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 第三千零九十九章:好像縫在我心臟上
    醫生走后,袁滿打了盆水要給江烈擦臉洗手,被江烈拒絕:“我自己來。”

    “你來什么來,能不能別逞強了。”袁滿在他面前難得強勢:“我是醫生,從現在開始,你必須聽我的。”

    江烈愣住。

    袁滿怕自己壓不住他,又威脅:“你要不聽話,我就跟你爸告狀,反正來之前他就是這么跟我說的。”

    江烈失笑:“你拿雞毛當令箭?”

    “你爸的話可不是雞毛,是圣旨。”袁滿瞪他:“你敢抗旨不遵?”

    江烈不敢。

    老實把手伸出來。

    “這還差不多。”袁滿給他洗手,他手上沾了血,洗了幾遍才洗掉血腥味。

    洗了手又擦臉,擦脖子,擦上身的其他地方,下半身江烈說什么也不肯讓她擦,袁滿只好讓他自己來。

    江烈快速擦干凈身體,換了身干凈衣服。

    袁滿等他好了才進來,把臟水倒掉,染了血的衣服也先拿出去,隨后拿了體溫計給他夾著,弄完這些才有空問吳畏當時的情況。

    江烈當時離他最近,所以知道的最清楚,跟她仔細說了一番。

    袁滿聽完松了口氣,說道:“還好,他的情況本來就比其他人嚴重,今晚能有這個表現,已經是好轉了。”

    江烈也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齊磊他們的表現更好,你的治療方法很管用,明天我打份報告上去,給你記一功。”

    “你都受傷了,我還記一功,不罰我就阿彌陀佛了。”袁滿可不敢邀功。

    “一碼歸一碼,我這是出任務,出任務受傷是常態。”江烈讓她別往自己身上攬。

    袁滿聽了這話卻更難受,她一時沒再說話。

    五分鐘到了,她從他腋下拿出體溫計,沒發燒,但還得繼續觀察。

    “先把藥吃了,然后睡一會,有孫齊他們呢,你不用掛心收尾工作。”袁滿倒了水,拿了藥給他。

    江烈都配合吃了。

    然后被強制躺到床上睡覺。

    他想了想,那群盜墓賊基本都伏法了,孫齊他們留下配合警方押送,應該沒什么問題了。

    遂放心睡去。

    袁滿看了他一會,等他睡熟了又摸了摸額頭,體溫正常,她才出去找威廉,要看看齊磊他們如何了。

    齊磊他們都很好,喝了藥睡的十分安穩。

    兩人出來說話,先聊了后續的治療方案,商討后決定不再加強催眠,就讓他們記住昨晚看到的一切,進行潛移默化的脫敏治療。

    “江烈怎么樣?”聊完這事,威廉問道。

    袁滿:“縫了十三針,他不肯打麻藥,生縫的。”

    威廉倒吸一口涼氣:“他這么猛嗎。”

    袁滿搖頭:“他怕麻藥的副作用,他時常受傷,麻藥用多了,會影響他的大腦反應速度,所以外傷縫合他基本不打藥。”

    威廉沉默了。

    袁滿也沉默了,好一會,她才低低的說了句:“我感覺那些針就像縫在了我心上,我的心臟到現在還疼呢。”

    威廉倏然看向她。

    袁滿垂眸:“別問,我也不知道答案。”

    威廉好笑,抬手揉了她一把:“不知道就好好問問自己,你是心理醫生,最會剖析心理,我只希望你得到答案后不要退縮,勇敢點,江烈值得。”袁滿似乎得到了莫大的鼓舞,她重重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