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坐他的親自開的車,喬知夏還有些異樣感。
這才有點像小情侶之間的約會,不像每一次跟他坐車,都是兩個人坐在車子后座上,車內多了一個司機大哥,就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拘束起來。
可現在,兩個人,哪怕不說話,身心也是松馳的。
“想聽歌嗎?”席九擎突然伸手,點開了一首歌。
竟然是喬知夏最喜歡聽的神秘園中的一首,她一呆,美眸失神的望著男人:“你怎么知道我喜歡聽這首歌?”
席九擎薄唇一彎:“我哪知道,這是我喜歡聽的歌。”
“我以前沒有靈感創作的時候,就會戴上耳機,聽著這首歌來找靈感的。”喬知夏輕笑著說道。
“哦,那還真是有緣份了,我聽這首歌,就是因為想你了,一想你,我就聽,感覺很憂傷,又優美,像是能喚醒心靈的愛意。”席九擎說話間,伸手過來,握住她的手指:“知夏,從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們的緣份就開始糾纏在一起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
喬知夏卻輕哼了一聲:“你這是自找的。”
席九擎苦笑自嘲:“是啊,就是自找的,后來,我總喜歡坐在這輛車里,聽著這首歌,回想跟你的點點滴滴。”
“你想我什么?想著怎么折磨我的畫面嗎?”喬知夏俏臉羞恥一片,其實,雖然當年席九擎對她做的事,都算沒人性,可是,喬知夏發現,自己竟然還有時候,會沉浸其中,可能是因為愛吧,喜歡他,做那件事情,就不會那么的難受。
“當然不是。”席九擎一邊專注開車,一邊又得分心解釋:“我想的,都不是那些事。”
“我們之間,只有那些事,最令人印象深刻,我不信。”喬知夏俏臉一撇,看向窗外:“不然,你還會關注我什么?”
席九擎苦澀一笑,這才幽幽的道出他內心更深處的一些情感。
“你可能并不知道,大部分時間,我躲在樓上,卻不允許你上樓,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你說你喜歡安靜,而我,不該進入你的禁區,樓梯以上的地方,是我不該碰觸的,連打掃,都不歸我管。”喬知夏想到這里,心疼如絞,直接把男人的手給甩開了:“真是越想越氣,當年你這么混蛋,我怎么就沒有反抗過你呢?就算我再生氣,也沒有給你一巴掌。”
席九擎見她又開始悶氣了,他內心一抖,低聲道:“如果你現在想打我,也可以,我不會還手的。”
“我不是那么暴力的人。”喬知夏抿著唇片說道:“我不會家暴你的。”
席九擎一聽,忍不住笑出聲:“好吧,其實,我們根本就是冤家,相互折磨著彼此。”
“別告訴我,你曾經,真的喜歡過我?”喬知夏很驚詫:“你不是恨透我了嗎?恨不得我能去死?”
“當然不是。”席九擎搖頭:“我是一邊恨著你,一邊又了解著你。”
喬知夏一呆,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席九擎知道她肯定很不解,他低頭笑了一聲:“你讓我刮目相看,是因為你在你弟弟這件事情上面,讓我發現,你其實心底很善良。”
喬知夏愣了愣,低頭沉默了起來。
席九擎繼續往下說道:“你弟弟那時候跟人打架受傷后,我看到你哭,哭的撕心裂肺,那種痛苦…觸動了我。”
喬知夏回想過往,她的眼眶也瞬間一紅,自嘲道:“想不到,你還會有同情心?我還以為,你肯定站在旁邊看我的笑話,覺的我和我弟弟有這樣的災難,是活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