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寧衿謝景策小說 > 第487章
“吉時已到——”
外頭傳來媒人的喝聲,桃枝仔細為寧衿沾去了眼尾的淚水——哭過的新嫁娘眼尾紅紅的,更添幾分說不出的嫵媚。
她們家姑娘果然怎么看都是好看的,連哭過都這樣好看。
桃枝這樣想著,小心翼翼扶著自家姑娘出了房門上花轎——侯府這邊,因為寧衿沒有兄長,唯一的弟弟又還太小,自然不能被背上花轎。
不過新郎已經騎著高頭大馬在侯府門口等候,甚至不需要下人動手,他就跳下馬去,朝著披了紅蓋頭的新娘伸出手。
親自將人扶上花轎。
今日成婚,謝景策并沒有戴面具,大大方方的露出一小半爬滿詭異黑紋的臉——一半俊美如神祇,另一半則妖冶如修羅地獄的鬼魅,這樣的反差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只讓人覺得望而生畏又忍不住仰望。
二人的手一觸即離,寧衿上了花轎,耳根卻還因為那雙溫熱有力的大手而有些發熱,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她今日晨起太早沒什么胃口,本以為要餓著肚子一整天,誰知道上了轎后才發現這里頭竟然準備了一些點心茶水——還都是她平日里喜歡的。
是誰吩咐的不消說,那隨行的小侍衛在轎外低聲道:“王妃娘娘,王爺說怕您等得太久腹中饑餓,準備了些糕點在里頭備著,讓您先用了墊墊肚子。”
這人看著對什么事兒都看著漫不經心的,今日準備的倒是細心充分。
寧衿忍不住勾唇,低聲應道:“多謝。”
外頭的小侍衛十分不好意思:“您客氣了!”王爺不方便親自來說,他就是個傳話的。
外頭鑼鼓喧天,寧衿很快再聽不到人聲,只有熱鬧極了的鑼鼓聲,金葉子金豆子不要錢一般從喜籃往外撒,引得孩童跟在花轎后頭奔跑追逐,傳來陣陣歡聲笑語。
十里紅妝,八抬大轎。
攝政王迎娶王妃的陣勢甚至比當年太子同太子妃聯姻時還要聲勢浩大的多——況且這人一分錢都不花國庫的,單單是謝家的財富就足夠操辦起一場無人能比的盛世婚禮。
很快到了郡王府。
跨火盆,拜堂......
等一切結束的時候已經入了夜,新人被送入洞房。
謝景策還要招待其他賓客,寧衿一人回房,進屋后桃枝端來一碗雞絲湯面,被燙的手摸了摸耳垂:“王妃餓壞了吧?快用些,廚房那邊說是吊了一天的雞湯,就等您到了用呢。”
寧衿不太好意思:“會不會有些不好?”哪家新嫁娘在洞房吃面的啊......
“廚房的人說了,這是王爺特意交代的,您不吃豈不浪費了?”逢春在一旁幫著卸了沉重的鳳冠,勸道:“一整天什么都不讓吃,嫁個人也挺受罪......況且王爺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呢。”
寧衿捂了捂有些疼的胃,妥協了。
逢春說的對,謝景策都貼心準備了,她不吃白不吃。
不知道等了多久,寧衿靠著床柱都要睡著了,房門才被推開——
謝景策一進婚房,看到的便是燭火下美人睡眼朦朧,大抵是自己還偷偷飲了兩杯酒,醉酒佳人桃紅面,看過來時眸底像是盛了兩汪水,美得不可方物。
謝景策看看空了的酒杯,笑道:“怎么自己喝起來了?”
喝過酒的寧大人不像平常那么冷靜,努力坐正了身子,回答道:“壯膽。”
壯膽?
謝景策愣了一瞬,而后反應過來她在說什么,逗壞的心思起來,重新斟了兩杯酒,一杯給她,二人對飲合巹。
喝畢,男人靠近,二人幾乎鼻尖對著鼻尖,微妙的醉意纏繞著朦朧曖昧逐漸籠罩,他低聲問道:“怕一會兒發生的事?”
寧衿緊張又誠實的點點頭。
太可愛了。
謝景策心里想著,忍不住湊近含住那片柔軟雙唇,一邊含含糊糊的安慰,一邊幫人寬衣解帶:“別怕,第一次應當會很快的。”
寧衿腦子徹底迷糊,一個字兒都沒聽進去,被動承受他唇舌兇猛的攻勢,只覺得要喘不過氣來。
等到再想起這句話的時候人已經快要崩潰,用哭啞了的嗓子罵他:“畜生......你不是說很快的嗎?”
男人低啞饜足的嗓音很快蓋過了嬌吟哭聲:“我是說第一次很快,只一刻鐘而已,可現在又不是第一次了......唔,好姒姒莫哭了,為夫心都要碎了。”
芙蓉帳暖,紅帳下人影綽綽,交疊纏綿。
良宵苦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