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公子令 > 第1170章 兩重境界

第二天一早。

溫暖的陽光揮灑而下,照在藥池中的林平凡的身上。

此時此刻,一層淡淡的黑白靈氣附著在他身體的表面。

并且,那靈氣的濃郁程度,要比之前濃郁了不少。

林平凡緩緩睜開雙眼,感受著體內那充沛的靈氣,嘴角緩緩咧出一道笑容。

“藥浴的效果,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

他自言自語,很是滿意。

這時,一道人影站在涼亭中,正品嘗著上等好茶。

他見林平凡蘇醒,笑呵呵道:“一夜過去了,有沒有提升境界?”

說話的,正是趙錢孫。

他早早從修煉中蘇醒,就是要第一時間來看林平凡,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小子有沒有突破。

“不過我感覺,一個境界應該是有的,畢竟上一次的三紋鎏金丹被你服用。”

“雖然當時沒有讓你提升境界,但應該距離三重金丹境只有一步之遙,如今借助藥浴的效果,應該可以讓你直接突破。”

“而且,藥浴的效果不僅僅是讓你突破,為你提供靈氣,還能穩固你之前服用丹藥,讓修煉根基不穩的作用。”

林平凡漂浮在藥池里,游到岸邊,攀爬上岸,他笑呵呵說道:“我的確突破了,四重金丹境!”

此話一出,趙錢孫剛剛喝下去的茶,差一點噴出來!

“什么?突破兩重?”

他大吃一驚。

作為老前輩,他太了解藥浴的效果。

雖然能加快修煉,但也不至于一夜之間,連續突破兩重境界吧!

見趙錢孫震驚加狐疑,林平凡一邊擦拭身體,便解釋起來:“按理說,藥浴的效果的確有限,不可能讓我一夜只見,連續突破兩重境界。”

“但有一點,其實我的境界,不會出現根基不穩的情況!”

“也正是這一點,讓我能更多的吸收藥浴中的靈氣。”

這個解釋,讓趙錢孫一愣。

“你不會出現根基不穩的情況?這怎么可能!”

“凡是修仙者,若一味求快,將欲速不達,從而根基不穩。”

“這就好比蓋樓,若只求快速蓋樓,而不是將地基打好,隨著樓層增高,會出現坍塌的情況!”

林平凡笑了笑,坐在趙錢孫身旁,喝下一杯茶:“我不是法修,而是體修。”

此話一出。

趙錢孫瞬間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你竟然是體修!”

“末法時代,修仙本就困難,而體修、劍修這些偏門修仙者,更是少之又少!”

“就算有,也很難有更大的進境,沒想到你是體修,難怪能一晚連續提升兩重境界。”

“藥浴主要依靠藥材中揮發的靈氣,鉆入身體,并滲透入金丹之中,從而達到提升境界的方式。”

“而體修卻并不需要,體修的身體,就相當于法修的金丹,每一處肌肉、毛孔、皮膚等等,都是靈氣的載體。”

“這樣一來,你將能百分百的吸收藥浴中的靈氣,這要比法修快上數倍有余!”

趙錢孫的話,得到了林平凡的認可。

的確。

法修想要通過藥浴來提升境界,其實只能吸收其中百分之四十到六十的靈氣,但林平凡卻能百分之百。

畢竟,法修藥浴時,肌膚、經脈吸收藥效,是會消耗靈氣的,當靈氣抵達金丹時,至少會削減一半!

就在兩人攀談時,花義乙來了:“陸公子,終南山儒教發來請柬,今晚六點,在儒家山門為儒家老祖慶賀百年壽宴。”

說著,花義乙遞上紅艷艷的請柬。

林平凡接過請柬,打量一眼,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耐人詢問的笑意。

“陸公子,我們要去嗎?”花義乙不敢做主,便讓林平凡定奪。

“去,當然要去!”林平凡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不過去之前,我還得去辦一件大事。”

花義乙和趙錢孫一愣,異口同聲問道:“什么大事?”

林平凡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沒事,你們該忙什么忙什么,晚上的壽宴,我自己去就行。”

“另外,讓陸老爺子將終南山內,三教九流的位置寫下來交給我,我有大用。”

花義乙雖然疑惑,但也沒有多問,點點頭便離開,去找陸封。

趙錢孫是個閑人,見林平凡要忙,便也離開,跑去山里尋找名貴藥材。

畢竟,只有林平凡境界提升,才會煉制出更高級的丹藥,他才有希望重回巔峰。

當然了,他本可以去其他勢力搶奪藥材,但他沒有那樣做。

第一,是因為三教九流所囤積的藥材,其實算不上珍貴,只是放在世俗中,屬于上等藥材,可對于修仙者來說,算是垃圾。

第二,在他那個年代,終南山還是一片凈土,并沒有如今的爾虞我詐,加之趙錢孫本人,不忘初心,并不會被世俗的貪婪占據內心。

林平凡一個人坐在涼亭,在等待花義乙拿來分布圖的過程中,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久違的號碼。

‘嘟嘟嘟……’

大概響了四五聲,對方才接聽。

還不等林平凡說話,便傳來一道嬌滴滴,略顯委屈的聲音:“林平凡!你……你死哪去了!這么久,連一個電話都不給我打!”

聽著這熟悉的聲音,林平凡內心升起一片暖意:“香柔,這段時間冷落了你,是我不好。”

“但我也有我的原因,有些事不能告訴你,不然你也會有危險。”

他再給未婚妻韓香柔打電話。

自從去了八荒后,他就再也沒和韓香柔聯絡過。

包括之前,韓香柔去了國外,為中醫藥項目奔波,導致兩人聯系更是少之又少。

聽著林平凡的解釋,韓香柔沉默了。

良久,才說出一句話:“我想你了,很想很想的那種。”

林平凡嘴角揚起溫柔笑容,雖然韓香柔看不見。

“等我忙完這陣子,就回去了。”

“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少聯系的好,這樣對你很安全。”

林族如今追殺林平凡,保不齊會對他身邊人下手,韓香柔絕對是第一個被林族找上門的那個。

所以有些事,不能告訴她,不然她會很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