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司空靖和蘇月汐 > 第2703章 司空公子,惡魔
    第2703章司空公子,惡魔

    凌于行瘋狂求著司空靖,他被摧殘的太慘了。

    但內心卻是想,只要司空靖敢給他下禁制,那么堂堂凌天帝世家就有辦法可以解除。

    到時候,一定讓你百倍千倍,償還回來。

    對此,司空靖又哪能看不出凌于行的想法,他笑了笑道:“不用了,我自己會查。”

    哪怕他以萬獸之主的力量,可以給凌于行下任何人都解不開的禁制。

    但司空靖,是絕不會冒險的。

    正是百盞熄滅了的命燈,凌近帝冷冷道:“凌于行一行百人,全被殺了!”

    或許爹娘就是堅持著活下去,等待著他和玲兒的到來,司空靖不能被沖動沖昏頭腦。

    聽到領頭弟子的判斷,流體宗的眾人覺得有理,便跟上了。

    “帶上君古顯,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因為司空靖身上的魔性,還沒有徹底消退呢。

    但終究,流體宗的領頭弟子還是只能咬牙說道:“司空公子,我們想要追隨伱。”

    “以凌洞威的性子,不是不可能的。”

    君非虹和茂效,從林中騎著巨蜥魔龍迎了上來。

    如今已經確定,爹娘就在凌天帝世家的地盤上。

    領頭弟子道:“追隨確實太危險了,但我們可以跟上去,我們就跟在司空公子身后,這樣哪怕凌天帝世家的人再殺過來,也會被司空公子斬除。”

    所有的妖獸全部隱入暗中,只剩下他們三人一騎,向九霄大帝的地盤方向疾步而去。

    司空靖立于原地,輕聲問道:“你們,為何還不走?”

    司空靖隨意開口,道道劍氣于靖滕九霄劍中,揮動而出。

    現在能殺他們百名凌天帝天才的,在帝傳戰場內除了蘇月仙外,就只有甘寸。

    恐怖滔天的氣息從營地內炸了出來,凌近帝的身影沖天而起,他森然無比地望向了某處,他全身劇烈地顫抖著,他全身殺機爆虐到極點。

    那是被,活活虐死的。

    “你們走吧。”

    “我們看到他虐殺凌天帝世家,他都沒殺我們滅口,就肯定不會亂殺我們。”

    他們就吊在司空靖的后面,跟著前往九霄地盤。

    他沙啞的聲音再響起:“凌洞威,或許并不是覺得爹娘還有什么用處,他只是將爹爹和娘親扔在哪里,作為叛徒的懲罰而讓他們十幾年來……生不如死。”

    九霄大帝地盤所在的外圍處,有一個營地。

    說完,司空靖慢慢轉過身,從一眾凌天帝世家的尸體之間踏步而過。

    這個時候……

    不能急,否則一切都將白費……

    妖獸結界,隨著司空靖的話而解除了。

    司空靖就恨不得將整個凌天帝世家屠光,但他現在只能忍住,他還是要一步步來。

    徒然……轟!

    “是誰干的?蘇月仙、甘寸還是什么大隊伍?”又有人寒聲開口。

    “跟在他身后,至少保證我們不被凌天帝世家的人下那必死的禁制,而司空公子看起來像惡魔,但那只是針對他的敵人。”

    眾人又齊齊看向了領頭弟子,等待他的決定。

    想到十幾年來,被挖去帝脈的爹娘處境。

    后者得到青葉天帝傳承的事情,是君古顯說的。

    流體宗的領頭弟子全身一顫,他開始有些后悔沒有離開了,僅僅司空靖的聲音就讓他通體恐懼到爆炸,仿佛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一頭惡魔。

    “追隨我的話,哪怕離開帝傳戰場也將舉世皆敵,怕是走不出凌天帝世家的地盤。”

    唰唰唰……

    這個營地……

    “眾獸們,打開結界吧。”司空靖沙啞的聲音,傳了出去。

    而他用的不再是九霄的劍法,而是以魔脈之劍殺之,到時候有人來查也不會認為是九霄傳人干的,畢竟周圍還有流體宗的人。

    轉瞬之間,包括凌于行在內的凌天帝世家百名天才,全都斃命于當場。

    連靈影也死了個干干凈凈,沒有半點的遺漏。

    他,必須去尋!

    對此,司空靖忍不住笑了起來,反問道:“追隨我?凌天帝世家要殺我,暗海甘寸等人要殺我,君古顯和他的手下同樣要殺我,你們不怕?”

    他們當然也看到凌于行等人的慘狀,他們對司空靖的敬畏,到了極點。

    司空靖立于巨蜥魔龍的背上,道:“凌天帝世家,離開帝傳戰場后,我不得不深入。”

    九霄帝脈傳人的身份,暫時還不能暴露。

    司空靖說到這里,雙眼再次血絲密布,全身骨頭都在磨響。

    在驚鴻一瞥之間,他們就看到凌于行百人死的太慘了,一個個慘不忍睹啊。

    追隨這么一個惡魔人物,真的好嗎?

    此話一出,幾名凌天帝天才全身狂震,殺機狂涌。

    聽到這話,眾人瞳孔狂縮,還是有點害怕。

    喃喃說完,司空靖慢慢將靖騰九霄劍給收了回來。

    只要有一點點差錯,他萬獸之主的身份就可能暴露,所以凌于行等人必須全滅。

    “咯咯咯……”

    而司空靖一躍踏上了巨蜥魔龍,又一個輕輕擺手。

    正是凌近帝用來控制和收服所有非霸主宗門弟子而建立起來的,他派百人一組出去收人下禁制,收完人就要帶回營地里。

    只要有一點點的差錯,爹娘就可能會死。

    幾名凌天帝世家的天才,從營地內閃身而上,問:“近帝老家主,發生什么事?”

    他緩緩抬頭望向了等在遠處的流體宗眾人,當他的眼神掃過之時……一個個“撲通撲通”落地了,哪怕是領頭弟子也當場就給跪下了。

    司空靖剛剛從結界出來的模樣,太可怕太可怕了。

    他將劍輕輕收回,他盯著凌于行的尸體道:“小事?卻讓我和玲兒從小失去了爹娘,讓無數司空家族遭到連累,你們萬死難以彌補……”

    凌近帝徒然扔出了百盞命燈。

    眾流體宗弟子呆呆抬頭,司空靖是公敵啊。

    之后再由他來個狠狠的威脅,還有統籌安排尋找九霄傳人的方向等等。

    至于司空靖……他們腦子里是有閃過他的模樣,但馬上就否定掉了,可能性不大,但有可能是他組織起來的大隊伍之類的。

    凌近帝寒聲陣陣,隨后便卷起了被他們扣押下禁制的君古顯,離開了營地。

    身后,流體宗的眾人還跪著,直到徹底看不見司空靖后,才慢慢站了起來。

    “魔脈,魔影萬疊劍”

    ……

    而君古顯的作用則是……

    用來勾引君印帝國非霸主勢力等等的,只要以君古顯勾來了君印帝國的人,就直接檢查血脈并且下禁制,再逼迫出去為他們尋找九霄帝脈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