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劍道第一仙 > 第3537章 法外之地
    無論前世今生,除了蘇奕自己之外,他只見過一個真正輪回中重修的人。

    那就是素婉君。

    可如今在這往生國的敬天節中,他卻目睹了一幕幕轉世重投胎的景象!

    誠然,那些強大人物都只重生為凡俗中的嬰孩。

    可別忘了,蘇奕今世也同樣轉世在凡俗之地!

    當年他修行問道時,也曾像在鴻蒙天域凡塵之地那般,世間只存在下五境修行之路!

    這一切,讓蘇奕焉能不震驚?

    但當冷靜下來后就意識到不同。

    自己今世尚能覺醒前世記憶,而按照那綠袍老者等人的說法,他們在往生國投胎轉世后,則將和前世一切都徹底告別,一如展開了另一場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不過,饒是如此,還是讓蘇奕意識到,這往生國發生的一切,極可能和輪回有關!

    輪回轉世,一如生與死的蛻變,是一種堪稱禁忌的生命輪轉之秘。

    這其中牽扯的玄機,可非同小可!

    “該你了。”

    城池上空,綠袍老者開口。

    在他身旁,只剩下那灰白長發女子一人。女子卻沒動,只說道:“我聽說像我們這些從枉死地走出的亡靈,一旦在往生國投胎轉世,之后非但無法覺醒以前的記憶,并且一生都無法離開往生國,否則,必

    會遭遇不測,大人可知道,這傳聞是真是假?”

    綠袍老者道;“縱使這個傳聞是真的,只要能投胎重生,何嘗不是一場解脫?難道說,你想一直被困在枉死地?”

    女子幽幽一嘆,道,“我總感覺,這往生國的轉世投胎有古怪,故而心有顧慮。”

    綠袍老者皺眉。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忽地響起——

    綠袍老者和女子下意識望過去,就見那城池之中,竟有一人走來!

    那人身影高瘦,一身黑袍,須發潦草,每一步踏出,就像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在腳下擴散。

    就那般從繁華熱鬧的城池中走出,卻邁不過了隱世和陽間的界限,憑空來到天穹之下!

    “這家伙,竟能逾越陰陽?”

    女子眼眸一凝。

    綠袍老者則恍然般,說道,“不必緊張,那是往生國的一位接引使者,可以行走陰陽虛實之間!”

    “神巫宗接引使‘祝云’,見過兩位。”

    那黑袍男子邁步而來,作揖見禮。

    “閣下此來有何指教?”

    綠袍老者問道。

    祝云道:“鄙人奉命前來,邀請前輩前往萬古城一敘!”

    綠袍老者一怔,“何人命令你來邀請我?”

    祝云道:“往生仙宗太上長老天鶴大人!”

    綠袍老者動容,“原來是他,你可知道,天鶴道友為何要邀請我?”

    祝云搖了搖頭。

    綠袍老者略一沉默,道,“好,我跟你走。”

    祝云當即從袖口取出一塊秘符,遞給綠袍老者,“這是陰陽無間符,還請前輩收好。”

    綠袍老者渾身一震,倒吸涼氣,“沒想到,天鶴道友好大的手筆,一場邀請而已,竟舍得拿出這等禁忌之物。”

    說話時,他已接過秘符,牢牢攥在掌心,看其神色,難掩激動!

    那女子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忍不住道:“敢問接引使,我能否一起去拜見天鶴大人?”

    祝云搖了搖頭。

    女子頓時急了,目光看向綠袍老者,“道兄,能否帶我一起前往?我還不想轉世投胎,求求你了!”

    綠袍老者眼神古怪道:“你可知道,天鶴道友是何等來頭?”

    女子搖頭。

    她只看出今晚的事情極為蹊蹺,又不甘心轉身投胎,故而想賭一賭,看能否不轉世投胎,又能在往生國中“活”下來!

    綠袍老者指了指天穹那一輪紫色的枉死之月,“天鶴道友還有另一個身份,枉死地的守墓人!”

    “守墓人!?”

    女子驚叫出聲。

    似乎對她而言,守墓人是一個無比恐怖的稱謂。

    半晌,女子才失魂落魄道,“誰敢想象,守墓人不在枉死地,卻在這往生國凡俗之中……”

    綠袍老者眼神異樣,“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這往生國的一切,都不在混沌五行中,隔絕于天道秩序之外,是真正的‘法外之地’,你不了解的事情多著呢。”

    女子震驚地看著綠袍老者,“道兄,你又如何知道這些?”

    綠袍老者只笑了笑,“去投胎吧,轉世之后,就沒有這些顧慮和煩惱 慮和煩惱了。”

    女子神色慘淡,她愈發感覺,如她這樣從枉死地中走出的亡靈,一旦轉世在往生國,極可能并非是什么好事!

    半晌,女子一咬牙,道:“我……我想回枉死地。”

    綠袍老者和那一直在旁觀的祝云也是一怔,明顯都沒想到,這女子會做出這樣的決斷。

    綠袍老者搖頭道:“回不去了,當從枉死地來到往生國,一切都已注定。”

    女子悚然,她仰頭望向天穹那一輪詭異的紫色圓月,道,“我想試試!”

    她一步邁出,扶搖而去。

    綠袍老者和祝云皆未曾阻攔,就那般靜靜地看著,已預料到會發生什么。

    果然,當女子身影還未靠近紫色圓月時,一縷劫光突兀地垂落,輕輕一掃之間,女子的身影剎那間消散不見。

    綠袍老者一聲嘆息,“何苦來哉,這一下可就連轉世投胎的機會也沒了。”

    祝云則說道;“她很聰明,察覺到在往生國投胎轉世并非好事,倒也難得。”

    綠袍老者沉默片刻,道,“就是不知道,天鶴道友這次邀請我,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了。”

    祝云沉聲道:“前輩乃是枉死地的‘地官’之一,和那些在鴻蒙天域混沌之地殞命的‘亡靈’自然不一樣。”

    “不瞞前輩,今夜從枉死地降臨的十二位地官,皆收到了天鶴大人的邀請,并且天鶴大人拿出陰陽無間符,就是為了讓各位安心。”

    綠袍老者沉默片刻,就點了點頭。

    當即,綠袍老者手持秘符,和祝云一起悄然間從虛空中走入城池中。

    一如橫跨陰陽。

    街巷上繁華如水,燈火通明。

    綠袍老者和祝云比肩行走其中,卻無人發現兩者的蹤跡。

    “這次投胎轉世的那些亡靈,依舊要當貢品獻祭么?”

    路上,綠袍老者問道。祝云頷首道,“在枉死地,他們代表著‘死亡’所凝結的大道業果,當他們在往生國內轉世投胎重生,等于又凝聚出了‘新生’的大道業果,也只有這樣兼具‘生死之秘’

    的業果,才能當做貢品來獻祭。”綠袍老者眼神復雜,“生死之秘,嘿,這世上也不知有誰能真正勘破這等玄機!古往今來的歲月里,這往生國中獻祭了不知多少‘生死業果’,可時至今日,好像也

    沒什么變化。”

    祝云沉默了。綠袍老者則自顧自道:“還有那萬古城,自混沌最初時,就已存在于往生國,被視作‘往生之源’,正是萬古城的存在,才讓往生國成為鴻蒙天道之下的‘法外之地’

    ,可如今不還是沒有任何人能真正主宰‘萬古城’?”

    祝云瞥了綠袍老者一眼,“前輩不必套我的話,該說的,鄙人自知無不言,不該說的,就是死,也只會爛在肚子里。”

    綠袍老者笑了笑,“閣下多慮了,閑談罷了,既然閣下不愿意,我自不會再多言。”

    祝云沒有再吭聲。

    綠袍老者也沉默了。

    可此時,卻有一道聲音響起:“兩位還請繼續,我還沒聽夠呢。”

    誰!?

    一下子,綠袍老者和祝云齊齊止步,眼眸齊齊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卻見一個青袍年輕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身后燈影璀璨,正笑著看著他們。

    “這家伙竟然能識破咱們的行蹤!”

    綠袍老者眼眸瞇起來,傳音道,“難道他和閣下一樣,也是一位接引使?”

    “不是!”

    祝云眉頭緊鎖,“往生國接引使者七十二人,我皆相熟,斷不會不認識此人!而在往生國,我可沒聽說過有這樣一號人物!”

    這一刻,兩者心中皆警惕起來。

    往生國很特殊,能識破陰陽之隔的,僅僅只一小撮人而已,而眼下,一個陌生人出現,竟能做到這一步,無疑太反常。

    “敢問閣下是?”

    綠袍老者笑著拱手作揖。

    在他們視野中,那青袍年輕人已穿過街巷,走過川流不息的人群,朝他們這邊走來。

    步履閑散輕松,說不出的從容。

    迎著兩人驚疑的目光,青袍年輕人笑著作揖還禮道;“鄙人初來乍到,對這往生國的事情兩眼一抹黑,只希望兩位不吝賜教!”

    綠袍老者皺眉道,“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青袍年輕人認真道:“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兩位若不愿賜教,可別怪我打死你們。”

    綠袍老者一呆,他作為枉死地十二位地官之一,這輩子還是頭一次被人如此威脅!

    “打死我們?”接引使者祝云則忍不住笑出來,像看白癡般看著蘇奕,“你可知道,在往生國妄談‘死’字,是何等可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