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風起云涌陳浩全文閱讀 > 第3345章 授意
最新章節!
其實吳惠文有一點沒有和喬梁說清楚,她那司機最起碼的機靈勁還是有的,除非她打電話讓對方回來,否則對方只會一直在公園里‘閑’逛,但吳惠文并不想在這么匆忙的時間里同喬梁行男女之事,她固然有生理需求,但她同喬梁在一起,并不僅僅只是為了追求身體的享受。
喬梁同吳惠文對視著,他感覺眼前的吳惠文似乎還是那個吳惠文,但又好像有些不一樣,為什么不一樣?不知道。
這讓喬梁的眉頭微微皺起來。
夜色中,吳惠文看不清喬梁的表情。
短暫的沉默后,喬梁道,“吳姐,你今晚是專程為了我的事來關州的?”
吳惠文笑道,“不然呢?”
喬梁一下不知道說啥,良久,喬梁道,“吳姐,你這讓我怎么還你這份沉甸甸的情意
吳惠文輕聲道,“小喬,你又何必執著拘泥于此,我幫你,那是隨我的本心,如果是為了讓你覺得欠了我的人情,我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喬梁默默點頭,“吳姐,我明白
吳惠文笑笑,抬手看了看時間,“我們聊會天,呆會你早點回去休息
喬梁聞言道,“吳姐,那要不你早點回黃原,你今晚這樣來回奔波實在是太累了,早些回去
吳惠文笑道,“累的是司機,我要是覺得乏了,可以閉著眼睛休息,談不上累
吳惠文說著又道,“剛剛同林松原吃飯,我再次提了你的事,林松原考慮之后,竟是直接答應了,當面跟我表態說會跟省組織部那邊給你一個正面積極的評價,我想他不至于故意拿我開涮,如果他這邊不搞什么幺蛾子,你這次提拔擔任副書記一事,也許沒多大問題,畢竟陶書記到時候也沒啥理由反對
聽了吳惠文這話,喬梁感到很意外,“吳姐,林松原真那么答應你了?”
吳惠文點頭道,“沒錯,我想他應該沒有膽子耍我,我之前在關州工作過,和林松原也共事了一段時間,以我對他的了解,他要么不敢答應,跟我打太極,若是答應了,他不敢出爾反爾,當然,人都是會變的,現在的他也是一把手了,和以前不一樣,我也不敢保證自己對他的判斷是不是準確
喬梁咂了下嘴,“就算林松原答應了,我覺得陶書記那邊怕是還會找其他借口
吳惠文笑道,“小喬,這就不是你需要擔心的了
喬梁聽了,心想自己確實是有些失態了,畢竟是涉及到自己工作崗位的變動,他要說心里邊不著緊是不可能的。
吳惠文輕拍了拍喬梁的手掌,道,“小喬,你以后的路還長著,現在這副書記的位置,對你來說不過是小小一道檻,就算這次沒能跨過去,將來機會也還多得是,平常心對待就是
喬梁點頭道,“吳姐你說得對,我應該多向你學習
吳惠文笑道,“你是安哲帶出來的,家里又有廖領導這個岳父指點你,我可沒啥能教你的
喬梁笑道,“吳姐,你這話不對,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長處,有值得學習的不同的地方,不能那樣比的
兩人有說有笑地聊著,時間不知不覺也過得很快,喬梁明明才感覺才剛坐進車里一會,一眨眼卻是已經過了半小時,因為已經十點多了,吳惠文還要回黃原,兩人也沒呆太久,吳惠文同喬梁告別后,讓喬梁先行離去,而后打電話給司機,讓司機回來。
夜,悄然而過。
次日,臨近中午的時候,省組織部長金清輝從陶任華辦公室離開后,陶任華第一時間將秘書長范成立叫了過來。
范成立一進門,就看到陶任華陰沉著一張臉,剛剛已經從陶任華臨時秘書那知道金清輝剛走的范成立,看到陶任華的臉色后,心里邊已然有譜。
陶任華看到范成立來了,當即就拍起桌子,“成立,林松原那邊是怎么回事,他跟組織部那邊到底是怎么反饋意見的?金清輝剛剛跟我說林松原對喬梁的評價很高,到底是金清輝在糊弄我,還是林松原跟你耍滑頭?”
聽到陶任華的話,范成立目光微微一閃,果然跟他猜測的一樣,金清輝剛才過來就是為了喬梁的事,而林松原同省組織部長那邊的表態,他自然是清楚的,早上陶任華詢問他這事時,他還跟陶任華說已經和同林松原打過招呼了,所以真正蒙在鼓里的其實是陶任華,因為他并沒跟陶任華說實話。
范成立心里跟明鏡似的,這會卻是故意裝糊涂,“陶書記,金部長真的說林松原給了喬梁十分積極正面的評價?”
陶任華冷著臉,“難不成還有假?總不至于是金清輝糊弄我
范成立納悶道,“這還真是怪事,我明明跟林松原打招呼了,他也滿口答應我說會委婉地跟省組織部那邊表達反對意見,這家伙難道是故意騙我不成?”
范成立說著,臉上裝出生氣的樣子,“陶書記,我這就給林松原打個電話,當面質問
范成立一邊說一邊當著陶任華的面拿出手機給林松原打了過去,并且還開了免提。
電話接通,林松原開口就質問道,“林松原同志,喬梁的事是怎么回事?剛剛組織部的金部長過來找陶書記溝通喬梁擔任副書記一事,金部長親口說你是贊成的
電話那頭,林松原叫苦的聲音傳了過來,“范秘書長,我哪敢直接直接贊成喲,您之前都專程給我打過招呼了,借我幾個膽子也不敢直接贊成,但我這也是難矣,您是不知道,吳惠文書記和金清輝部長都為了喬梁的事私下給我打了電話,昨晚,吳惠文書記更是親自到了關州,和我當面談喬梁的事,您說我這也很難拂了吳惠文書記的面子不是?所以在跟省組織部那邊反饋時,我就勉強給了喬梁較為積極的評價,但我可沒說支持喬梁擔任副書記
范成立聽到這話,不由看向陶任華,仿佛是在說原來林松原也是情有可原,吳惠文都親自到關州了,難怪林松原會犯難。
聽了林松原的一話,陶任華臉色緩和了不少,眼睛微微瞇起來,為了喬梁這事,吳惠文還親自去了關州!
范成立觀察著陶任華的神色,同電話那頭的林松原說了句回頭再聊,旋即掛了電話。
收起手機,范成立往陶任華跟前湊了湊,道,“陶書記,看來這事不能全怪林松原,如果真像他所說,吳惠文書記為了喬梁的事親自去了關州,那林松原確實是很難辦
陶任華此時氣已經消了不少,道,“吳惠文對喬梁非同一般的重視啊
范成立連忙點頭附和,“可不是嘛,她竟然為了喬梁提拔的事親自跑了趟關州,就算喬梁是她的老部下,這也未免太上心了,也不知道兩人是否有什么貓膩
陶任華深以為然地點頭,“你說的沒錯
范成立眼珠子轉動著,他此刻這么說無非是為了轉移陶任華的注意力,自個倒是沒有多想。見陶任華好像真的被自己帶偏了,范成立趁勢道,“陶書記,既然吳惠文書記和金部長都支持喬梁擔任關州市的副書記,并且吳惠文書記還對此事如此上心,那不如索性給他們一個面子,畢竟前天晚上的歡迎會上您也看到了,蘇領導分明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故意要在您和吳惠文書記、金部長之間制造對立,您犯不著為了區區一個喬梁跟吳惠文書記還有金部長鬧得不愉快,一旦將兩人推到蘇華新那一邊,那您現在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大好局面就有可能被破壞了
陶任華皺眉道,“難道就這么輕易將喬梁提起來?”
看出陶任華的不甘心,范成立道,“陶書記,無非是一個關州的副書記罷了,就算讓喬梁當了又如何?您日后想收拾他,那還不是任您手拿把掐?在這江東省,您說了算,別說是讓喬梁擔任副書記,哪怕他當了市長,甚至是市書記,您要讓他下來,那也是一句話的事
陶任華撇了撇嘴,“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范成立撓了撓頭,他知道陶任華說的是實話,喬梁畢竟不是那種沒有根腳的干部,別說是沒理由了,哪怕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想收拾喬梁估計都沒那么容易,否則陶任華不至于這么頭疼,不過范成立既然要說動陶任華同意讓喬梁擔任關州市的副書記,那他自然要幫陶任華找好臺階,也要給陶任華找好理由。
對此,范成立心里早有盤算,也提前準備了說辭,很快又道,“陶書記,其實您有點把喬梁太當回事了,他現在就一個副廳,您在他面前是一座不可跨越的大山,只要他一天在您眼皮底下,您就有的是機會收拾他,沒必要把他當盤菜,您如果這次將他提起來,會讓人覺得您格局大,胸懷寬廣,日后您再收拾他的時候,別人反倒不會懷疑您是公報私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