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武定侯夫人被氣的險些翻白眼暈過去:“我好話歹話你都聽不進去,你既然要賭,要幫她,你就得先查清楚她之前都干了哪些事情,得罪了什么人,可別為了這么一個攪屎棍,毀了你夫君的前程,還有,你這些日子回侯府的時候,別再帶著孫芊芊回來,免得外頭不知情的人以為,孫芊芊和武定侯府有什么關系,叫她毀了武定侯府的門檻。”
最重要的是,家有尚未成婚的少年兒郎,若讓孫芊芊盯上武定侯府里的男兒,可真是倒八十輩子的老霉了。
林杏兒對武定侯夫人刻薄的話語聽不下去了,輕聲回道:“舅母,你又何必對一個小姑娘如此刻薄,若你能以長輩的身份,多勸她一二,多幫一幫她,興許她會慢慢變好,她現在只是沒有人護著。”
“你……”
武定侯夫人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
林杏兒的性格,有時候固執的令人可怕。
就像當初他們極力反對林杏兒嫁給文榮昌一樣。
他們覺得文榮昌心術不正,林杏兒嫁給了文榮昌肯定不會有好結果收場。
林杏兒也如現在這樣,振振有詞的對他們說:“若給他機會,他又何須另辟歧途,如今我就是機會,我愿意幫助他,助他仕途順遂,我相信我的眼光不會有錯。”
就這一句話,便把武定侯夫人氣的當場暈厥。
如今武定侯夫人可算感受到了她婆母當初被氣暈的情景了。
武定侯夫人覺得,自己一定是上輩子殺了林杏兒全家,才會招來林杏兒這樣的外甥女,專門給她收拾爛攤子。
身旁的嬤嬤看到武定侯夫人臉色很難看,趕緊上前扶著武定侯夫人,勸說一二:“表姑娘,你就少說兩句,多聽一聽家里人的勸吧,夫人總不會害你的。”
“可我也長大了,我能分辨得清是非對錯,我不能看著芊芊毀于一旦,舅母,你就說,你愿不愿意替我出面向皇后娘娘求情。”
林杏兒這番話說出口的時候,武定侯夫人就感到喉嚨涌動上一股血腥味,可她又強行壓了回去。
她不能再和林杏兒多說下去,否則一定會被林杏兒氣的當場暴斃:“孫太醫是娘娘身邊很信任的太醫,要求情也還輪不到武定侯府,你莫要瘋魔了,把武定侯府也拖下水,你想替她求情,那你自己去,莫要打著武定侯府的名義,乳母,我們走吧。”
武定侯夫人立刻轉身,匆匆離開林杏兒。
林杏兒看著武定侯夫人的背影,紅著眼眶,抹起了眼淚,輕嘆道:“我終究是個外人。”
武定侯夫人雖然走遠,卻剛好聽到林杏兒自憐自艾的話。
她腳步微微停頓,回頭看了一眼林杏兒。
可林杏兒已經轉身離開,武定侯夫人卻心生郁氣。
她繼續往前走,走在轉角時,武定侯夫人便兩眼一黑,被林杏兒氣暈了過去。
她掏心掏肺的對待林杏兒,把林杏兒當成自己的閨女教養,到頭來,竟回報了這么一句沒心肝的話。
終究是錯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