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龍嘯九疆 > 第1251章 神祠
“無禮!以為是龍虎山的人,就敢在這里肆意放肆嗎?”
云萊子脾氣爆裂,噌的站起來怒視離去的白若南等人。
他們雖然是天人境界以上,但沒有進入天界,七情六欲還在,只是比凡人清新寡淡點。
當然,他們的清新寡淡,和一些都市大佬差不多,見慣了山巔的風景,面對一些事,一些人,沒有那么激進了。
但不代表他們沒有脾氣,擁有一些凡塵氣的。
尤其云萊子,他是為數不多在修煉地,經常露面的人。
沾染的人氣太多,脾氣也最烈,尋常都是百姓敬畏如神,現在卻被一個小姑娘家家罵了,能不火氣大嗎?
“師爺,我們現在怎么辦?”白若南不理會云萊子的憤怒,反而還瞪了他一眼,問向張照靈天師。
張照靈天師嘆息道:“赤蛟島聚會的這些天人,幾乎是夏國散修全部了,他們不出面,也就預示咱們失敗了
“你們當下只能去涼州盡一些綿薄之力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你們先去吧
一行人就此分開,白若南七姐妹去涼州,張天師去了南疆。
“龍象兄,你看看龍虎山的人都被慣成什么樣了?”
“道家發源地之一怎么了?就能隨意妄議咱們了?”
云萊子氣呼呼的目送白若南消失在洞口,并沒有什么行動。
他脾氣是炸裂,可還是偏向凡間百姓的,畢竟每天來他修煉地腳下焚香禱告的人不少,很虔誠。
可那是靈虛派啊,他也了解過秦江,甚至聚會時,和這兩百多天人都深入探討過。
對秦江在夏國做的那些事,都能說出一二來,知道他成就了大道境,在場沒有人能達到那個境界。
夜天帝實至名歸。
可他不是都消失了嗎?大戰在即消失,任誰也覺得是臨陣退縮。
畢竟靈虛派馬上要開景陵,靈虛派掌教要下來了。
無限接近不死不滅境界的人啊,十個夜天帝能比嗎?
更何況他們呢?
心有余力不足啊,參戰絕對意味著毀滅,千年道果消隕。
注定有結果的戰爭,去干嘛?當炮灰嗎?
其他人也沉默了。
他們說不問世事,可一直在吃凡間香火,怎么可能不知道百姓現在面臨的處境。
尤其白若南紀素素等人的一番話,讓心高氣傲的眾人也覺得羞愧,置身事外,還是參戰?
這事很糾結。
參戰有百分之九十九可能隕落,除非有大機緣出現在夏國。
不參戰,若是靈虛派贏下來后,會拿這幫散修當人嗎?
退一步講,即便靈虛派允許他們進入天界,作為外來人,他們會給洞天福地給他們修行?
凡間百姓還會供奉他們嗎?他們在凡間或者天界都是邊緣人!
投靠靈虛派?云萊子等人有傲氣的,怎么可能投靠?
葉龍象嘆了口氣,心情全無:“如今夏國面臨最艱難時刻,張天師等人控制不住脾氣也是應該的
“今天的聚會到此為止吧,等有機會再聚
他沒有對是否參戰發表意見,第一個起身離開。
“葉兄,你......”云萊子起身,看著葉龍象離去,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
他知道葉龍象也在糾結,可大家都想問問他的態度啊。
換句話說,大家都想讓葉龍象表態要不要參戰。
他們想找個主心骨。
不管參戰或者不參戰,只想得到一個結果。
死一塊死,活一塊活。
就像凡人一樣,小鬼子入侵一個村莊,反抗或者臣服,大家都想聽聽村長的意見。
其實,他們此刻心里都有結果了,只是不想第一個說出來。
一場原本歡騰笑語的聚會,在無盡糾結中結束。
兩百多位散修各自回了自己的修煉地。
葉龍象沒有去西疆鬼蜮荒漠,而是來到了他成為天人時的修煉地,萬清山,山腳有一個當地百姓為他建造的神祠。
門口有一副鍍金的對聯。
上聯:仙德遍及萬方,上下尊卑同景仰。
下聯:云水縱橫瑤臺路,仙風道骨澤國宜。
鍍金大字,頌揚葉龍象幾百年前幫當地百姓阻擋洪水大劫的話。
“其實,我當時只是怕洪水沖毀了我的洞府,并不是為了百姓考慮,可他們卻為我建造了神祠,每天都有人來焚香供奉
“尤其遇到大節日,或者當地百姓有婚喪嫁娶,都會過來給我上貢品
“修道千年,到底修的什么呢?”
葉龍象站在虛空之上,看著那座神祠,陷入了沉思。
須臾,他遙望西涼方向,眼睛微微瞇起,轉瞬消失在原地。
于此同時,云萊子也回到自己的修煉地,東南省的長福山。
“氣死我了,龍虎山那幫小姑娘竟然如此不尊,老夫好歹是天道境天人,瞪眼就能讓他們灰飛煙滅!一點面子不給我!”
“我就不參戰,愛誰誰!”
云萊子很惱火,一路上不停自言自語,可當他來到修煉地半山腰的一座神祠后,愣住了。
這是當地百姓為他而建的神祠,足足有三個足球場那么大,有十幾個仿古殿宇,十分奢華。
此時,正有幾個百姓在焚香禱告。
一個八歲的女娃吸引了云萊子的注意。
女娃眼睛很大,眨著長長的睫毛,有些不解的看著面向神祠跪下磕頭的爺爺,嘟著小嘴道:“爺爺,這座山真有神仙嗎?她能幫咱們殺靈虛派的那些壞蛋嗎?”
“媽媽說這座山壓根沒有神仙,即便有,他們也不會幫咱們,你為何每個月都來呢?”
“胡扯!”老爺子很生氣的阻止,好似嚇到了孫女,趕緊換了一副柔和的話語道:“妞妞啊,爺爺告訴你,這座山真有神仙的
“一百多年前,咱們這里發生了地震,都是這座山上的仙人幫忙,咱們周邊幾百里才免遭滅頂之災,要感恩啊!”
云萊子狠狠愣住了。
他幾乎都忘記那天發生的事了,好像那天正在悟道,地震來襲,震源距離地表很近,許多建筑物都倒塌了,莊家地也塌陷了。
那還是前朝,百姓過的很慘,全靠那點糧食活著。
不過云萊子最后出手,也僅僅是因為地震的動靜擾的他煩悶。
僅此而已,所以他才不怎么記得此事了。
可百姓卻把他當成了救世主,從此以后經常來供奉。
香火很旺,尤其以過年那幾天最甚,香灰能裝一卡車,人頭攢動,十分虔誠。
“嗯!爺爺,這座山的神仙,一定會幫咱們打敗那些壞蛋,對嗎?”小女孩一臉天真的說道。
老頭子笑笑,將小女孩攬在懷中,堅定道:“他一定會幫咱們的,就像一百年前那次一樣,一定會的......”
“嗯!那我也要給神仙爺爺燒香,我也要求神仙爺爺保佑咱們小女孩拿著三根香,在爺爺的指導下,虔誠叩首。
云萊子渾身一震,僵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哎,你們還真是看得起我啊,那可是靈虛派啊,罷了,罷了!吃了你們的香火,那就為你們真正干一件事吧,奶奶的,死就死了!總不能連一幫弱女子都不如吧!”
云萊子轉頭看向了涼州方向,轟然消失在原地。
也就在他消失的片刻,五蓮臺,樂游山,朝瑤峰,流波谷兩百多個洞天福地的虛空之上,皆是爆發了一聲轟鳴。
夏國天空之上霞光萬丈,紫氣東來三千里,浩浩蕩蕩朝涼州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