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 第1670章 你是神明我是人間(17)
    去見宋懿揚?

    我的笑容僵在臉上,神色有些許不自在。

    自從在太清大陸秘境中昏迷后醒來,我便強迫自己不去想他,他就像是我美夢中的一個泡沫,繽紛奪目,卻一戳就破。

    他屬于佛門眾生,卻唯獨不屬于我。

    我不敢去見他,如今不刻意去想,腦海里已經不會再突然出現他的面龐。再見他,怕這些天的克制都會功虧一簣。

    沒有什么是走不出來的,時間就是最好的良藥,雖無法擁有爹爹娘親那令人欽羨的愛情,但我相信有朝一日,會有個人出現在我的生命里。

    到時候,回想今日,就會覺得也不過如此。

    面前的巫瞑沒有催促我,耐心的等我的回答。

    “我不去了,巫瞑。”

    我回答他道。

    巫瞑露出笑容,“好,等我從雪域回來,再來找你。”

    “嗯嗯。”我點點頭,心不在焉的朝他揮手。

    他轉身離開,腳步卻很慢。

    就像是,在給我考慮的時間。

    奇怪,我都說不去了,他為何還要等我考慮,不對,這應該是我的錯覺吧。

    不知為何,我心頭突然生出了急促感,心跳越來越快。

    “巫瞑!”

    我大喊了一聲。

    他停下腳步,微笑著回頭:“小柔兒,你考慮好了嗎?”

    “我……我要去見他!我放不下!”

    我大聲說道,強行壓下了幾個月的情緒仿佛有了發泄口,我對著巫瞑大喊:“狐貍叔叔,帶我去見他!我好想他!”

    話音落下,周圍天宮的場景開始扭曲,仿佛褪去了顏色,我眼前一片恍惚,腦袋像炸了一樣疼得快要裂開。

    “狐貍叔叔……”

    我身體變得無力,仿佛朝深淵不斷下墜的一塊石頭,沉重,痛苦。

    在我搖搖欲墜要倒在地上之時,巫瞑過來將我抱起,然后又將我放在了竹床上。

    我雙眼迷蒙的看著頭頂的竹屋,腦袋昏沉無法轉動,只隱約好像回到了太清大陸,巫瞑帶我養傷的竹屋中。

    為何會回來?

    我失去了思考的力氣,處于半睡半醒之間的狀態,又好像在魂游天外。

    巫瞑走了,外面傳來打斗的動靜。

    地動天搖,正如我腦海中搖動的識海,起起伏伏,我漸漸意識到我可能傷得很重。

    可明明巫瞑已經幫我治好的傷勢。

    我經歷的這幾個月都是幻覺嗎?是魔魘,是了,我心甘情愿的讓魔魘吃掉了我的幻境,所以我的識海受到了重創。

    重創后的識海,產生幻覺很正常,可是……我隱約覺得有什么不對勁。

    那巫瞑呢,在我的幻覺里,他這幾個月里,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我躺在竹屋的小床上,外面打得昏天暗地,卻始終沒有傷及這間脆弱的小竹屋半分。

    而我整個人如同深海風暴上的一葉小小扁舟,飄搖不定,隨時都會被巨浪掀翻,沉入海底。

    生命好像散沙,在指尖流逝,如何抓也抓不住。

    隱約間,我仿佛看見了熾烈的佛光。

    “宋懿揚……”

    是他嗎?

    我自嘲一笑,怎么可能,他怎么會來下界。

    外面的打斗不知何時停下了,或許是因為有結界擋著,我聽不見任何聲音。

    意識越飄越遠,我無力的閉上眼睛。

    眼睛闔下的那一刻,門從外面破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沖了進來,身上帶著清雪般的氣息,他將我打橫抱起,我仿佛聞到了更親密的梅香。

    又出現幻覺了,昏迷的瞬間,我自嘲的勾起嘴角,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

    若是讓宋懿揚知道自己總是這樣肖想他,他恐怕會更加厭惡吧?

    “巫瞑,您對她做了什么!”

    宋懿揚看著懷里已經昏迷過去的龍亦柔,臉色沉如寒冰,冷冷的看著慵懶站在門口的男人。

    巫瞑妖異的俊臉上勾著意味不明的笑:“我能做什么呢,只是做了些能讓我們小柔兒如愿以償的事情罷了,誰叫她是無雙的女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