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七零嬌嬌女把糙漢老公撩到吐血 > 第1124章 那畜生被殺了
    明珠往前一步()?(),被江鐸拉住了手腕。江鐸湊在她耳邊低聲耳語:“沒必要()?(),他若是訛上你?()?????()?(),即便很容易處理()?(),也會很臟,倒不如,從根源解決問題。”他說著,看了一旁的秦昭昭一眼。明珠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也看向正滿眸恨意的看著自己父親的秦昭昭。她冷靜下來,點了點頭:“秦小姐,康憬之知道你也是受害者,在那場大人不負責任的出軌中,他生了病,失去了最愛的父親,你同樣也失去了最愛你的母親,成了孤兒,所以,他并不恨你。從頭到尾,他針對的,一直都只有秦向榮這個狗畜生,一次次的攪和你的工作,也不過是因為,你賺到了錢,卻都給了這狗畜生花。”秦昭昭愧疚的低垂下頭:“他該恨我的,我的父親是這樣一個敗類,他害康憬之痛苦了二十多年,康憬之就應該恨我的,我若是康憬之,我必然會比他現在做的狠毒千萬倍。”明珠點頭:“你能理解康憬之的苦衷就好,你這父親,我是一定要幫康憬之收拾的,可你的存在,會成為他的底氣,所以,如果你現在答應我,遠離這個人渣,不要再給他任何經濟幫助,那我可以幫你離開這座城市,找一份讓你賴以為生的工作,重新開始。”秦昭昭面上盡是悲痛:“重新開始?可我父親毀了別人的人生,我憑什么逃離這一切,重新開始?我就不配好好活著。”明珠凝眉:“當年的事情不是你做的,你也代表不了你父親,秦小姐,我的提議留給你,你可以回去考慮一下,有了答案后來找我,只是,你不要再管這畜生了,他有手有腳,又做了這么多孽,就算去撿垃圾、要飯吃,也該由他自己去。”秦昭昭恨恨的瞪向秦向榮:“我不會再管他了,我沒有這樣惡毒的父親,我不要他了。”秦向榮抬起手中的酒瓶,就砸向秦昭昭。秦昭昭側身躲過,秦向榮氣急,指著秦昭昭的臉怒罵:“你敢!我是你爹,就算全世界的人可以拋棄我,你也不可以,你的命都是我給的,除非……你把這條命還給我!”“我的命,是我母親給的,你想要還命是吧,那你先把我母親還給我啊,還不了,那你就自生自滅,遭受你真正該受的報應去吧!”秦昭昭憤怒的瞪了他一眼,轉身就往胡同外走去。明珠見這秦昭昭的確已經跟秦向榮撕破了臉,鄙夷的瞥了秦向榮一記,也拉著江鐸的手腕離開。秦向榮追了幾步,卻因為酒精上頭,麻痹著大腦,頭昏腦漲的跌坐在地。他有些惶恐,開始裝可憐:“昭昭,別走,爸爸錯了,爸爸早就知道錯了,可康憬之不原諒我,我也沒有辦法,昭昭,你回來,回來呀……”可這一次,任憑他如何裝哭、裝可憐,秦昭昭也不會再回頭了。幾人走遠,秦昭昭才終于緩緩停住腳步,轉身看向明珠,眼底早就已經蓄滿了淚:“明小姐,我可以……再見見康憬之嗎?我想跟他鄭重其事的道個歉。”“你父親的錯,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_[(.)???♂?♂??()?(),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無盡夏的作品《七零嬌嬌女把糙漢老公撩到吐血》??,域名[(.)????╬?╬?()?()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與你無關。”“不是這個,你說,他討厭我,是因為他撞見我父親和他母親出軌那天,我在外面放風,我……”秦昭昭低頭哽咽:“他們一直告訴我,他們在里面排練新的舞蹈,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我那時候太小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昭昭哭到不能自已,她不知道,自己只是跟著爸爸出門玩了一圈,竟然會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幫兇。她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康憬之的,她從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啊。明珠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今天回去后,幫你問問他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幫你安排時間。”秦昭昭給明珠鞠了一躬:“明小姐,謝謝你。”“不用客氣,我只是中間傳話人,成不成我保證。”“好。”明珠想到什么,又囑咐了一句:“那個大雜院,你不要再住了,這幾天我先給你在別的地方安排個住處,等你想好了要不要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后,再決定未來。”“明小姐,我真的還能離開這里,重新開始嗎?我的人生……真的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呢?”明珠慎重的點頭:“有,只要你愿意,丟下那些不好的過往,抬頭往前看,就走出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能行。”秦昭昭眼淚的淚,不爭氣的往外奔涌,點頭:“好,謝謝你,明小姐,真的謝謝,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我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明珠笑了笑,兩口子跟秦昭昭一起回了那大雜院,秦昭昭沒有什么行李,只拿了幾件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兩口子把她送到了工廠員工單間宿舍,明珠囑咐她,這幾天就安安心心的先住在這里,等想好了答案,隨時來找自己。她還給秦昭昭留下了十塊錢的生活費,秦昭昭不要,明珠說,“這事借給你的,以后是要還的。”秦昭昭這才不再推辭。出門后,明珠囑咐了管理宿舍的員工,每天要按時從食堂打三頓飯,送到這房間里,這才跟江鐸安心離開。兩人了自己去了一趟秦家,看到的秦昭昭的現狀,秦昭昭如今知道了真相,受到的打擊不輕,但她想見見康憬之。康憬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見,我這輩子,都不見他們父女,除非秦向榮那畜生死了,我才會去他的尸體面前,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明珠看著康憬之眼底的堅決,也知道,康憬之這邊應該是說不通了。不過有收獲的是,康憬之并沒有因為自己幫了秦昭昭,而怨懟自己,反倒當做沒聽到這件事。明珠知道,只要秦昭昭不管秦向榮,那康憬之的怨氣,也不會對準秦昭昭,這就夠了。兩人沒再多停留,就從康家離開了,只是明珠也沒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會被康憬之一語成讖。當天晚上,秦向榮那畜生被殺了——無盡夏向你推薦他的其他小說::,:,希望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