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皇后請自重我真不想代替陛下呀 > 第1868章 打賭,幸不辱命
  “羋日,我說的沒錯,你果然是蠻不講理之人!”

  陳氏重工的陳近東冷笑一聲:

  “之前你否認趙無疆,現在你又氣急敗壞讓他上?

  你一個祝融后裔都做不到,他拿什么做到的?”

  “我早就說了,我們大伙兒在這做無用功!”又有人附和:

  “你們都辦不到,我們誰還能辦到?

  你他媽的手都燒沒了,我們去找死嗎?”

  “我們還是繼續探尋這片空間吧,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機緣造化。”

  “還是先找出口吧,我總感覺不舒服,感覺有大事將要發生一樣。”

  羋日見不少人打退堂鼓,他反而火氣上來了,吼道:

  “給你們機會你們不中用!來,都來!誰慫誰孫子!

  還有你趙無疆,你非要插上一手,現在你來,你不是說你可以嗎?你來,來!”

  “算了吧,太陽哥。”曹桐桐寬慰道:

  “說不定這團神火真的取不走,這是這里的規則,沒人可以打破規則的。”

  “好。”趙無疆笑道:

  “羋日,你我打個賭如何?”

  “賭什么?”羋日心高氣傲,一聲冷笑:

  “賭你能取走神火?你拿什么賭?腦袋伸過去拿命賭嗎?”

  “賭一個承諾,你我都能辦到的承諾。”趙無疆搓了搓手指,他之前就已經想到了辦法,來參與爭奪更多的是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

  “呵。好!但還不夠!”羋日眸光一轉:

  “但凡你有本事取走神火,我羋日以后見你就叫聲大哥!你讓我打誰我就打誰!”

  “太陽哥?”曹桐桐顰眉。

  董余歌一直帶著溫和笑意,看著大家,也不發表意見。

  陳近東瞥了一眼:

  “趙無疆,你那點小心思我已經看穿了!

  什么打賭,哦,賭輸賭贏都是承諾?

  不就是強行增加你們之間的什么羈絆嗎?

  一回生二回熟?

  不打不相識?

  最后因為承諾走到了一起?互幫互助?最后巴結上了祝融后裔?方便你以后借他們的勢?

  你明知自己必輸,非要打這個賭,你打的什么算盤,我隔了好幾丈遠,都聽得一清二楚。”

  其余人聽到陳近東的解析,紛紛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原來趙無疆知道自己辦不到還敢屢次開口并且現在要求打賭的根源在這里啊?

  好一手心計!

  “說好了,別反悔。”趙無疆深深瞥了一眼陳近東,他語氣驟然變得嚴肅,對羋日說道。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羋日沉聲:

  “但是你做不到,你就得遵循承諾,我讓你往哪你就往哪兒。”

  趙無疆點頭,他緩緩吐了口氣,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氣沉丹田,沖著八卦丹爐上方大喊:

  “來!”

  眾人詫異看著趙無疆,來什么?誰來?

  董余歌也抬眸看去,平靜溫和的眸子陡然一顫,他突然釋懷一笑,搖了搖頭,似乎想明白了關鍵點。

  八卦丹爐口上方傳來呼呼的破空聲,似是東西在急速下墜。

  根據破空聲的大小,要么來者眾多,要么來者體型龐大。

  兩個呼吸后,眾人只聽咚的一聲巨響,一道白影就重重落在丹爐底,揚起塵灰。

  塵灰之中,傳來蔣小豪的聲音:

  “無疆兄弟,幸不辱命。”

  塵灰在迅速散去,眾人第一時間居然沒有注意到蔣小豪的身影,因為他們的目光全數被一根堪比高峰的白燭吸引了過去。

  陳近東一瞬想到了什么,看向趙無疆的眸光充滿了震驚以及忌憚。

  羋日楞了楞,也許四肢太過發達脾氣太過火爆,導致他一時腦子沒轉過彎來,他暫時還沒反應過來這根白燭的作用是什么。

  曹桐桐顧盼流轉,驚訝地捂住了嘴巴。

  趙無疆腳尖一踏,身形飛掠向白燭,隨后單手舉起堪比高峰的白燭,白燭在他手上一轉,燭頭的芯線轉向雕像掌心處的神火。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白燭芯線燃燒,取走了雕像掌心的神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