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佬恕罪 > 第三十九章 教主黛汐【感謝追讀!】
  東南市。

  明福商場是陽極而生陰,利用三魂厭勝書布局匯聚的陰氣。

  墓林,是自古以來的埋葬之地。

  這些年以來,金教成員滲透到市內。

  他們將許多老百姓用各種手段折磨而死。

  為的就是讓他們死后一口怨氣凝而不散。

  尸骨埋在墓林中。

  久而久之,隨著金教教主親自布陣,將法寶埋在墓林核心所在。

  他的手法很討巧,是利用每一座墓葬的方位,連接地脈,形成陣紋,讓人難以發現其中玄奧。

  這些怨魂汲取日精月華,日益成長,加上埋在深處的法器成陣。

  以致于怨魂的迅速增長。

  只要這里大陣一啟。

  藏于地底的怨魂,就能破土而出。

  控制那些死去的覺知者。

  甚至能運用他們的力量,尤其是剛死不久的人,體內魂魄未散。

  這幾日,東南市各大勢力與東舟集團,金教對抗,不少覺知者隕落。

  對于東舟集團要在第一時間清理走尸體的行為,各大勢力有些費解。

  直到昨日,相繼出現尸者,戰斗力雖然不如那些人生前,可卻對整個東南市各大勢力造成極大的震懾。

  哪怕朱元瑞這個級別的人看到也是頭疼不已。

  他看著陳望帶著伏易離去,想想自己那不爭氣的兒子,都是同學,人家怎么就那么有能耐呢?

  想到這里他就恨不得回去打朱亢一頓,要是自家兒子有這本事,就是洪武集團來敲黃庭的竹杠了。

  哪里輪得到陳望來覬覦祖傳的【強運珠】。

  “傳令下去,迅速占領白鷺湖區域,將對方殘余勢力全部清掃干凈。”

  “是!”他身邊兩名強者領命離去。

  洪武集團被狠狠壓了四天后。

  全面反擊,對東南市幾個核心區域重新完成了占領。

  六大工會見局勢開始發生轉變,也就不再觀望。

  畢竟在大部分人看來,東舟集團哪怕與金教聯手,想要掌握東南市也不太可能。

  黃庭的實力不是開玩笑的,眼下局勢已經維持在一個微妙的平衡,他們只要一加入就能打破,那自然要站在東南市這邊。

  他們扎根在這一片土地,沒有人真的想要學東舟集團,輸了就要跟金教亡命海外。

  在局勢兇險的時候,為了保證自己的未來,六大工會的人還會袖手旁觀,因為那種時候出手,真有可能會損失慘重。

  尤其不了解敵情下,倉促應對,只會徒增傷亡,陷入敵人的節奏。

  只要對方保持井水不犯河水,六大會長也沒有表現出必須反抗的命令,大部分自然是愿意坐山觀虎斗。

  不管誰輸誰贏了,自己都能有好處。

  可現在整個局勢開始發生變化,洪武集團正在慢慢奪回對整個東南市的控制權。

  這讓六大工會會長坐不住了。

  如果至始至終,他們都沒有絲毫動作,一旦黃庭怪罪下來,吃罪不起。

  一方面也是,這個時候動手,能確保大部分人的利益,能獲得足夠的好處,把損失降到最低。

  六大會長做出表態后,開始全面反擊,對于整個東舟集團與金教來講,瞬間壓力倍增。

  在滄海區,東舟集團總部高層。

  有一名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的妙齡女子,滿頭銀發,她是金教教主,黛汐。

  本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卻用玄妙的技能保持自己容顏不老,美貌妖嬈,灰色的瞳孔動人心魄。

  左右護法在兩邊,恭恭敬敬。

  長桌上,賴家老祖以及一批長老坐一邊,金教高手坐一邊。

  賴遠與黛汐正面相對。

  “教主,我認為那名為伏易的少年,是能破開我水蛟陣的關隘。”

  “以我刻畫下來的陣紋,明明有寒冰水牢防護,哪怕15級的高手一時半刻想要攻破都沒有那么容易。”

  “可陳望卻能輕而易舉破開我的布局,其中必然有鬼。”

  “所以我懷疑那個伏易很有可能是隱藏職業,并且專精于陣法,云光兄也曾說過,本來于晴必死無疑。”

  “可在關鍵時刻,有人幫她抵御住了三魂厭勝書的反噬。”樊無奇從陳望動用門神,死死保護住伏易就能看出。

  他絕對與破陣有密切的聯系。

  “……”賴遠看了一眼賴鑫。

  原本伏易就在安寧盟,結果卻被他錯失良機。

  賴鑫渾身冷汗滲出,由于賴家與金教并非是一條心,他沒將這件事告知金教,也是想要把伏易掌握在手中,多增加籌碼。

  哪怕有一部分金教散修強者入局,伏易根本沒機會從天上逃離。

  “看起來,這個伏易不能讓他活下來,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本座所布下來的大陣,都會被他所害。”黛汐深知左右兩大護法,都是逼近20級的存在。

  兩人布陣,結合法寶,哪怕東南市黃庭高手進入明福商場,也找不出陣眼所在,多年來,多少人束手無策。

  多少人隕落其中,成為滋養三魂厭勝書的養分。

  陳望實力雖強,可同為18,19級,如果沒有特別的手段,想要在短時間破開他們的大陣幾乎是不可能。

  “我倒是有一個法子,可以用百人頭顱,布下血祭大陣。”

  “伏易的等級畢竟不高,他的儲物空間想要隔絕我的感應大陣是不可能的。”

  “只不過想要維持我這個感應大陣,每日都需要有百人頭顱為祭品,追尋三魂銅錢的氣息才行。”左護法先前就想要施展過這種級別的大陣。

  “只要他們一動身,我們防備住!”

  可因為天道值的緣故,殺百名普通人,就等于會引來天劫。

  這誰都扛不住。

  可如果獻祭百名覺知者的話,來催動這個大陣又有些浪費。

  “天道值,不好解決。”劉云光看向在場眾人,道。

  “好說,我東舟集團半覺知者不少,就讓他們找普通人下手吧,殺多少都可以。”賴遠仿佛在說著一件最為平常不過的事情。

  “不過我下的命令,就算不是我親自動手也會降低我的天道值,這筆費用只怕你們要承擔一下。”賴遠很清楚,這一次金教把他們拖下水。

  整個東舟集團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一旦失敗,賴家只能夠遠離東南市,前往金教。

  現在已經不能回頭了。

  “好。”黛汐眉眼上揚,笑容燦爛,銀灰色的瞳孔帶著些許欣賞:“賴總年紀輕輕,魄力非凡。”

  “我也沒想到,教主如此貌美。”

  “能抵擋住東南市各大勢力多久,接下來就要看金教最后一道大陣能不能守得住了,我賴家已經盡力了。”

  “所有資源我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裝上船……”整個東舟集團被金教拖下水的那一刻,要么就是忍受著自己傷筋動骨的結果,以后再也沒有與洪武集團抗爭的可能。

  要么就是轉移到金教,占據海外散修島嶼,未必不是一條光明大道。

  只要能好好發展下去,未來手里所掌握的力量,甚至能凌駕于整個東南市之上。

  成為堯國不可忽視的存在。

  “好!”黛汐起身,看向劉云光:“就有勞左護法了。”

  “放心!”

  金教教主等級早就突破了20級,并且進入了二轉,她是隱藏職業,實力深不可測。

  目前只有海洋學院的老院長能與她相抗。

  她一直都在幕后壓陣,就是防止老院長出手。

  2轉后的高手,實力遠非常人所能理解……

  “就算是我,也不能下令讓他們每天斬殺百名普通人,我有一個想法,利用左護法的大陣鎖定伏易位置。”

  “派出部分兵馬,造勢佯攻學院四門!教主率領教中底蘊,與我賴家老一輩人盡出,殺入海洋學院,斬殺伏易后就立即撤離,畢竟沒有防賊千日的道理。”賴遠也想趁這個機會,試一試金教的深淺。

  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黃庭救兵一旦趕到,他們跑都沒地方跑。

  黛汐眼神帶著些許異色,看了賴遠一眼,笑道:“好,就依你!”

  “行,就讓陳望跟伏易高興一兩天,等我們殺他個措手不及!”賴遠對伏易這個小雜魚不爽很久了。

  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人,總是三天兩頭給他們找不痛快。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