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官路權圖:我在翻身路上小說 > 第1805章 家事也是事

<style>.show-{disy:none;}.show--app2-content{width:100%;}.show-ang{margin:03px;border-radius:0;width:14px;height:18px;vertical-align:top;}</style>if(("standalone"alone){ln("<style>.show-app2{disy:none;}</style>");}elseif(!!(/\(i[^;]+;(u;)cpu.+macosx/)){ln("<style>.show-app2{disy:none;}.show-{disy:block!important;}</style>");}韓茵打來電話,說明來意,真把厲元朗驚得目瞪口呆。
“怎么?媛媛早戀了?”
“嗯。”韓茵非常肯定的回答:“她的班主任把我叫去,說媛媛最近和同班的賈曉維走得很近,有同學發現他們互相傳紙條,還手拉手一起去看電影……”
“元朗,你快想想辦法,該怎么辦啊!”
媛媛今年十五歲,出落成水靈靈的大姑娘模樣。
繼承厲元朗和韓茵的優點,絕對的美人胚子。
加上韓茵對女兒嬌慣,吃穿用度都用最好的。
即便她所在學校是花都市出了名的私立中學,管理嚴格,又有韓茵悉心照顧。嚴密看管。
可架不住男孩子狂熱追求,媛媛少女懷春、情竇初開,很容易一拍即合。
都說女兒是父親前世情人,貼心小棉襖。
別看厲元朗不在媛媛身邊,但聽到女兒和別的男孩子談戀愛,他的心一陣揪緊,火辣辣的疼。
不由得生氣訓斥韓茵,“你是怎么搞的!平時也不看緊點,媛媛有不對勁的地方,你就沒發現?你這個當媽的太不稱職了。”
韓茵頓時抽泣起來,反詰道:“還說我呢,媛媛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你是她爸爸,她也是你的親骨肉。我問你,媛媛從小到大,她生命中每一個重要階段,你在哪里!”
“不稱職的是你,你就沒有盡到父親應有的責任!”
厲元朗一時憤怒,惹得韓茵劈里啪啦開了一通機關槍,直把厲元朗噎得啞口無言。
沉吟片刻,他心平氣和的認錯,“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沖動,不該對你發火,說說孩子的事吧。媛媛情況怎么樣?”
韓茵調整好心態,告訴厲元朗,她剛剛和媛媛談了,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勸她要把心思放在學業上,不要過早談情說愛。
不過媛媛卻不認同,表示她和賈曉維只是男女朋友關系,是無話不談的閨蜜。
韓茵當即反駁,有手拉手逛街的正常關系嗎?
媛媛氣不過,倔強的不搭理韓茵,還把她推出房間,重重鎖上門。無論韓茵怎么勸說,就是不開門,干脆鬧起絕食。
厲元朗感覺事情嚴重,試著給韓媛媛打電話。
可女兒壓根不接,一連打了好幾個,仍然是這種結果。
對于這樣情況,厲元朗也是束手無策。
他和女兒接觸有限,不太了解女兒。
不止媛媛,厲元朗的其他孩子都一樣。
何況媛媛正處青春期,有強烈的叛逆心理。
這個時候的任何一件小事,都能惹來媛媛強有力的回擊。
厲元朗心急如焚,可寧平距離粵灣有幾千公里,他總不能飛過去吧。
本身還有諸多工作要做,不能因為私事而耽擱公事。
所以,厲元朗要求韓茵想盡辦法,求得媛媛原諒,他害怕媛媛做出失去理智的過激反應。
厲元朗心亂如麻,一邊想著應對之策,一邊不時聯系韓茵,打聽媛媛那邊情況。
總算在他回家前一刻,韓茵告訴他,媛媛終于開門了。
只是對她冷臉相對,耍小性子。
回到家里看見白晴,白晴從厲元朗的神情中發現端倪,問他是不是遇到煩心事。
厲元朗不假思索的問:“韓茵聯系你了?”
說完他后悔了,怎么問出這么低智商的問題。
韓茵怎可能把這事說給白晴聽。
“出了什么事?”白晴從厲元朗反應中,猜出不妙。
“唉!”厲元朗長嘆一聲,干脆竹筒倒豆子,將媛媛的事情和盤托出。
白晴想了想,果斷說:“我去一趟花都吧,你公務繁多脫不開身。再說媛媛是女孩子,有些話我們之間方便交流。”
“好吧,有勞你了。”
說做就做,白晴讓如蘭迅速訂機票,于次日上午直接飛往花都。
留下春菊負責照顧清清和厲玄。
當晚,白晴就從花都打來電話,告知厲元朗,她已經說通媛媛,同意重新考慮她和賈曉維的關系。
<style>.show-{disy:none;}.show--app2-content{width:100%;}.show-ang{margin:03px;border-radius:0;width:14px;height:18px;vertical-align:top;}</style>if(("standalone"alone){ln("<style>.show-app2{disy:none;}</style>");}elseif(!!(/\(i[^;]+;(u;)cpu.+macosx/)){ln("<style>.show-app2{disy:none;}.show-{disy:block!important;}</style>");}
已經非常不錯了,說服媛媛妥協,白晴能力絕對強悍。
然而,白晴接下來的一段話,卻讓厲元朗回味無窮。
“老公,有件事說來你可能不信。你知道賈曉維是誰嗎?”
這一問,反倒把厲元朗問得蒙頭轉向。
“不就是媛媛同學么!”
“我告訴你吧,他有個姑姑名叫賈蔓茹,而賈蔓茹的丈夫姓廉,你還猜不出來么!”
廉明宇!
厲元朗吃驚得瞪大雙眼,簡直不敢相信。
廉明宇竟然是賈曉維的姑父。
滑天下之大稽,厲元朗還能和廉明宇扯上這層關系?
據白晴調查,賈曉維父母一直在花都生活,父親是一家國企老總,母親則擔任花都市副區長。
花都是粵灣省會,副省級城市。
官員級別要高出半格,副區長高配為正處級。
而賈曉維父親的級別略高,是副廳級。
可以這樣理解,男孩家庭條件雖比不上厲元朗,但因為有廉明宇的存在。
不考慮孩子尚小的話,倒是門當戶對。
厲元朗苦笑著說:“明宇要是知道,還不知怎么調侃我呢。”
“他已經知道了。”白晴說道:“我和韓茵剛從外面回來,正是去見賈曉維父母,還有賈蔓茹。”
“賈蔓茹和廉明宇沒有孩子,一直視賈曉維如己出。聽說侄子早戀,風風火火從京城趕來,我們雙方家長見了一面,就孩子早戀以及未來聊了許久。”
“效果怎么樣?”厲元朗急切問道。
“還能怎樣?賈蔓茹認識我,也知道你,再加上你和廉明宇這層關系,反正我們談話氣氛融洽,還……”
“還怎么啦?你把話一口氣說完,別說一半留一半,你要急死我啊。”厲元朗越發覺得,白晴準是做了什么承諾。
“我們商量妥了,與其硬生生拆散他們,莫不如以此激勵,只要他們將來同時考上京城大學,就會成全他們。”
荒唐!成何體統!
厲元朗第一反應是否定的。
白晴非但不阻止,反而服軟迎合。
更令他生氣的是,這么大事情,給他來了一個先斬后奏,不提前商量,而是事后通知。
把他這個親生父親置于何地!
厲元朗穩了穩神,失望說:“你真夠可以的,我說媛媛怎么被你說通了,原來你在遷就她,順從她。”
白晴不計較厲元朗的態度,耐心開導他,“老公,我理解你的心情。媛媛向我吐露很多心里話,她告訴我,別看她從小錦衣玉食,生活無憂,可她從來沒有過安全感。”
“縱然韓茵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愛護,可因為沒有父愛,她的人生是缺失的,是不完整的。”
“自從遇到賈曉維,使她找到缺失的那部分,有了極大安全感。上幼兒園的時候,同學們都嘲笑她是野孩子,韓茵沒辦法雇傭別的男人冒充是她爸爸,結果暴露遭到恥笑。”
“她清晰記得,大家嘲笑她的那一幕,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那會兒若是有你在場,誰還會欺負她,笑話她。”
“老公,媛媛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由于特殊原因,她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造就她十分自卑。而在這種時刻,一個男生的突然出現,對她百般關愛,將她內心中的缺憾彌補上,她怎能不動心。”
“說來說去,你的的確確愧疚于媛媛。我從側面打聽清楚,賈曉維這個男孩不錯,家教嚴格,并沒有家境優渥,父母身居官員之位,而沾染上紈绔子弟的壞毛病。”
“總而言之,這段不該來的愛情之火,我們不能采取蠻橫做法。要循序善盡,一點點誘導他們,以愛情為動力,將愛情動力轉化為學習勁頭,全身心投入到備戰中考上面。”
“至于他們將來是否如嘗所愿,全看緣分。等到他們長大了,成熟了,彼此會重新審視這段感情。我們做家長的,不要粗暴的橫加干涉,順其自然就好。”
不得不說,白晴這方面的確比厲元朗想得多,想得長遠和全面。
直接把厲元朗說得沉默不語。
話鋒一轉,白晴提到賈蔓茹,還有一件與厲元朗息息相關的事情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