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的瞬間,人已經一個閃身,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特妖班其他人見狀,也跟著離開教室,不多時,一行人再次出現在了之前的試煉場前。
便見試煉場上,姜栩栩站在那里,顯然是在等著他們。
聞人百雪看到她,居然還有點開心,但嘴上卻道,
“你怎么回事?!說好的明天來,這都三天了,你是不是不把我們特妖班放在眼里?”
姜栩栩看著她,表情倒還算平靜,只道,
“臨時有點事。”
至于什么事,她沒解釋,只看向她和她身后的一眾特妖班學生,
“你之前說第二天再來,要換個人重新打擂是吧,我準備好了,你們要換誰來?”
包括聞人百雪在內的特妖班一行人都沒料到她這么干脆,藍鏡更是冷嗤,
“你想來就來?特妖班有特妖班的規矩,你遲到三天,起碼得打三場才有資格進!”
其實沒有這個規矩,不過是藍鏡想故意挫挫這個半妖妖崽的銳氣。
卻不想他故意刁難說的話,對面的姜栩栩卻是神色不改。
看向他,只稍微思考了一下,便點了點頭,
“三場,也行。”
她今天過來,本來也是沖著打架來的。
這三天,她想了很多。
想她和褚北鶴之前的事,想她重新見到他時他看向她的目光。
也想著離聽說的那些話。
她心底郁著一口氣,發不出來,更不知道向誰發泄。
她不打算放棄褚北鶴,應該說,她不可能放棄他。
所以,在重新去見他之前,她必須重新整理好自己。
她想把那股氣,發泄出來。
這里,就剛剛好。
而另一邊,藍鏡一行人在聽到姜栩栩的回答后,都有種受到了挑釁的感覺,而且對象還是一只只有四分之一妖族血脈的半妖!
藍鏡最先冷笑一聲,站了出來,
“這可是你說的,回頭可別說我們欺負妖。”
除他以外,特妖班里又有一人跟著站出,玄枵想了想,也跟著站了出來。
三人三場,說來就來。
......
兩小時后,藍鏡抱著自己被燒焦的尾巴,坐在滿是坑洼狼藉的試煉場上,一臉悲憤。
他死死瞪著眼前明明一身是傷,滿身狼狽卻依舊站在原地的姜栩栩,忍不住破口大罵,
“瘋子!你就是個瘋子!你肯定不是半妖,半妖哪有你這樣打架的?!”
打擂而已,用得著玩命打嘛?!把他尾巴都劈焦了!
這個姜栩栩,肯定是基因突變的!
連著三場對打,他居然還輸給她了,這說出去有人信?
姜栩栩卻不管他,無視掛血的額頭還有那一身的狼狽,只盯著他,問,
“認輸嗎?”
藍鏡當下騰一下跳起來,“你贏了,贏了總行吧?!”
藍鏡說罷扭身走回旁觀的眾人身邊,除他以外,玄枵和另一人身上都明顯帶著傷。
一行人就那樣看著場中的姜栩栩。
好半晌,他們起身,肅立,而后緩緩將中間空出一個口子,這才朝著她道,
“姜栩栩,歡迎加入特妖班。”
姜栩栩看著他們為她讓開的中間的那個口子,終于緩緩地卸去渾身堅持。
然后,她整個人仿佛脫力般,直直往后,呈大字型地倒在坑洼狼藉的場地上。
頭頂是碧藍如洗的天空。
姜栩栩看著天,緩緩笑了。
她又贏了。
你看,哪怕再難,她總是能贏的。
所以,哪怕再難......
對褚北鶴,她不會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