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頂流渣女是團寵 > 第3325章 鳩坑毛尖
阮羲和愣了愣。
指腹無意識地點在扶手上。
044既然已經放漏了,索性放個干凈......
“他坐私人飛機來的,速度很快,現在已經降落了,不出意外的話,你會在兩個小時以后見到他
阮羲和:......
“子虛,子虛?”
失神到馮妤連叫了她好幾聲,阮羲和才反應過來。
“怎么了?”
“我點奶茶,你還喝之前那個?”
“嗯,之前那個
“好嘞,小宮你喝啥口味的
宮蕪:......
到現在,他也沒適應自己的這個新稱呼。
“不用了,謝謝
馮妤也沒多問,男人不愛喝這也正常。
外賣送過來時,宮蕪剛好出去接電話。
阮羲和突然揪了揪馮妤的小裙子。
“怎么了?”她給那杯加冰的紅豆奶茶插上吸管,隨即遞給阮羲和。
“就比如說
“比如說?”馮妤正等著阮羲和的后文,可對方卡頓了一下,就沒有后文了。
主要是假設體太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她斟酌再三,還是決定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比如說什么?”
馮妤好奇心都被阮羲和吊起來了,她居然低頭玩起了手機。
“我等會跟你說
她現在忙著在自己相冊里找一張合適的更圈圖片。
還別說,真給她找到了一張......
不經常更朋友圈人士,突然發了一條動態:
沒有文案,只有一張照片。
照片里,是一方茶臺,一盞清茶,一爐沉香。
她微微勾了下唇。
果然,剛退出界面,底下就多了十幾個贊和評論!
馮妤沒想到自家小姐妹就這么會功夫,居然發了條朋友圈,當即點開看了一眼。
嘿,還別說,這張圖挺雅致的。
那茶臺一看就很貴。
點贊點贊!
但是很快,她就看到了越頡的評論!
越頡:你跟晏扶風在一起?
“越老板咋回事啊,他怎么從這張圖里看出你跟你家晏小六在一塊的啊?”
馮妤真不理解。
可一扭頭,看到自家姐妹放松又愜意的笑。
她身子一正,當即又重新點開那張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照片!
阮羲和輕易不會發朋友圈的。
更何況還是這種檔口。
越老板也不是一個無的放矢的人,他會這么說,肯定有依據!
所以,剛才那張照片里肯定還有她沒發現的華點!
放大,放大,再放大!
嚯!
好家伙!
那茶盞的倒影里居然有個男人!
......
宮蕪剛掛斷電話準備進去,就收到了越頡的消息,說臨時有事,晚上先不過來了。
他微微挑了下眉,隨即將對方隨過來的禮金退了回去。
人到,這禮,他收。
人沒到,這禮,他自然不會收。
推門進去,兩個小姑娘湊在一塊,不知道說什么,笑的開心。
倒是他一坐下,兩人便規規矩矩地坐端正了。
阮羲和的妝面已經完成了大概,頭發也盤的差不多了,造型老師過來要帶她先去換衣服。
宮蕪自然是跟著去的。
簾子拉開的一瞬間。
重工鑲鉆的裙子在鎂光燈下閃耀逼人。
阮羲和選的是一條純白色魚尾抹胸拖地長裙,她很白,像童話里的公主,高臺托起她的裙擺,三面鏡里可以看清她身體的每一個角度,就連蝴蝶骨也迷人至極。
瘦的人,大多胸不大。
可也有得天獨厚的,比如她,波瀾壯闊,便更顯得那腰肢弱柳扶風般,細的可憐。
她最愛魚尾裙。
馮妤便說,阮羲和的腰臀比是大多數女孩子都羨慕的。
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便是她見了,也想用手掌丈量磨搓。
四目相對。
她眼里的專注,像一把勾子,輕而易舉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男人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直到身邊的人叫他,才將將回過神來。
造型師笑著打趣了一句:“說實話,干這行久了,見過的小情侶多,很多時候,我們拉開簾子,坐在外面的男孩子不是在玩游戲就是在刷短視頻,會抬頭看的少,能看的目不轉睛的更少
阮羲和聞言笑了笑,沒有接話。
從造型店出來后,原以為會坐電梯下樓,卻不想電梯是往上走的。
她不解地看向宮蕪。
男人卻只是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粗糲的觸感磨的人有些癢,她“不自在”地輕輕咬了下唇,耳根子紅紅的。
馮妤在自家姐妹身后,眼睜睜看著她“羞怯”的樣子......emmm這很難評!
不過,有一說一,這倆人從外型上,真挺般配的。
大廈頂上有個停機坪。
一直到他們坐上直升機,馮妤才如夢初醒。
好家伙......表個白這陣仗,大手筆啊!
......
越頡不斷放大這張照片。
突然,手指僵了僵。
澳城少有天冷的時候,也就這幾年,年底總有幾天下雪,人們會穿的多一點!
這張照片,最早也得是年前拍的!
所以......她突然發這張照片干什么?
她想證明什么?
又或者說......她想誤導什么?
小騙子!
“林儒胥,告訴機長,降落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