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你就是再一腔熱血,那也沒用。”項燕搖了搖頭:“士兵是人,不是植物,他們是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和小算盤的。”
“若是跟著你打仗,勝了沒好處,敗了有壞處,那誰愿意跟著你拼命?是有受虐喜好?”
“閹狗麾下的士兵之所以敢打敢拼,就是因為閹狗解決了他們的后顧之憂,以及給了他們足夠多的好處。”項燕看著項羽:“在閹狗麾下當兵,打了勝仗能夠得到不菲的金銀獎勵,而且戰死了,家里也可以得到足夠的撫恤。”
“并且閹狗還給士兵的家屬分田,讓他們變成自耕農!”
“因為這些,所以閹狗麾下的士兵才一個個的敢打敢殺,敢賣命。”項燕苦澀的說道:“相比之下,我們楚軍士兵的待遇就差太多了。”
“不僅被克扣軍餉,而且還沒有什么撫恤,打了勝仗也是軍官和世家子弟的功勞,士兵們也撈不到太多好處。”
“這個情況下,我軍士兵要比閹狗麾下的士兵,戰意低了太多。”
“也就是這段時間,在我的要求下,各個世家大族和軍官文官這才收斂了一些,給予士兵足夠的軍餉和食物,讓他們的士氣提升了一些。”
“但相比于閹狗麾下的禁軍,那仍舊差了很多。”
“這也是我為什么覺得我楚軍獲勝幾率不大的原因。”項燕看著項羽:“但這種事情,目前我們楚軍是沒法改變了。畢竟楚王是靠著世家大族經營楚地的,而我項家本身也是世家大族!”
“但若是這戰我軍敗了,那大部分世家大族都會被閹狗清算。”項燕目光灼灼的看著項羽:“你逃到閩粵后,一定要有自己的嫡系,不能再太過依靠世家大族,明白不?”
“伯父,我懂了,我明白!”項羽重重頷首:“我知道該怎么做的,我會好好對待麾下的士兵和軍官的!”
“這就對了嘛!”見到項羽了然,項燕笑著拍了拍項羽肩膀:“那就去準備吧,迎接馬上到來的大戰!”
“我的親衛有三千人,各級軍官基本都是我們項家兒郎,或者是與我們項家有姻親關系的世家子弟所擔任。”
“這些人是值得信任的!”
“他們與我們項家那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項燕目光灼灼的看著項羽:“若是大戰失利,你就帶他們離開。在離開前,你可以開誠布公的和他們談一談。”
“愿意跟你走的,帶走。”
“不愿意跟你走的,這也沒關系,你可以放他們離開,任由他們投降閹狗。”項燕壓低聲音:“記住了,在逃跑時,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一心跟你逃到底的人越多,越好!”
“那些心懷二意的人,他們離開是好事。”項燕說道:“否則等以后逃到閩粵,再和閹狗作戰時,這些心懷二意的人就容易被閹狗策反,給你制造大麻煩。”
“所以你要懂得辨別心腹,一定要拉攏真正意志堅定的,可靠的屬下!”項燕凝重的看著項羽:“只有他們才是你的親信!”
“大伯,我記住了!”項羽重重頷首,謹記著項燕的交代。
“對這種心腹手下,要施以恩義,不僅要賞賜金銀財寶,更要籠絡人心。”項燕拍了拍項羽肩膀:“這些我來不及教你了,等你多帶幾年兵,你就知道了。”
“去吧,準備開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