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龍王醫婿 > 第3860章 輸不起
“虛無衍氣,道有混元,濁者為地,清者為天
“天佑蒼生,地孕萬物,陰陽二合,道化自然
隨著這幾句話自虛空中傳出,由天地二圣融合的巨大黑白圓形,在緩緩旋轉中,開始涌出一圈萬彩斑斕的火焰。
很顯然,天地二圣已在逆境絕望中,選擇了自燃隕落。
看到這一幕,隱形收集無辜靈魂能量球的元音大神和楚楚,無不動容。
而被阻擋在太素大陣之外的神天,白花仙卻是痛苦萬分,撕心裂肺。
跟隨冒牌江辰而來的一眾帝國戰王,也是一個個怒目圓睜,恨不得現在破陣廝殺,與敵人血戰到底。
包括冒牌江辰,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撼到無以復加,瞪大的眼睛里滿是恐懼。
恐怕就連他也沒想到,天地二圣在如此逆境下,竟然還有如此決然和神通。
這現場,唯獨江辰最忙。
因為他知道,天地二圣即將隕落,將給萬界的低階世界,帶來無法抵抗的浩劫和毀滅。
此事由他一手策劃,自當由他親自來解決。
隨著天地二圣的隕落,天將不在,地將不存,而他手中現在還沒有可頂替天地二圣的大仁大德之圣。
所以,他只能動用大道道源,在真元問道圖上,用虛無霓虹筆將凡是受到天塌地陷影響的低階世界生靈,全部進行平行宇宙置換,以道源衍生虛幻天地,以靈魂的方式暫保肉體凡胎們度過此劫。
當然,平行空間的置換不是完全復制完美的,至少與低階世界生靈原有的空間還是存在一定細微的差距。
但不管怎么說,先保住這些無辜的生靈,將來破解穹蒼浩劫后,再給他們恢復真正的天地,重煥生機。
這是江辰作為后天世界主宰,面對兩難選擇時,能盡最大努力照顧到低階世界生靈們的唯一舉措。
就在這時,天圣的傳音忽然到了。
“大道,我們盡力了,您的最后一項任務,我們也只能用自爆的形式來完成
緊接著,地圣的傳音涌入江辰的腦海。
“江辰,請容許我最后一次這樣叫你,以后恐怕只能以大道相稱了,能與你機緣相遇,是我等的奇遇造化
“然而,我與天圣并非普通生靈,身后還有無數低階生靈需要護佑,天圣抹不下面子,不好開口,那便由我在隕落前厚著臉皮請求……”
“放心,都做好準備了江辰忽然傳聲打斷了地圣:“我自肉體凡胎而來,自然不會忘記自己的根本,所謂神仙打仗,百姓遭殃的事情,在我這里,不存在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只見前方的虛空中,由天地二圣融合的那個巨大黑白圓形,在熊熊燃燒的萬彩火焰中,忽然急速膨脹。
突然,整個太素大陣內外,響起天圣雄渾而威嚴的聲音。
“無極大道,你不以萬界蒼生為念,不以因果劫數自然,縱然你道行無邊,至高無上,即便重回大道之位,也必將受萬界蒼生唾棄
緊接著,地圣的聲音也驟然響起。
“你不過是無極的轉世生靈格,你以犧牲無數蒼生換取重回大道之位,永不可能
“我萬界蒼生雖修為實力不濟,但卻能同心同德,衍生出生靈氣運,這才是真正無可匹敵的自然之道,必將粉碎你的陰謀權術
隨著天地二圣的話音落下,那熊熊燃燒,急速膨脹的黑白圓形,隨著轟隆一聲劇烈爆炸。
剎那間,圍困他們的那條黑色巨龍,立時發出嗷嗷的怒吼,迅速被巨大的爆炸吞噬。
氣浪擴散,整個天網總部,乃至整個太素大陣迅速被黑白氣級急速彌漫,立時狂風大作,一團混沌,陷入極端的黑暗恐懼。
而在這同時,被太素大陣阻隔在外面的神天等人,已是悲憤欲絕,狂怒到了極致,卻毫無辦法。
此刻的江辰在狂風席卷后,心念一動,從一團混沌中找到了兩顆一青一黃的能量球,被他收入空間。
然而,就在他搜尋林霄的下落時,卻震驚的發現,這太素空間里,竟然無影無蹤,一點痕跡也找不到。
難道,師父林霄也在天地二圣的自燃自爆中,徹底灰飛煙滅了?
不可能,他可是擁有兩個本尊的重光霸體,就連清虛都無法奈何他,天地二圣哪怕自爆,也不可能讓他尸骨無存。
就在這時,楚楚和元音大神頂著光盾忽然出現。
“怎么了?”楚楚急忙問道。
江辰一臉凝重的說道:“我師父消失了
聞言,楚楚絕美的臉色露出震驚。
“這不可能呀元音大神也驚愕的說道:“他的實力是高于天地二圣的,縱然天地二圣自爆,也不至于讓他……”
“跑了嗎?”楚楚忽然嘟囔道:“或者,他也無法面對這一切?”
說到這里,她又抓起江辰的衣領。
“你觀察了這么久,目睹了他們生死大戰的全部過程,有沒有察覺出你想要的?”
江辰沉默。
“你說話呀楚楚忽然咆哮起來:“這就是你要的嗎,逼得天地二圣只能自爆隕落,逼得你師父林霄現在不知所蹤,生死未卜
“我知道,你一直在懷疑你師父,你不說出來我也能感覺到,我能感覺到,難道他就感覺不到嗎?”
“江辰,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殘忍毒辣,變得這么陰險狡詐,難道生靈格一事后,你的心魔就永遠無法消除,永遠無法再信任身邊的兄弟故友了嗎?”
面對楚楚劈頭蓋臉的怒斥,江辰依舊一聲不吭。
但是,他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如果僅僅是因為他江辰的個人安危榮辱,他堅定的相信身邊的所有兄弟們。
可現在,他是后天世界之主,他的肩上,擔負著整個后天世界的安危和未來命運。
穹蒼浩劫不破,無極轉世生靈格不除,那么到時候就不是身邊的兄弟們傷心和失望了,而是整個后天世界神靈和生靈們的生死浩劫。
所以,這與信任和不信任無關,和這份責任及輸不起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