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神級修煉系統 > 第6127章秦少風獻策
    第6127章秦少風獻策

    那赫然正是從三傳秘冊中領悟而出的天人合一正念神通!

    “阿彌陀佛,清凈無為……”

    伴隨著秦少風的低吟,一股澄澈祥和的氣息彌漫開來。周圍的戾氣邪魔都在剎那間消弭無形,仿佛被蓮花凈化了一般。

    “這……這怎么可能?”

    青云子瞠目結舌,一臉駭然之色。

    他做夢也想不到,秦少風的修為竟如此通玄,連自己這個金丹修士都能輕易鎮壓!

    “佛門凈土,普度眾生。”

    秦少風緩緩睜開雙眼,目光坦蕩,氣質出塵,“青云子,你我本無仇怨。但你執迷不悟,為非作歹,實在是自尋死路!尚不快快歸降,免得自取其辱!”

    青云子聞言勃然變色,雙目噴出兩道精光。

    “秦少風,你少裝腔作勢!本座今日務必要得到那部《魔神圖錄》,誰也別想攔我!”

    他咆哮一聲,突然取出一個漆黑如墨的令牌,重重一甩。

    “噗!”隨著一陣金芒閃過,令牌赫然破碎。

    原來秦少風早已虛點那道神秘符文,摧毀它的魔力。

    “青云子,識時務者為俊杰。你若執迷不改,莫怪老夫不客氣了!”

    只見龍老嫗振振袖袍,一道璀璨劍氣直刺青云子面門。后者猝不及防,倉皇躲閃,狼狽不堪。

    同時,武青云也不甘示弱,祭出一柄犀利長劍,與青云子纏斗起來。

    只聽金戈鐵馬,呼嘯風聲不絕于耳。兩人劍光迸射,霎時間刀光劍影,電閃雷鳴。

    “哼!一個小毛孩子,也配與我青云子動手!”青云子輕蔑地嗤笑一聲,隨手施展一式“魔云蔽日”,漫天黑霧頓時彌漫開來。

    武青云見狀心中一凜,知道這黑霧定是詭異非常。然而除了硬接,別無他法。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道金光陡然閃過。

    “給我破!”

    秦少風揮手祭出正念神通,竟是生生將那些黑霧驅散,護住了武青云周全。

    “多謝秦師兄!”武青云驚魂未定,連聲道謝。

    “區區小技,何足掛齒?”秦少風淡淡一笑,轉而盯向青云子,“青云子,你我斗了這么久,也該有個了斷了。”

    說罷,只聽他口中又開始低吟佛號,掌心涌現一個金色太陽,正是“日炎神掌”!

    那掌印通體流轉玄奧紋路,散發著攝人心魄的氣息。青云子只覺得一股莫大的壓力籠罩而下,仿佛要將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剝離。

    “秦少風,住手!”

    青云子大驚失色,連連后退,“你我本無仇怨,何必如此?我這就離開便是,還請高抬貴手!”

    “哼,想走?沒那么容易!”

    秦少風冷哼一聲,掌心太陽愈發耀眼,隱隱有崩碎虛空之威。

    “秦少風,你若再逼我,休怪我翻臉無情!”青云子咬牙切齒,伸出右手,竟幻化出一柄黑氣騰騰的長刀。

    “魔天屠神刀!你們都給我去死!”

    他瘋狂地嘶吼著,揮刀便朝秦少風斬去。

    這一招似乎用盡了全力,黑氣彌漫,殺機凜然。

    然而下一刻,秦少風卻輕輕一笑,金光閃耀。

    “帝王法相,日炎神掌!”

    話音落下,他猛地一掌拍出。

    驚天動地的巨響中,那柄魔刀瞬間四分五裂,化作點點黑光消散。

    而青云子整個人也被強大的沖擊力掀飛,重重摔在地上。

    “該死!”

    青云子掙扎著爬起,神情憤恨,“秦少風,你給我記住!你們正道,都要遭殃!”

    言罷,他竟趁著混亂突然消失,只留下一串狂笑:“哈哈哈……”

    秦少風想要追擊,卻被龍老嫗攔住。

    “別去了,他定然早有準備,如今已逃之夭夭。”龍老嫗嘆息一聲,“我們還是盡快回宗門,商討后續大計要緊。”

    秦少風眉頭緊鎖,點了點頭。

    秦少風與龍老嫗踏入千萬大山后,立即感受到一股陰郁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宗門。

    山門前,幾個內門長老神色凝重地迎了上來,一張張臉上寫滿了憂慮。

    片刻后,千萬大山的高層長老悉數到齊,將議事大殿圍得水泄不通。龍老嫗環視一周,緩緩開口道:“諸位,想必你們也都知道了,魔道叛徒竟然堂而皇之地闖入我千萬大山!”

    秦少風見狀,連忙抬手示意大家安靜。待眾人心緒略平,他才正色說道:“諸位長老切莫動怒。事關重大,容不得我們意氣用事。”

    “目前我們當務之急,是要盡快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略,既能守住宗門,又能反擊敵人!”

    幾句話說得眾人議論紛紛,一時眾說紛壇,莫衷一是。

    “什么?秦師弟要獨自對付魔道?”

    “這未免太冒險了吧?”

    “莫非秦師弟另有妙計?”

    龍老嫗見狀,連忙拍案喝止:“都給我安靜!聽秦師弟把話說完!”

    秦少風朝龍老嫗微微頷首,接著說道:“諸位長老,你們大可放心。你們可還記得當日在天魔山,我得到佛門傳承,修成正念神 正念神通嗎?”

    “如今我將那《蒼穹九變》與佛門正念悟透徹,融會貫通。區區魔道,又豈能擋得住我這一身正氣?”

    在場眾長老聞言,無不動容。他們自然聽說了秦少風在天魔山的奇遇,得佛祖指點,修得天人合一的正道神通。

    如此通天徹地的修為,還有什么不可能的?

    “師弟此言有理!”

    “不錯,有秦師弟在,我們就算分兵把守也無妨!”

    “既然如此,就這么定了。秦師弟負責奪回《魔神圖錄》,我等則堅守宗門,嚴陣以待!”

    就在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之際,龍老嫗突然面露喜色,顫聲道:“且慢!你們看,天象有變!”

    只見窗外天際,那些凝重的烏云竟漸漸散開,一縷金色的陽光穿云而出,照耀著整個千山萬嶺。

    陰霾褪去,晴空萬里。

    眾人無不驚喜交加。

    這分明是天道昭示,魔道氣數已盡,正道當興!

    而秦少風卻微微一笑,對這一幕似乎早有預料。

    “天意已決,大家還猶豫什么?趕緊各就各位,準備迎戰吧!”

    他目光炯炯,一股無形的威壓彌漫開來,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

    龍老嫗見狀也是頗為欣慰。

    這個少年,終究還是有大氣運在身啊!

    “多謝師尊。”秦少風躬身一拜,旋即挺身離去。絲毫沒有一絲猶疑。

    三日后,秦少風偽裝改扮,悄然來到魔天宗盤踞的黑云山。

    只見這座群山莽莽,云霧繚繞,四周彌漫著濃重的戾氣,不祥的氣息撲面而來。

    “果然人如其名。”

    秦少風冷哼一聲,暗暗將全身修為運轉到極致。雖說自己已經參透天人合一,修得正念神通,但在這等鬼蜮伏藏的地方,仍不敢有絲毫松懈。

    山腳下有一處茅草屋,看起來破舊不堪。

    偶爾有幾個身著黑衣的修士進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

    秦少風神識一掃,發現那屋中竟有不少魔門弟子,氣息渾厚,修為不凡。

    “看來這里多半是魔天宗安插在外的眼線。”秦少風心中一凜,當即打定主意,要想辦法混入其中。

    他深吸一口氣,整理了一番裝束,便大搖大擺地走向茅草屋。

    “站住!什么人?”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伸手攔住秦少風,粗聲粗氣地問道。

    “在下乃靈虛宗的弟子苦竹。”

    秦少風堆起一臉諂媚的笑容,連連作揖,“聽聞貴宗要在人界大事一場,特來投奔。還請前輩引見!”

    此言一出,那大漢愣了一下,隨即冷笑道:“原來是靈虛宗的叛徒!也好,正愁人手不夠,你就跟我來吧。”

    秦少風暗喜不已。靈虛宗乃是修真界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最近被魔道的人滅了個精光,沒想到如今倒成了他的掩護。

    他連忙謝過,緊跟在大漢身后走進茅草屋。

    一進屋,秦少風便見十幾個魔修或坐或立,一個個戾氣沖天,面露兇光。

    “啟稟劉壇主,這小子自稱是靈虛宗的叛徒,想要投奔我們。”

    大漢朝著屋角一個鷹鉤鼻的中年人說道。

    被稱作劉壇主的中年人瞇起雙眼,不懷好意地打量著秦少風:“呵呵,靈虛宗?那個小門小派也配叫宗門?早被我們掃平了!”

    秦少風忍住心頭怒火,低眉順眼地說道:“回稟劉壇主,我苦竹雖出身寒微,但一直仰慕魔道的氣概。”

    劉壇主聞言,似乎很是受用。他陰陰一笑,手指輕叩桌面:“好,好!既然如此,本壇主就給你個機會。”

    秦少風大喜過望,連連點頭哈腰:“多謝壇主提攜!”

    接下來幾日,秦少風表現得極為殷勤,任勞任怨。

    凡事都搶在別人前頭,努力討好劉壇主一干人。

    漸漸地,劉壇主也對這個忠心耿耿的小弟賞識有加,不時讓他去打探一些消息,辦些機密差事。

    轉眼到了天魔法、會舉行的日子。

    這天一大早,秦少風便被劉壇主叫去侍奉賓客。

    “今日賓客眾多,你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萬不可怠慢了客人,丟了本座的臉面!”劉壇主叮囑道。

    “屬下謹遵吩咐!”秦少風忙不迭地答應,心中卻暗暗盤算:這群魔頭齊聚一堂,倒是個打探情報的好機會。定要善加利用才是。

    不多時,魔道各路頭目漸次到場。

    秦少風端著茶盤穿梭其間,時不時停下來添茶倒水。

    一雙眼睛和耳朵卻是不斷在打探著周圍的動靜。

    “聽說青云子那個撲街,竟然在千萬大山栽了跟頭,連個小毛孩都打不過,哈哈哈!”

    一個頭戴烏紗帽的老者捋須大笑。

    “呸!那個廢物,要不是跟了魔尊大人,早被千刀萬剮了!”

    另一個瘦削如柴的修士不屑地啐了一口,“據說千萬大山有一部什么《魔神圖錄》,能列出我等魔道眾人的下落。若是讓他們得了去,還不全都暴露了?”

    提到《魔神圖錄》,秦少風心頭不由得一凜。

    看來此物果然是魔道的心頭大患,難怪青云子會不惜代價也要將其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