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分手當天我閃婚了億萬富豪 > 第996章 搬走了
娜塔聞言,露出一抹意味不明地的笑意,“不愧是盛明羲的兒子,這么快就查到了我的身份。”
“我不知道你改名換姓到底是想做什么,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和我父母的恩怨是你們之間的事,你要敢把算盤打到我的頭上,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小盛總的口氣不小,說實話,我挺羨慕盛明羲和陸清清,能有你這么優秀的兒子。”娜塔諂媚地說道。
“說吧,你找我來有什么事?”
“你別這么緊張,我一個女人找你來能做什么,無非就是聊聊天,交個朋友而已。”娜塔說道。“哦,對了,你有個秘書叫林曼依吧?”
“你認識她?”
“她現在成了網上名人了,我怎么會不認識?”娜塔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覺得這個女孩子挺有意思,網上說她從十三四歲就開始跟男人交往,雖然家里很窮,但她卻從來都缺不錢,無論走到哪里都有人愿意為她花錢,應該是個很有手腕兒的女人,不知小盛總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錢?”
盛凱奇皺起眉頭,“沒看出來你還挺八卦?”
“女人嘛,沒有八卦怎么活?”娜塔勾唇一笑,“我其實是想提醒小盛總,不要美色誤國,那個女人可不簡單,才十九歲就已經閱男無數,萬一您因此染點什么病,那就得不償失了。”
“你說完了嗎?”盛凱奇眸色轉冷。“我的事不需要外人來指手畫腳。”
娜塔也不生氣,而是轉換了話題,“你這孩子,我差點成了你三舅媽,你知道嗎?當年要不是杜依依橫刀奪愛,我早就嫁給你三舅霍毅非了。”
娜塔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把她和霍毅非的事娓娓道來,“霍毅非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一個,我對他絕對的忠誠,可他是怎么對我的?”
娜塔一杯接著一杯,跟盛凱奇敘說著她對霍毅非的不滿。
盛凱奇還真沒聽過這一段,不禁奇怪他三舅什么審美,竟然跟眼前這個女人有一腿。
“行了,我也不是情感專家,你的事我不感興趣,你要沒別的事,我先走了。”盛凱奇起身告辭。
他一走,娜塔立刻把盛凱奇用過的杯子裝進塑料袋里,然后打電話把她的助理叫了過來。
“你把這個杯子馬上送到研究基地去,盡快提取盛凱奇的DNA。”娜塔把杯子遞給助理。
這回他她再換一個身體了,想到這里,娜塔陰惻惻地笑了起來,那陰鷙的眼神跟已故的巴赫一模一樣。
*
林曼依拿著吳凱給的五萬塊錢先是租了一間小房子,然后給黎悅涵打了電話,相約在附近的酒吧見面。
“你回去后,黎家人對你好嗎?”林曼依問道。
“我奶奶對我很好,我爸爸對我一般,還沒有那個女人表現出來的熱情。”黎悅涵冷哼一聲,“一家子戲精,除了奶奶,沒有一個人是真心希望我回去的。”
“不管怎么樣,你現在是有家了。”林曼依為她高興。
黎悅涵知道林曼依最近的遭遇,心里滿是同情,但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我看了網上抹黑你的視頻,那個人真的是你弟弟嗎?”
“之前是,但現在不是了。”林曼依接著把自己的身世告訴了黎悅涵。
黎悅涵又驚訝又激動,一下子抱住了她,“你是莫雨?”
黎悅涵比林曼依大兩歲,所以對小時候的她依稀有印象。
“我小時候叫姚莫雨嗎?”
“對,你比姚莫然長得更像你爸爸,而且還神似。”黎悅涵感嘆道,“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你很親切,沒想到你是謝阿姨的孩子。”
“是啊,我們還真的很有緣分。”
黎悅涵喜極而泣,“當年你媽媽抱著你跳海自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來的?”
“我懷疑我媽根本就不是自殺,而是被韓英所害。”林曼依的臉色冷凝地說道。
“我媽也這么說的,不然不會謝阿姨一死,韓英就帶著兩個孩子登堂入室,像是早有預謀的一樣。”
“所以這個仇我必須報。”林曼依眼神堅定地說道。
“你打算怎么做?”
“我聽說姚漠然有個弟弟,喜歡賭博還有炒股,我有個復仇計劃,不知你能不能幫我?”
“你想搞她弟弟?”黎悅涵一下提起了興趣,“姚莫然那個弟弟是個混世魔王,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你要是想搞他,也算為民除害了。”
“你這是答應幫我了?”林曼依跟黎悅涵相視一笑,這回她有了幫手,心里有了底。
當晚,盛凱奇下班就回了公寓,一進門就讓陳特助去把林曼依的東西收拾一下,然后通知她離開這里,他可不想收留一個私德敗壞的人。
陳特助有些不解,“盛總,網上那些未必是真的,而且林秘書不是也說了她弟弟是被汪楚翔收買了,才會在網上抹黑她的嗎?”
陳特助剛說完,就感覺到盛凱奇的目光變得冷颼颼的。
“看來網上說的沒錯,她確實有兩下子,連你都開始為她說話了。”盛凱奇自嘲地笑了笑,他都差點中招的女人,又怎么會差?
那晚她在眾多男人中間左右逢源的場景,他現在想起來,哪里像個只有十九歲女孩能做到的?
陳特助額上的冷汗涔涔,他知道此時多說無益,趕緊去房間收拾林曼依的東西。
結果轉了一圈,林曼依竟然連一點私人物品都沒留下,房間打掃得干干凈凈,就連那晚穿過的裙子,也原封不動地放了回去。
看著陳特助兩手空空地走出來,盛凱奇問道;“東西呢?”
“房間里沒有林秘書的私人物品。”
“沒有是什么意思?”盛凱奇起身來到房間,只見里面真的像陳特助所說,房間里很干凈,物品都是之前的樣子,放眼望去就像林曼依從來沒住過一樣。
“她的東西呢?”盛凱奇問道。
“不知道啊,她本來東西也不多,只有一個行李箱,現在連那個行李箱也不見了,她不會是走了吧?”
盛凱奇皺緊眉頭,沒有他的允許,她竟然敢走?
接著,盛凱奇掏出手機撥打林曼依的電話,沒想到被按掉了。
竟然敢掛他的電話,豈有此理。
“盛總,林秘書不接電話嗎?”陳特助問道。
盛凱奇聞言,更生氣了,這個陳澈真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你給她打,就說我找她,讓她馬上滾回來。”
陳澈不知盛凱奇到底要干什么,一會兒要趕人家走,知道人家走了,又到處找人家,這不是腦子有病嘛。
不過他還是掏出手機給林曼依打了過去,這一次對方竟然關機了。
盛凱奇的臉色陰沉得可怕,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總之他被林曼依搞得心煩意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