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大唐逍遙駙馬爺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大相和王妃
  紅裙粉帶酥身。

  溫香皓齒朱唇。

  迷離眼里泛波魂,哪有不亂之君?

  龜茲宰相那利,與國王的弟媳阿史那氏,在夜色中忘我的糾纏。

  恰如金風玉露一相逢。

  道不盡的蹙眉汗雨春波深,鶯啼哀怨齒痕。

  黑暗中,兩人的對話,也伴隨著吱呀吱呀的搖床聲傳出:

  “死鬼,你花樣真不少。”

  “嘿嘿!這才哪兒到哪兒?老夫的本事大著呢,你那憨貨丈夫可比不了。”

  “你要死啊!提他作甚!”

  “怎能?夫人不愿意?”

  “哼!此時還叫人家夫人....”

  “叫怎么了?老夫乃當世梟雄,也要學一學那曹孟德!”

  ……

  屋里打情罵俏。

  門外,兩個親信正在守門。

  他們身著皮襖,揣著手站在原地,吹著初冬的小風,凍得瑟瑟發抖。

  “他娘的,這天可真冷啊。”

  “就是,我特么也想做曹孟德!”

  “噓!小點聲,別讓屋里那兩位聽著。”

  “怕啥,辦那事,能聽到個啥....話說回來,你家大相很會找機會啊,假裝醉酒跑來和王妃幽會。”

  “呵呵,還不是你家王妃的主意。”

  說到這里,兩人相視一笑,揣著手嘿嘿嘿的偷樂。

  就在這時,只聽啪的一聲響,一個不知名的東西,落在了不遠處的空地。

  兩人均是一愣。

  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又是幾道相同聲音傳來。

  其中一個,竟還落在了一人腳下,啪的一下攤裂,一股糊狀物瞬間流了一地。

  守衛條件反射般跳了起來,但還是濺了一褲腿。

  “娘的!真是倒霉!”

  他低聲咒罵,忍不住俯身查看。

  手指沾著褲腿,放到眼前一看,只見手指間滑膩一片,黑乎乎如粘液一般。

  守衛一下愣在原地:

  “這是何物?”

  另一名守衛也一臉茫然。

  他們抬頭望去,發現夜空一片漆黑。

  一眼望不到頭的黑暗中,不斷有類似的東西下餃子似得落下,周圍密集的傳出啪啪的聲音。

  ……

  伊邏盧城外。

  曠野寂靜,長林起伏。

  幾縷將要逝去的薄光,偶爾從云霾間漏出,照在漫長無邊的大地上。

  一道道沉默的人影,在幽光下一閃而逝,宛如遠古的神衛無聲的矗立。

  裴行儉站在隊伍之首,目光掠向側后方,低聲發出提醒:

  “他們回來了。”

  飛火軍們聞言,紛紛朝遠處望去。

  一陣風掠過。

  一小隊騎兵若隱若現。

  他們衣著羊皮氈,以焉耆王弟龍頡鼻為首,踏著夜色緩緩回歸。

  噠噠噠的聲音傳來。

  那是馬蹄上裹著麻絮。

  整個馬隊好似一支幽騎,以極小的聲音靠近。

  龍頡鼻翻身下馬,抱拳復命:

  “駙馬,都城外圍的所有崗哨,已經清理完畢。”

  “嗯,辛苦了。”

  夜色中,房贏的側臉一閃而逝。

  他身披大唐制式鎧甲,高大魁梧的身影,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駙馬客氣了,我焉耆既然效忠大唐,您征伐西域,又豈能少的了我們……”

  龍頡鼻直起腰,眼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可以開始了嗎?”

  “不急,再等等...”

  房贏從都城方向收回目光,望向了身側的異域王儲:

  “汝等幫助大唐運送了如此多的軍資,功不可沒啊……”

  “哪里哪里,駙馬過獎了,小王也只是充作向導而已。”

  龍頡鼻趕忙客氣了一句,笑道:“西域諸國對中原的商隊格外歡迎,否則也不至于如此順利。”

  “嗯。”房贏重新望向遠處,眼神鋒利如刀:“九十二天的準備,軍資終于全部到位,只等今晚會心一擊。”

  果然是英雄少年!

  望著身邊的房贏,龍頡鼻不禁心生感嘆。

  這般年紀,本應是急躁的性子…誰知他竟如此隱忍,硬生生等到大唐商隊將物資全部集齊,這才悍然出手。

  軍神李靖已經威震天下。

  新生一代,竟還有房二郎這樣的后起之秀。

  君主英明,將星云集,這就是如今的大唐!

  這次改旗易幟,果然沒有賭錯……龍頡鼻心里感覺又踏實了幾分,低聲問道:

  “駙馬,那猛火油,小王倒是略知一二,另外那等神物叫什么來著……”

  房贏:“那叫熱氣球。”

  “對,就是那個。”

  龍頡鼻聲音透著難言的激動:“凡人之軀,竟能御之飛行,簡直是神跡啊!”

  說著,放眼遠眺都城。

  夜幕下的伊邏盧一片漆黑,只有幾柄孤零零的火把,稀疏的插在城頭。

  龍頡鼻眼睛睜得大大的:

  “這啥都看不見啊……”

  “莫要著急,馬上了。”

  一旁的裴行儉安撫了一句,轉而問房贏:“火勢一起,便再無退路,真的要屠城?”

  “你說呢?”房贏看了他一眼:“留著一城的俘虜,后續我們如何行軍?”

  裴行儉神色有些不忍:“我只是覺得,城中百姓有些無辜。”

  “無辜?那只能怪他們的國主!”

  房贏冷哼一聲:“龜茲國,叛了降,降了又叛,反復無常……這樣的國度,必須以霹靂手段鎮之!”

  “如此一來,方能讓整個西域俱都知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此話一出。

  裴行儉渾身一凜。

  天行霸道,裁決果斷!

  在這一刻,他仿佛在房贏身上,看到了大帥袁天罡的影子。

  相比之下。

  龍頡鼻卻倍感慶幸。

  一將功成萬骨枯,涉及國戰,哪有什么道義可言?

  誰有實力,誰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房贏對焉耆百姓秋毫無犯,本就是事先談好的條件,不然焉耆國都,也無法在唐軍的鐵蹄中善存。

  幽靜的夜風中。

  房贏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

  “時間差不多了,可以開始了。”

  “喏!”

  龍頡鼻抱拳領命。

  此次行動,他率領一千焉耆士卒助陣隨行,與飛火軍共同行動。

  很快,吱呀呀的車輪轉動聲中。

  一架架剛剛組裝好的拋石機,被推到了隊伍前列。

  ....不同于攻打高昌國的大型器械,這批投石機為縮小版,由將作大監姜行本,親自制圖設計。

  焉耆士卒紛紛忙碌起來。

  將一個個鼓囊囊的皮囊,迅速放入彈袋里。

  龍頡鼻死死盯著前方,低吼一聲:

  “放!”

  嗡——

  一袋袋皮囊破風而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下一刻。

  城頭的守衛發出大聲咒罵,亂哄哄一片。

  飛火軍中,一蓬火焰憑空點燃。

  暗紅的火苗隨風搖曳,映照出一仗英俊的臉龐……那是未來的大唐名將裴行儉。

  只見他彎弓搭箭,猿臂舒展。

  大弓被拉成滿月,箭頭的火焰呼呼燃燒。

  嗖——!

  弓弦劇烈震顫。

  弦上的飛箭破空而去。

  明亮的火苗,在夜空中異常扎眼,好似一道流星帶著弧線,墜入城頭。

  下一秒。

  一團光亮在蓬的燃起!

  火焰宛如一條火蛇,沿著城闕迅速蔓延。

  “啊——!”

  “發生了什么?!”

  “走水了!”

  “快,快救火啊!”

  ……

  城頭亂成一團。

  守衛們像是沒頭的蒼蠅亂轉。

  許多倒霉的家伙,方才被猛火油濺到,一遇火苗迅速點燃。

  火焰直接蔓延全身,整個人像是燃耗的人形火炬,在凄慘的哀嚎中噴跑。

  與此同時。

  仿佛得到號令一般。

  三道燃燒的流矢,分別在另外三個方向射向城頭。

  剎那間。

  整個龜茲都城四面埋伏,盡是一片火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