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 > 第3384章 影射
    喬梁聽了,目光玩味,淡淡道,“嗯,我知道了。”
喬梁說完看向夏駿玉,“夏秘書,你去忙你的,我這沒啥事。”
在辦公室等著,約莫過了十來分鐘,喬梁聽到了敲門聲,推門而入的正是黃杰。
黃杰的臉色看起來不大好看,兩只眼睛更是毫無神采,喬梁見狀,呀的一聲,明知故問道,“黃縣長,你這是怎么回事,昨晚酒喝多了不舒服嗎?”
黃杰無語地看著喬梁,咬牙道,“喬梁,你何必裝傻,昨晚是你給我挖的坑。”
聽到黃杰自個先挑明了話題,并且還直呼他的姓名,喬梁冷笑一聲,“黃杰,你這是不是倒打一耙呢?昨晚難道不是你先給我挖的坑?有句老話怎么說來著,害人終害己,要不是你先給我埋雷,我能坑得到你?”
黃杰頓時語塞,喬梁的話沒錯,是他自個先不懷好意,怪不到人家頭上。
喬梁盯著黃杰,想著自己了解的整件事情的經過,淡淡道,“黃杰,昨晚的事,你不覺得更像是命嗎?”
喬梁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個,黃杰心里就堵得慌,早上醒來的他,都不知道昨晚喝醉后的情況,先是司機李巖高跟他說昨晚已經按照他的命令給城關所的所長韓云朋發了信息,黃杰乍一聽以為昨晚的事已經成了,第一時間給楚恒打電話,結果楚恒沒好氣地說昨晚的事早就黃了,并且對方也沒給他發后續的指令,黃杰一聽就懵了,趕緊問司機李巖高是怎么回事,而后就聽李巖高說因為遲遲沒接到他提到的所謂‘電話’,生怕耽誤了他的事,就擅作主張給韓云朋發信息了。
聽完李巖高的解釋后,黃杰一口血差點噴出來,真的就像喬梁所說的,這有時候就像是命一樣,可能他命中注定要有這一劫,昨晚本來不應該再有韓云朋后來的行動,但偏偏就發生了!
見黃杰沒有說話,喬梁幽幽地看著黃杰,“黃杰,你現在還有機會,記者的報道還沒發,只要你配合我,你的事我可以幫你摁下來。”
聽到喬梁的話,臉色木然的黃杰終于有了些許反應,抬頭看向喬梁,“你要我配合做什么?”
喬梁道,“黃杰,是不是有人指使你陷害我?你只需要……”
喬梁話沒說完就被黃杰打斷,“喬梁,你是想讓我反過來咬他一口?”
喬梁沒說話,但他的眼神已經給了黃杰肯定的回答,接下來就看黃杰如何選擇了!
辦公室里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黃杰目光變幻,仿佛在做著思想斗爭。
喬梁很有耐心地等著,并沒有急著出聲打擾。
沉默許久,黃杰看著喬梁,“如果我答應你的要求,我能得到什么?”
喬梁神色一動,同黃杰對視著,反問道,“你想得到什么?”
黃杰本想說他希望能保住縣長的位置,但不知道想到啥,突然又沉默起來。
見黃杰不說話,喬梁皺了皺眉頭,正待開口說什么,電話聲突然響了,喬梁下意識地以為是自己的手機響,很快就看到黃杰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對方看了一眼后,就將手機拿到他跟前。
喬梁瞅了一下,目光一凝,楚恒的來電!
黃杰呵呵笑道,“真是說曹操曹操到,你要不要一起聽聽他說什么?”
喬梁盯著黃杰,臉上多了幾分審視的目光,潛意識里認為黃杰想耍什么花樣。
黃杰沒等喬梁回答,當著喬梁的面就接起了楚恒的電話,并且按了免提鍵。
電話接通,楚恒的聲音迫不及待地傳了過來,“黃杰,我剛剛琢磨了一下,昨晚的事,依然有機會。”
黃杰抬頭瞥了喬梁一眼,臉上看不出任何神色,“楚市長,您不是說昨晚的事已經黃了嗎?”
楚恒道,“按咱們原先的計劃,昨晚的事確實是黃了,但早上我聽了你說的情況,我仔細琢磨了很久,這事可以換個方式搞。”
黃杰問道,“楚市長您想怎么搞?”
楚恒道,“黃杰,照你早上跟我說的,喬梁分明是故意挖坑陷害你,你可以到省紀律部門檢舉喬梁,就說喬梁設局……”
楚恒將自己的想法跟黃杰詳細說起來,并且還教黃杰如何編一套盡可能完美的說辭,渾然不知喬梁在這邊將他的話從頭到尾聽了個遍,表面上看似平靜的喬梁,心里邊已經罵翻了天,特么的,楚恒這個王八蛋,一計不成又心生一計,現在竟然還想惡人先告狀,讓黃杰反過來誣陷他。
在楚恒講完后,喬梁看向黃杰,發現黃杰也正在看他,兩人對視了一眼,喬梁面無表情,他倒要看看黃杰會如何回應。
黃杰沖喬梁戲謔地笑了一下,很快正了正神色,沖著電話那頭的楚恒道,“楚市長,這樣一來,如果省紀律部門的人深入調查,那關于昨晚的一些事,恐怕我也很難圓過去。”
楚恒道,“圓不過去的,你只要堅決不承認就行了。”
黃杰沉默了一下,轉而又道,“楚市長,如果我那樣做,喬梁也會對我反擊報復的。”
楚恒道,“黃杰,你還想不明白嗎?昨晚喬梁給你挖坑,說明他沒打算放過你,回頭他肯定會讓記者將昨晚的事大肆報道出來,你這個縣長肯定是別想當了,你難道就甘心被他這么坑了?”
黃杰沒有說話,楚恒的潛臺詞他聽出來了,對方是要讓他豁出去拉著喬梁一起墊背,但這么干的話,他要承受的代價會更大,而楚恒顯然沒有替他考慮過,對方只想將喬梁搞下來,至于他的下場,根本不在楚恒的考慮范圍。
楚恒等了片刻,聽黃杰沒吭聲,不由又道,“黃杰,現在可不是打退堂鼓的時候,尤其是你已經被喬梁坑了,事情到了這一步,更不能這么算了。”
黃杰道,“楚市長,您給我點時間考慮,如何?”
電話這頭,楚恒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但還是耐著性子道,“好,你抓緊考慮,盡快給我一個答復。”
黃杰點頭道,“好。”
楚恒還想說什么,聽黃杰已經先掛了電話,不由咂了下嘴,嘴里罵了一句什么,便將手機扔在桌上。
對于自己想出來的新計策,楚恒也是早上聽了黃杰所說的情況后,重新琢磨了許久,才冒出這個念頭,他一方面要榨干黃杰的最后一絲價值,另一方面,則是心有不甘,章梅的背叛讓他無比憤怒,本不甘心這事就這么算了的他,聽到黃杰還反過來被喬梁給擺了一道,心里更是郁悶,這說明喬梁從頭到尾都在戲耍他。而他費心思將黃杰扶上縣長的位置,還沒充分發揮出黃杰的價值呢,總不能讓黃杰就這么完犢子,本著廢物利用的心思,他希望榨干黃杰的價值,哪怕能給喬梁制造一些麻煩也好。
事實上,如果不是早上黃杰給他打電話過來,楚恒是想不到黃杰被喬梁擺了一道的,昨晚知道計劃失敗后,楚恒氣急敗壞,無暇顧及黃杰的情況,而在他原先的計劃里,沒給黃杰后續的指令,黃杰也就不會讓人采取進一步的行動,但誰也沒想到事情卻陰差陽錯地發展了下去。
真的是應了那句話,人算不如天算,楚恒剛才復盤昨晚整個事件的經過,發現自己計劃中有一些疏漏,比如說信息不通暢,他為了安全起見,很多事情都沒有親自出面,就比如昨晚那兩個記者,他是讓別人安排過去的,對方并不知道最終是要干什么,只是按要求辦事,所以最后鬧了烏龍也沒能及時通知到他這。
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啥意義了,最大的問題還是在章梅身上,如果不是章梅背叛,事情不至于辦砸,但有一點讓楚恒十分費解,他明明已經讓洪婕貼身盯著章梅了,還裝了監控攝像,章梅到底是怎么和喬梁傳遞信息的?這是楚恒復盤整件事的經過時想不明白的一點,他不想放過這個疑問,打算讓人好好查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