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劍道第一仙 > 第3603章 天道的性命本源

夜色寂寥。
萬翠嶺附近靜悄悄的。
作為靈樞禁區十大主宰之一玄風的地盤,萬翠嶺內外,自然分布有許許多多玄空主宰的屬下。
可如今,哪怕玄空已死,哪怕戰斗已落幕,也無人敢靠近那一場宴席所在的地方。
甚至,沒人敢逃走!
唯恐產生什么動靜,引起蘇奕的注意。
黑狗在打坐,一是修復傷勢,二是煉化信仰圖騰。
蘇奕則坐在藤椅中飲酒,眸光偶爾看一下天穹深處,若有所思。
他這是第一次前來生命禁區,早已察覺到生命禁區的周虛規則,和鴻蒙天域其他地方很不一樣。
就像這靈樞禁區,周虛規則中便涌動著一股屬于雷霆之力的本源氣息。
很早之前,蘇奕就已了解到,鴻蒙天域的九大生命禁區各有不同。
分別代表著金、木、水、火、土、陰、陽、風、雷九種混沌本源之秘。
這位于中土神洲的靈樞禁區,就屬于“雷”之本源。
除此,世間一切由眾生信仰之力凝聚出的“起源圖騰”,也都和這九種混沌本源息息相關。
這些事情,蘇奕早在凡塵時就有了解。
而要知道,鴻蒙天域分作五大神洲,則分別代表著五行,諸如東土神洲為“木”,中土神洲為“土”。
如今,蘇奕早已執掌混沌五行本源中的四種本源力量,自然清楚,五大神洲、九大生命禁區的存在,儼然代表著整個鴻蒙天域的天道氣象。
若說混沌五行本源是構建鴻蒙天道的骨架,那么陰、陽、風、雷這四種混沌本源,就像在“骨架”上生長出的血肉!
這九種混沌本源力量,一起組成了“鴻蒙天道”的軀體。
有了軀體,自然得有性命本源、靈魂,才能真正算得上是“人”。
那么“鴻蒙天道”的性命本源和靈魂,又是何等本源力量?
答案顯而易見。
從眾生信仰之力凝聚出的“信仰圖騰”中,就已給出了答案。
當初蘇奕就曾和劍仙孫禳談起此事。
當時蘇奕所談的,便是眾生之力,便是整個混沌紀元的生機所顯化。
是生命道途的一種體現!
可卻因為“道不可明之”的禁忌,讓孫禳都沒能記住多少真相。
只記住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話。
而如今,蘇奕已確切地推測出,鴻蒙天域乃至于整個涅槃紀元真正的“性命本源”,便是生命道途!
并且,生命道途的確就存在于封天臺。
凝聚眾生信仰之力為“圖騰”才能參與封天之爭,早就證明了這一點。
“九種混沌本源,會否代表著自混沌中孕育的一切大道的根?”
“生命道途的存在,會否預兆著,整個混沌紀元實則也像修道者般,在不斷地自我演化、自我蛻變?”
蘇奕坐在藤椅中,默默地思忖著。
隨著道行越高,他對天道的認知早就和以往不同。
或許是因為擁有涅槃、輪回、命運等大道的緣故,讓他早在道祖境時,就已洞察到生命道途的一些氣象和秘密。
在這一點,連劍仙孫禳也沒法比。
畢竟,在大道路上,“看到”和“沒看到”,終究是不一樣的眼界和認知。
故而,蘇奕對整個混沌紀元的認知,也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樣。
時間流逝,蘇奕就那般坐在那,靜靜地思忖著事情,儀態閑散中,自有一股無形的神韻。
不知何時,黑狗已從打坐中醒來,當它看向蘇奕時,卻不禁露出困惑之色。
在它的視野中,那里只有孤零零一個藤椅,卻渾然看不見蘇奕的身影!
義父呢?
黑狗環顧四周,當它以心神和道行全力感應時,才驀地看到,那天穹深處的周虛規則中,竟飄落出一縷縷瑰麗如夢幻般的雷霆電光!
雷霆主殺伐,本該霸烈凌厲,充斥毀滅氣息。
可那些從周虛中飄落的雷霆電光,卻像輕柔縹緲的雪花似的,帶著難以言喻的禁忌神秘氣息,垂落虛空,一路飄落到那一張藤椅中。
也是這一剎,黑狗才錯愕發現,蘇奕一直就坐在那一張藤椅中,身影上下,被雪花似的雷霆電光鋪滿,讓其整個人宛如沐浴在雷芒電光中。
黑狗憑生“不可直視”之感,眼前刺痛,心魂如被雷劈,一如不經意窺見天道,遭受到反噬!
它心中駭然,果斷收起感知力量,這才擺脫那種被天道反噬般的危機感。
饒是如此,還是驚出一身冷汗。
當再次看向那張藤椅時,卻又不見了蘇奕的身影。
這一切,帶給黑狗極大的震撼!
這是身化天道?
亦或者是一身大道與天道在共鳴?
黑狗猜不透。
可它畢竟曾是息壤禁區的主宰,對生命禁區周虛規則力量的了解遠非尋常可比。
它幾乎一眼看出,此刻的
此刻的蘇奕若是愿意,足可以輕松把靈樞禁區的周虛規則力量掌控在手!
若如此,蘇奕將成為靈樞禁區唯一的無上主宰,而那各大主宰人物,都將淪為“臣子”。
再不可能擁有“主宰”的手段!
剛想到這,一道暴喝聲驀地從極遠處天穹下傳來:
“是哪位高人駕臨靈樞禁區,欲竊取周虛天機為己用!這么做,可曾問過我們是否答應?”
遠處雷電閃爍,光焰明耀,顯現出一道偉岸身影,一身道袍,仙風道骨,威勢極為恐怖。
黑狗一眼認出,那是靈樞禁區主宰“昌犼”!論戰力,早在混沌最初時,就位居靈樞禁區前三之列。
“想獨掌周虛規則,成為靈樞禁區的唯一主宰?簡直喪心病狂!”
“玄風死了,不見得就能嚇到我等!”
“諸位,一起出手,阻止那家伙,否則,我們一生道途,都將屈于人下!”
“正當如此!”
……一道又一道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伴隨聲音,陸續有禁區主宰的身影,出現在萬翠嶺附近區域。
有男有女,加上最先抵達的“昌犼”主宰,足有九人之多。
顯然,十大主宰中,除了已經死掉的玄空外,其他九位主宰都到齊了!
他們抵達后,一身氣息席卷,靜心感應下,很快都看到了躺在藤椅中的蘇奕。
那一剎,他們也和黑狗一樣,眼前刺痛,神魂顫栗,一如看到了“天道”,遭受到可怕的反噬。
可越是如此,越讓他們驚怒,意識到那藤椅中的青袍年輕人,分明正在竊取和煉化靈樞禁區的周虛規則!
他們也注意到了黑狗,認出黑狗身份,可此時已顧不得這些。
因為一旦被人煉掉周虛規則,整個靈樞禁區都將徹底變天,而他們這些在靈樞禁區中證道的主宰人物,全都將被失去“主宰”資格!
這讓他們誰能忍?
故而,當他們抵達后,第一時間就出手了!
轟!
各種氣息恐怖的寶物呼嘯而起,帶著滔天般的耀眼神輝,轟向同一個地方。
黑狗不由變色,心中大罵這些禁區主宰不是東西!
自己無法煉掉周虛規則,卻反倒阻止別人這么做,真他娘的無恥!
而就在這一瞬,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在萬翠嶺上空,就像有一層無形的結界力量籠罩在那,當各種寶物轟殺過來,全都被抵擋在外,無法寸進!
那些寶物釋放出的毀滅威能,都被一一磨滅抵消掉,未曾造成任何破壞。
這……
昌犼等九位主宰皆吃了一驚,背脊發寒。
那家伙究竟是誰?
為何恐怖到無須做什么,都能把他們所有人的寶物抵擋住?
之前的時候,蘇奕在這里鎮殺玄空主宰,拳殺定道者意志法身的一戰,早已驚動整個靈樞禁區。
也讓昌犼等九位主宰早有察覺,心中顧慮重重,哪怕在萬翠嶺戰斗結束,他們也不曾前來查探,打算置身事外。
直至察覺到有人在竊取和煉化周虛規則力量,才讓他們全都坐不住,火急火燎地趕來阻止。
哪怕如此,他們也沒人敢大意,選擇一起聯手。
可現在,他們才真正見識到此次的對手是何等恐怖!
恐怖到哪怕他們聯手,竟都無法破開那一層無形結界力量,而對手則猶自坐在藤椅中,一動未動!
這一切,讓誰能不驚?
誰又能不懼?
可他們已經騎虎難下,沒法退避!
“一起出手,和他拼了!”
昌犼一咬牙,眼神瘋狂,“若讓他得逞,咱們別說參加封天之爭,此生道途都將毀于今朝!”
“殺!”
他們再次出手,全力轟擊。
初開始,黑狗還很憤怒很生氣,感到心驚肉跳。
可很快它就注意到,那九個禁區主宰哪怕拼命出手,也都無法撼動那一層無形結界,頓時心中大定。
“一幫老廢物,沒吃飯嗎?再用點力!”
黑狗高抬頭顱,翹著尾巴,大喝出聲,“別讓你家吞天爺爺瞧不起!”
那些禁區主宰羞憤,臉色都黑下來。
他們再顧不得其他,窮盡手段出手,壓箱底的殺手锏都施展出來。
可依舊是徒勞!
黑狗看得眉開眼笑,連連挑唆挖苦,罵那些禁區主宰是中看不中用的镴槍頭,諷刺對方連給他當孫子都不配……
那些言辭極具侮辱詆毀意味,雖然傷不到那些禁區主宰,可卻讓他們氣急敗壞,幾欲抓狂。
這一切,看得黑狗直樂呵。
而藤椅中的蘇奕,自始至終都呈現出一種思忖的神色,靜靜坐在那,一動不動。
仿若神魂出竅,渾然忘我。
唯有其身上,覆蓋的雷芒電光越來越多。像堆積了厚厚一層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