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傅少的神醫傻妻 > 第1319章 你可以完全掌控她的命運
“就是古雅然的話讓我聽著惡心,你也知道,孕婦在懷孕期間就是比較容易出現惡心反胃的情況嘛,現在聽不到她的聲音,晚上又吃了藥膳暖胃,好好的!”喬思沐立馬說道。
“是這樣的嗎?”傅卓宸微微瞇了瞇眼睛說道。
喬思沐立馬瞪他:“哼!我說了你又不相信,下次你要是再問我不說了。”
“我哪有不相信你?”傅卓宸連忙說道。
喬思沐氣哼哼地說道:“你自己問問剛剛的自己,你是不是就是不相信?”
“我那是擔心你,誰讓你的前科可是滿滿當當的。”傅卓宸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
喬思沐話還沒說完,聽到視頻那頭傳來一陣敲門聲。
“這個時候還有人來找你?”喬思沐問道。
傅卓宸的眼里快速劃過一抹不耐煩:“嗯,蔣桁,大約還有些事情想要來找我聊聊。”
喬思沐眼珠子轉了轉,說道:“行啊,那你們聊,我正好聽著。”
喬思沐用干發帽將自己的頭發全部包起,穿好衣服,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
“你……”傅卓宸還想說什么,但敲門聲又一次響起。
“快去開門,你們早點聊完我還能早點休息。”喬思沐催促道。
傅卓宸:“…………”
其實他們聊到什么時候,都并不妨礙喬思沐現在就去休息。
只是看著她眼神里的興致勃勃,傅卓宸也只能依著她的意思。
沒辦法,孕婦的心情對身體健康的影響非常大,所以得盡可能依著孕婦的想法來。
傅卓宸開門,果不其然,外面站著的正正是蔣桁。
蔣桁看到傅卓宸面上劃過的不耐煩,笑著問道:“我只是在宴會廳里遲遲沒看到傅總,擔心傅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特意來找一找傅總。”
說著,蔣桁看到屏幕里的喬思沐,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說道:“看樣子,是我打擾了傅總和喬教授的夫妻聊天?”
喬思沐眨了眨眼睛,說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蔣桁聞言再是笑了笑,但面上卻是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說道:“實在抱歉,今晚可能要借用一下傅總,還請喬教授不要介意。”
“這么晚了還有宴會?”喬思沐狀若不經意地問道。
蔣桁說道:“宴會已經都中后段,但最重要的嘉賓也才剛到,傅總要是缺席總是不太好,只能先對喬教授說一聲抱歉了。”
頓了頓后又道:“傅總對我可是非常重要,當然,喬教授是更加重要,我可是非常非常期待喬教授的實驗成果。”
最后,蔣桁說道:“如果喬教授可以在我們回來之前,徹底研制出藥人的最終成功,那么我可以向喬教授保證,你將可以完全掌控古雅然的命運,不用再受制于她。”
“是嗎?”喬思沐挑了挑眉,漫不經心地反問了一句,而后說道:“那我就試試看吧。”
雖然看出來喬思沐有些敷衍,但蔣桁還是給予了她十足的信心:“有喬教授這番承諾,我就放心了。”
隨后對傅卓宸說道:“樓下還有許多賓客需要招待,我先下去,傅總可不要在這兒待太久了,畢竟,事情早點結束,你也可以早點回去好好陪陪喬教授不是?”
傅卓宸周身氣息帶著幾分冷意:“一會兒就來。”
蔣桁再是笑了笑,轉身就走,非常干脆,看著似乎也沒帶多少試探。
傅卓宸重新關上門,對喬思沐說道:“他們的話,最多信一成就行,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喬思沐淺淺彎唇笑了笑,說道:“我只是在想著,剛剛蔣桁夸下這個海口,看樣子,他是真不了解古雅然啊。”
他認為他可以掌控古雅然的命運,可是,古雅然這個人的命運,從來都只握在她的手里,不管她身處如何的處境。
“所以,你更不用放在心上,那些事情你如果不愿意做,敷衍著就是了。”傅卓宸說道。
喬思沐勾了勾唇反問道:“所以,你也是這樣敷衍著蔣桁?”
“順便收獲一些你想要的。”傅卓宸接了一句。
喬思沐輕笑一聲,“今晚,不準喝酒!”
“好,都聽夫人的。”傅卓宸立馬應下,隨后又叮囑道:“但你也要早點休息!”
“好,好。”喬思沐連連應下。
兩個人又相互叮囑了彼此足足五分鐘才掛斷電話。
電話掛斷后,喬思沐小聲嘀咕了一句:“明明年紀也不大,比爺爺還能嘮叨。”
雖然在吐槽著,但眼底的笑意卻是一點也不少,綴著滿滿的幸福。
接下來幾天,古雅然倒是沒有再出現在喬思沐的面前,甚至關于藥人實驗的事情,她也只是催促了喬思沐一遍讓她趕緊回去就沒有再催促。
喬思沐暫時還沒有繼續進行藥人實驗的想法,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穩定住田柔君的情況,以及想辦法延長她的壽命,減輕她的痛苦。
這天,喬思沐一如既往地根據田柔君身體變化情況,調整給她治療的用藥。
只是,這次的藥量調整之后,田柔君卻出現了非常不適的反應,又是吐血又是室顫,心臟一度停跳,足足搶救了大半個小時才勉強將人重新救了回來。
只是,人雖然搶救回來了,可她的情況卻也變得更糟了。
病房外面的田心面色蒼白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似乎終于察覺到田心的存在,跟在喬思沐身邊的一個助手看了喬思沐一眼后,仿佛得到了她的指示,將病房的玻璃調整為霧狀,讓外面再看不到半點病房里面發生的情況。
這會兒的喬思沐背對著玻璃,注意力全在田柔君的身上,完全沒注意到身后的田心。
只是從田心的視角里看來,就是喬思沐知道了她的存在,然后讓助手屏蔽了她。
田心緊緊咬著唇。
沒事的,媽媽一定沒事的。
喬姨只是在想辦法救媽媽,只是這個過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已。
對,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