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顧傾城京瀾辰全文免費閱讀 > 第1567章 一番神操作
阿淇哈哈大笑,上前掂著顧小炎的衣領,直接帶人離開了這里。
其他人也逐漸散去,有人不甘,有人無所謂,還有些人等著看笑話。
阿鈴跟著大長老離開,他們背后的火焰,在看不到的時候慢慢熄滅。
“跪下!”剛回到房間,大長老一巴掌甩給阿鈴,阿鈴毫無防備的,被一巴掌打到地上,嘴角的血跡被阿鈴舔去。
阿鈴跪在地上,不言不語。
“你怎么會和剛來的人在一起?”大長老質問道,真好,她的外孫,都敢瞞著她和外來人接觸了,心里的欲望,掩飾不住了吧!
“這個外婆應該去問阿洛,帶來的人,我們連見都沒見過,直接被他帶回去,如果不是我接到消息,這個人昨天就死了。”阿鈴不服氣的說,面前這個人是護著她的,她知道,所以很多事情,她都沒有怎么在意,或者下意識忽略了,只是為什么,外婆從來不相信她?
“即便他死了,也與你無關!”大長老怒喝,“我告訴過你,別和他們接觸,那幾個長老,哪一個不是想要你的命,你好好呆著,能與他們抗衡了再做什么,不好嗎?”她一直不喜歡阿鈴,但是,這是她唯一的血脈了,還是要護著的,可是偏偏,這個人半點自覺都沒有,赤藜島來的外人,她總是去接觸,還會護著,是覺得她這顆眼中釘,還不夠讓人記恨的嗎?
“外婆覺得,我能活到成年嗎?”阿鈴冷笑,她現在才七歲,若是到了十歲,還有人能護的了嗎?那些人,一個一個,誰想讓她活著?
“那是你的事情,與我有什么關系?我只會護你到十歲,剩下的,看你自己。”大長老冷笑,“當年留下你,就已經是我的仁慈了,你還想要更多不成?”
“我不是你的外孫女嗎?”阿鈴不解,每次,她都會提醒自己這個事實,仿佛是在宣判她的死刑。好笑的是,不是她想護她到十歲,而是只能護到十歲,畢竟當年,她可是直接把自己“賣”給了那些長老。
“你是,但是,也只是我的外孫而已。”大長老冷笑,在這赤藜島,哪里有什么親情啊,不過都是各取所需罷了,如果不熟阿鈴能帶給她利益,她怎么會留著她呢?留著這樣一個“禍患”。
“所以,外婆為了一個外人,就要遷怒我嗎?”阿鈴不懂,為什么,明明就是心軟,想要護著自己,一定要把自己當時一個冷漠無情的人呢?
“遷怒?阿鈴,我是不是沒有告訴過你,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大長老忽然笑了,沒想到在赤藜島呆了這么久,竟然還有這么多情感在,真是……讓人失望啊!
“什么?”阿鈴呆了,她的父母是怎么死的,難道不是被幾個長老逼死的嗎?她所知道的,只是母親違背了赤藜島的規定,生下她之后就死了,難道,還有其他隱情?
在這一刻,阿鈴的心跳的很快,她感覺,自己仿佛從一開始,就弄錯了什么,赤藜島,就是一個吃人的地方!她以為,自己在外婆心中占有份量,其實沒有,只不過是她一廂情愿而已,根本,就沒有例外。
“你的母親,愛上了一個外人,這在赤藜島是絕對容不下的,可是,若是我愿意護著她,還是可以護著的,但是,我不想護著她,所以,那些長老才會肆無忌憚傷害她。你知道你為什么活著嗎?因為,你的父母,拼了一切,保住了你。”大長老諷刺的說,“其實,我是不愿意留下你的,可是你出生后,我給你的占卜,你的命實在太好了,而且可以為赤藜島避免一場災害,所以我才留著你的。”
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想起來竟然有些艱難,可是,如果原因去想,還是可以想的清楚。大長老目光中流露出懷念,真是太久了,如果不是這一次見到這個孩子,她都快要忘了當年的占卜。
“你不是好奇,我為什么一直說,只護著你到十歲嗎?因為占卜顯示,如果你十歲的時候,赤藜島還沒有什么事情,就不會再有事情了。”大長老笑著,但是臉上的表情非常猙獰,之前占卜的結果,似乎是錯的。今天阿鈴帶過來的孩子,她昨天占卜過了,不是墨家的人,不是能毀掉赤藜島的人,今天當眾占卜,也證實了這個事實,阿淇的人,能不能活下來,她絲毫不在意,反正……不是命運中的人。
“我以為,外婆是喜歡我的。”阿鈴帶著一絲希望問。
我以為,外婆是喜歡我的。”阿鈴帶著一絲希望問。
“是啊,我是喜歡你的,喜歡你有價值。”大長老看著面前的女孩,真年輕啊,稚嫩,聰慧,與她當年相比,不遑多讓,可惜,到底是要被毀掉的。
養了她這么多年,如果說有感情,也是有的,畢竟一聲一聲外婆叫著,若是說沒感情,也是沒有感情的,畢竟,十歲之后,她的命就沒有意義了,當年與那些長老是如何約定的來著?好像是說,若是十年后,她還活著,就把阿鈴送給他們,讓他們隨便處置。
“外婆之前說,想離開赤藜島看看,是不是真的?”阿鈴看著面前的人,明明這么熟悉,怎么忽然變陌生了呢?之前說著要護著自己,現在,轉瞬就把自己拋棄了?怎么可能嗎?
阿鈴依舊記得,之前外婆把她抱在腿上,笑著跟她說,想帶她離開赤藜島,想帶她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她信了!外婆說,赤藜島不是一個好地方,這里沒有半點感情,只有自己能帶給她溫暖,她信了,外婆說,要離開赤藜島,只有毀了赤藜島,她信了,所以一直在想辦法,毀掉這里。現在,外婆告訴她,這些通通都是假的,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嗎?
阿鈴干涸有種世界顛覆的感覺,自己相信的東西,到底是什么?這些虛無縹緲的信念,是不是毫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