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逃荒后三歲福寶被團寵了 > 第580章 腳底的胎記
自打之前瑞親王拉著他問東問西開始,葉老大就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
如今見到晴天獲救之后,瑞親王兩口子的關心和在意的模樣,根本不像是對救命恩人的樣子。
不知道的說不定還以為他們才是孩子的爹娘呢!
再一想到瑞親王夫妻這么多年都沒有孩子,就跟自己兩口子當初一樣。
他們該不會是覺得晴天長得跟瑞親王妃有些像,所以想收養晴天,跟自家搶孩子吧?
一想到這些,葉老大就忍不住擔心起來。
那可是親王府啊!
無論是錢財還是身份,那可都比葉家高不知多少。
雖然如果本著為孩子好的心態出發,也許是應該讓孩子去更好的地方。
但是相處了快一年的時間,他早就把晴天當做親生女兒一樣了。
這種感情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割舍的。
所以葉老大抱著晴天就往外走,而且越走越快,恨不得離其他人越遠越好。
晴天的一雙小胳膊緊緊摟著葉老大的脖子,小臉兒貼在他的肩上。
“爹,剛才那兩箭是你射的是不是?”
“嗯!”葉老大沒有多說話,只應了一聲。
晴天依戀地用小臉兒在他肩頭蹭了蹭。
“還是爹最厲害了
葉老大聞言,突然脫口而出地問:“那如果別人想讓你當他們的女兒,你干不干?”
“啊?”晴天有些迷茫地抬起頭問,“誰要我當女兒啊?我不已經是你和娘的女兒了么?還可以再給別人當女兒么?”
“不能了,不能了葉老大收緊手臂,抱緊了晴天的小身子,“你永遠都是爹娘的好女兒,爹絕對不會把你讓給別人的,哪怕他們……”
葉老大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瑞親王和瑞親王妃在百姓中的口碑一直都還不錯,他們應該不會做出搶孩子這種事兒吧?
葉老大這邊把晴天給抱走了,葉大嫂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晴天已經安全了,既然是被葉老大抱走的,那也沒什么可擔心的。
她強撐了許久的身體終于還是吃不消了,跌坐在地上連站起來追上去的力氣都提不起來了。
最后還是被葉二嫂和葉三嫂過來給扶走的。
但是瑞親王和瑞親王妃卻一前一后地跟上了葉老大的腳步。
或者更準確地說,是都跟著晴天,想要確認自己心里的懷疑。
葉老大抱著晴天都已經走出去老遠了。
晴天終于忍不住問:“爹,咱們是要這樣走回去么?”
這話把葉老大問得一愣。
是啊,這是在京郊的山上,走回去都不知道要走多久呢!
如今太陽已經越升越高,就算他走得動,晴天如今也經不住這么曬和折騰啊!
但是走都走出來了,葉老大也不想再這樣回去,還要在女兒面前還強撐著面子道:“剛才人那么多不煩么?爹帶你去那邊陰涼的地方坐會兒,咱們清清靜靜地等你慶山叔和四叔過來接咱們不好么?”
“好晴天嘴上答應著,眼睛卻一個勁兒地往后看,想找葉大嫂在什么地方,為什么沒跟上來。
還沒等她找到葉大嫂的身影,就看到瑞親王已經快步追了上來。
“爹,王爺追上來了
一聽晴天這么說,葉老大心底的不安越發強烈。
他越發加快了腳步,幾乎是抱著晴天在山里跑了起來。
瑞親王雖然也習武,不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但是在山林中走起來,根本比不過早就習慣了走山路的葉老大。
眼瞅著就快要跟丟了,瑞親王只得大喊:“葉壯士,你慢一點,別把孩子摔著。
“你先停下來,我有要緊事跟你說
因為事情尚未確定,所以瑞親王也不敢當著孩子的面說出自己的猜測。
萬一最后只是自己多心,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兒,大人們最多是失落傷心,萬一對孩子的心里造成什么影響就不好了。
殊不知葉老大如今最擔心的就是他有事找自己,聽了這話跑得更快了。
瑞親王不一會兒就把人給跟丟了,無奈只得停下腳步,自己一個勁兒地喘粗氣。
而此時,瑞親王妃那邊,因為腳傷沒辦法追上去,便又叫人扶著自己過去跟葉大嫂沒話找話。
葉大嫂跟她聊了幾句之后,突然道:“我有點渴了,老二媳婦,老三媳婦,你們去幫我找點水喝唄?”
葉三嫂站起來道:“大嫂,不就是找點水喝么,還用得著兩個人去,我去就是了
但是葉二嫂卻看出葉大嫂是想跟瑞親王妃單獨說話,便緊接著跟著站起來,拉著葉三嫂的胳膊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真不用,我……”葉三嫂不明所以,還想再說什么,被葉二嫂在胳膊上輕輕擰了一下,這才話鋒猛地一轉,“也對,這里我也不熟,二嫂陪我一起去好一些
見葉二嫂和葉三嫂都被支走了,瑞親王妃也朝自己的人使了個眼色,屏退了所有下人。
此處便只剩下葉大嫂和瑞親王妃兩個人。
葉大嫂開門見山地問:“瑞親王妃,瑞親王和您究竟想知道什么?
“我們都是沒什么文化的粗人,您沒必要一直這樣旁敲側擊了。
“我覺得咱們還是直接把話說開了比較好。
“您覺得呢?”
瑞親王妃沒想到葉大嫂會這樣說,但是也覺得她這話有道理。
于是她便直接道:“你應該聽我妹妹說過吧,我和王爺成親這些年,只生過一個女兒,但是剛出生不久便夭折了,之后我們就一直膝下空虛了
葉大嫂聞言點了點頭。
她此時心里的想法跟葉老大一樣,都覺得應該是瑞親王和瑞親王妃看上晴天了,想要收養晴天做女兒。
當然,晴天這么乖巧聰明的孩子,哪里會有人不喜歡呢!
更何況她長得跟瑞親王妃很像不說,這次還救了瑞親王妃的命。
葉大嫂覺得,如果自己是瑞親王妃的話,也會想要晴天給自己做女兒的。
但即便對方是親王府,她也是絕對不會把晴天讓出去的。
最多……最多讓他們認個干親……
就在葉大嫂滿腦子都是這些念頭的時候,就聽瑞親王妃繼續道:“但其實前段時間我們才知道,我們的女兒當年并沒有死。
“這其中的誤會,一句半句也說不清楚。
“但是根據王爺派人調查的結果來看,我們的女兒很有可能還活著,只是被不知內情的人領養后帶走了……”
聽到這話,葉大嫂的腦子里嗡的一下,感覺有什么東西在里面炸了一樣,根本聽不清瑞親王妃接下來說了什么。
她沉默了半晌,突然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下子站起身,快步朝葉老大剛才抱著晴天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瑞親王妃話剛說到一半,葉大嫂卻突然跑了。
她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連想要追上去都做不到。
葉大嫂追了半天,遇到了正往回走的瑞親王。
看到瑞親王似乎要開口說話,葉大嫂卻根本不想聽也不敢聽。
她直接假裝沒看到人,自顧自地往前跑去。
“……”瑞親王剛張開嘴,眼前的人就不見了,無奈只能繼續往回走。
反正葉家還有這么多人,再不濟還有葉慶山這個大將軍在,總不會找不到人的。
此時大家精神都緊繃了一夜,身體上也都累得不輕,孩子又受到了驚嚇,無論從哪方面看,這件事都不適合在這種情況下倉促地說出來。
還是先回京城,等大家都修整好了之后,再找個機會正式說一下為好。
就算晴天真的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他也想跟妻子商量一下,認她做個干女兒也挺好。
想到這里,瑞親王便加快腳步回到了瑞親王妃身邊。
瑞親王妃神色卻有些慌亂,看到他回來立刻拉住他道:“王爺,我,我剛才跟葉大嫂說了晴天可能是咱們親生女兒的事情,結果她可能是接受不了,就直接跑了。
“這荒山野嶺的,可別出什么事啊!”
“啊?”瑞親王一愣,“你跟她說了?
“不是,你也覺得晴天可能是咱們的女兒?
“你是什么時候有這個想法的?
“虧我還一直小心翼翼地瞞著你,生怕你知道以后接受不了……”
夫妻倆終于坦誠相待地交換了想法。
在聽說晴天腳心有個胎記之后,瑞親王更加激動了。
“當初你生下女兒之后,穩婆抱著孩子出來,我看到過孩子腳底的胎記!
“所以我剛才才一直想讓大夫給晴天脫掉鞋襪檢查一下。
“沒想到卻被葉壯士當成不懷好意了。
“如果能親眼看到那個胎記,我肯定能認出來晴天是不是咱們的女兒!”
瑞親王越說越激動,之前還只是夫妻之間的低聲耳語,最后這話卻已經不自覺地加大了音量。
“姨丈,您說什么?”剛走過來的秦鶴軒聽到這話,整個人都傻了。
“行,娘,放心吧,我知道了葉大嫂挽起袖子開始為午飯做準備。
堂屋里,葉東明跟葉老大已經將葉老爺子葬入祖墳的事兒聊得差不多了。
葉東明便聞到外面飄進來一股香味,抽抽鼻子,肚子便不受控制地發出了咕嚕聲。
他早晨出門太早,這會兒早就餓了。
葉老大見狀起身道:“族長,您先坐會兒,我出去看看飯做的咋樣了
他一出門,屋里便只剩下葉東明兩口子了。
韓春玲看著葉家屋里的擺設,皺眉道:“老爺,這種鄉下地方,什么都沒有,您何苦非要留下吃飯。
“等會兒該不會給咱們喝苞米面粥吧?”
“你懂個屁!”葉東明道,“吃什么重要么?重要的是他家跟秦家認識!
“別說是苞米面粥了,就算一會兒讓你喝刷鍋水,你也得給我喝得高高興興的,聽見么?”
“知道了韓春玲一臉糾結地答應道。
不多時,葉大嫂就把菜端上來擺了一桌子。
葉老太太還道:“族長,都是家常菜,您別嫌棄
“這么好的菜,還有啥嫌棄的葉東明這會兒也不急著走了,第一筷子就先夾了一片肉。
葉大嫂立刻遞過來一碗蒜汁道:“族長,您蘸這個吃
葉東明將肉放入蒜汁里滾了一圈,然后送入口中,立刻就瞇起了眼睛。
“這是什么肉啊?”葉東明品了半晌愣是沒吃出來是什么肉,終于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這是梅花鹿肉葉老太太笑著說,“老大從山上打回來的,老大媳婦鹵的腱子肉,拿來下酒是最好不過了。
“老大,你們兄弟四個,陪族長好好喝幾杯
這酒是之前在天津衛集市上買的,準備給葉東林一家當見面禮的。
如今卻早已物是人非。
葉東明開始還推辭,但是酒香卻一個勁兒地往他鼻子里鉆,手一松就被葉老大塞進來一個酒盅。
“好酒啊!”葉東明聞了一鼻子就忍不住夸道,嘗了一口就更放不下了。
這么好的酒,就算他是族長,也不是天天能喝到的。
想到這兒,他忍不住悄悄打量起葉家人來。
葉家人衣裳都穿得樸素,大部分都打著補丁,看著也不像是多有錢的樣子啊!
倒是之前被葉老太太抱著的小丫頭穿得最是鮮亮。
衣裳像是新做的,不但沒有補丁,反倒還頗為精美。
再低頭看看桌上的菜色,除了鹿肉之外,還做了肘子和五花肉炒木耳,另外還有幾盤素菜。
主食竟然是大米飯,還專門給葉老太太和孩子們熬的小米粥。
這生活條件,看著可比村里其他人家好太多了。
葉東明開始還有閑心想這些事兒,但是幾杯酒下肚之后,興致起來,也沒工夫分析這分析那的,跟葉老大幾個人越聊越歡。
韓春玲早就吃飽了,一邊跟葉老太太聊天一邊等著葉東明。
可看葉東明那樣兒,一時半會兒應該結束不了。
“他們男人喝起酒來就沒個時候了葉老太太道,“要不你去廂房屋里躺會兒?”
韓春玲也的確有點坐不住了,點點頭起身,之前一直放在腿上的衣料滑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