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師,來,我給你倒酒。”
林川給秦大寶倒一杯酒。
“秦老師,我們喝一杯。”林川說道,“喝一杯,這壞心情就沒了。”
秦大寶可沒興趣和林川喝酒。
“秦老師,你不喝?這有點不給面子啊。”林川故意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我再問你一次,你喝不喝。”
秦大寶看林川咄咄逼人的氣勢,心里有點怕,這林川燒刀子的眼神,刺得他本人膽戰心驚。
秦大寶知道林川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萬一,真把林川惹火了,林川可能在包廂就干他。
“我喝,我喝,”
秦大寶勉強一笑說道。
林川笑道;“這就對了,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兒。你喝一杯,我喝一杯,大家就是好同事。”
“我先喝一杯。”
林川拿著酒杯一口喝下去。
秦大寶也只能陪著喝。
“田老師,來,你幫我們倒酒,我和秦老師好好喝酒。”林川轉頭對一個男的說道。
叫田老師的男子說道:“行,我給你們兩人倒酒,你們都是學院的同事,也不是什么仇人,喝幾杯,大家以后就是朋友。”
幾個老師也覺得林川今晚上,很給秦大寶面子,特意找秦大寶喝酒,可能是林川想通了吧。
“倒酒倒酒。”
田老師又是接連倒酒。
連續的喝下幾杯高濃度的白酒后,秦大寶覺得自己肚子火燒一樣,可反觀對面的林川,沒事人一樣。
“來,喝。”林川又是田老師倒酒。
秦大寶擺手說道;“不行,我不能喝了,我是真喝不下了。”
林川說;“秦老師,就這幾杯不行了?”
秦大寶說;“不是不行,這喝太快了。”
“秦老師,你是不是不給我面子啊?”林川故意大聲說道。“我請你喝幾杯,你就說不行了?”
秦大寶硬著頭皮說:“林川,我是真喝不下了,改天,我們再好好喝一杯。”
林川說:“那不行,今晚上干了這一瓶白酒,以后,在學院,我們好好說話,你看行不行。”
秦大寶直接站起來,冷哼一聲,如果是平時,他是絕對沒這個膽量,可現在喝酒,上頭了,他也不怕了。
“林川,你別給我裝逼,我就告訴你了,這個酒,我不喝了,別以為你能蹦跶多久,我告訴你,下月,你滾蛋,從我們醫學院滾蛋,我話放這里了。”
“秦老師,少說一句,少說一句。”
“秦老師,你喝醉了,喝醉了。”
“林川啊,別把秦老師的話放心上。”
“秦老師胡說八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