量都很平均。

  現在人手根本就抽不出來。

  大部分金教高手正在海洋學院上空叫陣,為了配合陳望的行動。

  這一夜。

  海洋學院數十名老人同時出手,直接殺向金教散修強者所在之地,大戰一觸即發。

  面對他們突如其來的襲殺,他們根本無力回護水蛟陣。

  伏易與陳望兩人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將剩余的兩根蛟龍刺連根拔起。

  哪怕在湖底都能聽到東南市各大實力精銳,那壓抑已久的喊殺聲!

  “哈哈哈!”陳望心情說不出的暢快,他帶著伏易破水而出。

  可就在這時,有一名老者從天而降。

  他正是整座大陣的布局者,金教左護法,樊無奇。

  “陳望,你這小兒居然能破我水蛟陣?”樊無奇目光犀利,看到帶面具的伏易,忽然想起。

  右護法劉云光曾經說過,當日三魂厭勝書布陣反噬,有一名年輕男子,在關鍵時刻妨礙了他對于晴的奪舍!

  伏易看起來只在5級左右。

  可陳望卻將他帶在身旁。

  出現在白鷺湖。

  讓他不得不懷疑,眼前這少年很有可能覺知了隱藏職業。

  并且是專門用來對付陣法的。

  “伏易,你隨機應變,他就交給我了。”

  “……”伏易看著眼前的老者,他看起來肌膚緊致,舉止優雅,銀白色的長發梳成大背頭,看起來一絲不茍,雙手帶著白手套,握著權杖。

  “今天,你們都要給我留下!”

  在樊無奇那一柄水藍色的權杖揮動。

  原本月朗星稀的夜空中,忽然烏云密布,大雨傾盆,滴滴答答,落下來的雨水竟如同利刃,可洞穿人的肉身。

  隱隱之間,白鷺湖似有一條水龍迅速凝聚。

  陳望從懷中拿出一張畫,當空催動。

  一尊體形有十米高下的大將,身著甲胄,金光閃閃,他一手持盾,一手持長锏,威風凜凜。

  “門神!”

  伏易直接進入門神的體內,位于眉心處。

  他對外界所發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門神手持護盾,做出防御的姿態。

  那落下來的雨滴,如同一根根利劍,在門神身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響,無損分毫。

  樊無奇知道,斬了陳望,門神不攻自破。

  兩人念頭一動。

  身影一顫,正面硬撼,一股無形的沖擊波掃蕩開來。

  方圓幾公里的高樓的玻璃幕墻被硬生生震碎。

  伏易發現,這股沖擊波觸碰到門神的護盾會被抵御在外,自主潰散。

  他意念微動,發現被門神籠罩的自己,可以用心意使它隨意而動。

  如同駕馭高達!

  偌大的門神,當空橫移,伏易對著樊無奇虎視眈眈,手中那長锏共有十二節,每一節上都銘刻著符紋,流淌著透著耀眼的金光,一旦被砸中,后果可想而知。

  “這門神是什么法寶,這也太爽了!”伏易心熱不已。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