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神龍天醫 > 第974章 殺嗐宗老,便是死罪!
“誰是沈竹?”
一位老者走了進來,淡漠的聲音響起。
他的目光,在沈竹、李闖,以及林自達的身上掃視,最終落在了沈竹的身上。
這位老者,正是宰相陳九曲。
在陳九曲的身邊,還跟著一臉苦澀的胡海霆,看向沈竹的目光,也充滿了歉意。
胡海霆是不想來的。
奈何,這是國主親自下達的命令,他身為京都巡捕房的一號,就要協同陳九曲進行抓捕。
出發之前,他就私底下給林自達傳信,讓他先行帶著沈竹離開。
只要沈竹離開了京都,那就不屬于他管轄范圍之內的事情,就能夠避開了。
卻沒有想到,還是慢了一步。
林自達也變了臉色,他來得已經夠快了,可還是慢了一些,讓陳九曲帶著人追了上來。
一時間,他有些焦急。
可他既沒身份,又沒有權力的,就算有心想要幫忙,也是沒有辦法。
“你就是沈竹?”
陳九曲看著沈竹,冷聲問道。
來之前,他見過沈竹的照片,因此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我。”
沈竹淡淡地笑道。
末了,他又問道:“你是何人?”
陳九曲冷聲道:“老夫陳九曲,奉國主之命,前來緝拿你,是你主動跟老夫回去,還是老夫帶你回去?”
沈竹雙眼微瞇,“緝拿我?不知道我犯了何罪?”
陳九曲冷聲問道:“賀道全和常青,是你殺的吧?”
“是我。”
沈竹輕輕點頭。
“殺嗐宗老,便是死罪!”
陳九曲冷冷地說道。
“死罪?有意思……那我想要問一下,若是宗老殘害無辜,又該當何罪?”
沈竹輕笑一聲,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證據確鑿,還想要狡辯嗎?”
陳九曲的聲音很冷,看向沈竹的眼神,也充滿了殺意。
“你誤會了,我沒有想要狡辯。”
“是我做的,我不會否認,賀道全和常青確實是我殺的。”
沈竹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
陳九曲蹙眉,“那你還想要說什么?”
沈竹笑道:“我剛才說了,若是宗老殘害無辜,又該當何罪?”
陳九曲深深皺眉。
他沉聲道:“天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何況是宗老?自當是死罪!”
沈竹點了點頭,“死罪嗎?那就行。”
他頓了一下,話音陡然轉冷,“宗老閣殘害無辜,致使無數人家破人亡,你為何不去抓?”
陳九曲面色微沉,“年輕人,說話是要講證據的!
你說宗老閣殘害無辜,可有實證?
若是拿不出證據,你就是在污蔑,同樣是死罪!”
證據?
沈竹冷著臉,沒有言語。
他是查到了一些證據,但一切都指向了樓蘭組織,并沒有實證是針對宗老閣。
更何況,他就算拿出了實證,又能如何?
別的不說,遠在乾清宮里的那位,會不清楚宗老閣的所作所為嗎?
可就算這樣,對方還是派陳九曲來抓他了。
這已然很明顯了。
對方不在乎真相,只是想要來抓他罷了,以此來給朝臣一個交代。
沈竹的心里,泛起一絲冷意。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乾清宮里的那位能夠做到這一步。
鳥盡弓藏嗎?
可現在,鳥都還沒有滅掉呢,就這么急著將他這張弓卸掉?
如此行為,豈不愚蠢?
又或者……
沈竹心中一動,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或許,那位得知他淪為廢人,便打算就此將他放棄。
還真是好算盤啊!
沈竹的眼里,閃爍著寒芒。
若是換了一個人,又或者他真的廢掉了,還真就讓對方得逞了。
可惜,他是沈竹。
當代鬼醫!
亦是當代冥主!
放眼天底下,有資格治他罪的人,一個都沒有。
國主,也不行!
“年輕人,我再問一遍,你說宗老閣殘害無辜,可能拿得出證據?”
陳九曲的聲音再次響起。
沈竹輕笑了兩聲,“拿得出,拿不出,有什么區別嗎?
就算我拿得出證據,又能怎樣?
你們能夠調轉刀鋒,去把宗老閣都給圍了嗎?”
一連三個問句,讓陳九曲面色變得鐵青。
他如何不清楚真相?
只不過,這個時候,還不是與宗老閣撕破臉的時候,所以只能拿沈竹出來當替罪羊。
他冷哼一聲,“年輕人,任你巧舌如簧,拿不出確切的證據,就別在這里狡辯了,還是乖乖認罪吧!
老夫已經給你機會了,若是你主動跟我回去向國主請罪,或許還有機會保住一條性命。
但,你若是執意反抗,是生是死就不一定了!”
“陳相,此事之中,或許還有誤會,是不是先調查清楚……”
就在這時,胡海霆忍不住開口了。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九曲厲聲打斷。
“抓他,是國主的意思,你想要抗旨嗎?”
“胡海霆,我知道你與他認識,但希望你能認清楚形勢,讓你來協助此事,也是給你機會!”
“你若是膽敢抗旨,就別怪老夫不講情面,先將你拿下了!”
陳九曲的聲音很冷,絲毫沒給胡海霆這位巡捕房一號的面子。
鏘——
隨著這句話音落下,房間里的那些捕快,全都抽出來腰間的戰刀,將其對準了胡海霆。
胡海霆面色難看,牙齒咬得嘎吱作響,看向面前這些捕快的目光充滿了怒火。
這些捕快,都是剛從各地調回來的。
畢竟,京都巡捕房這次的損失太大了,若是招新人的話,短時間內很難能夠運作起來。
最好的解決辦法,都是從地方抽調人手。
胡海霆也是這么做的。
可他沒有想到,這些抽調來的人,才剛一上任,就全都背叛了他,聽從了陳九曲的命令。
這種情形,讓胡海霆有些尷尬,更有些憤怒。
他陰沉著臉,沒再說話。
見他安靜了,陳九曲笑了笑,沒再理會他,轉而把目光重新落在了沈竹的身上。
“年輕人,你還要反抗嗎?"
沈竹淡淡地笑道:“坐以待斃,可不是我的性格。”
陳九曲輕嘆一聲,搖頭道:“可惜了,既然你執意找死,那也就怨不得老夫了!
給我把他拿下!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
ps:明天恢復更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