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2章 私生女的生日宴會有人來砸場子

思緒回籠

顧清歡別開眼,壓住心底酸澀佯裝沒看見這一幕。

“姐姐還在生氣嗎?”葉嬌彎腰伸手要去扶,卻被徐俊峰提醒;“你要小心她傷害你!”

葉嬌故作生氣:“俊峰哥哥,我不許你這么說姐姐!”

“好好,我不說了。”徐俊峰無奈,但卻滿臉戒備地盯著顧清歡,眼中警告之意十分明顯。

“姐姐,爸爸已經不生氣了,以后咱們還是一家人。”葉嬌笑容燦爛,像個天真無邪的洋娃娃。

對比落魄,滿頭枯槁神色呆滯的顧清歡,簡直就是小仙女。

顧清歡回過頭忽然看見了葉嬌脖子上的藍寶石項鏈,她眸孔驟然一縮,下意識地抬起手去摸項鏈。

下一秒。

嘎吱!

徐俊峰極快地上前一把握住了顧清歡的手腕,反手一折。

嗚!

顧清歡疼得臉色煞白。

她的手腕竟被徐俊峰直接給捏骨折了。

“我記得剛才警告過你,不許再傷害嬌嬌,否則我饒不了你!”徐俊峰怒斥。

“俊峰哥哥。”葉嬌也是一臉驚恐地往后退了退,躲在了徐俊峰的身后。

徐俊峰立即將嬌人兒攬在身后安慰:“嬌嬌,沒事的,她要是再不聽話就繼續送進去。”

“不行。”葉嬌立即拒絕,又生怕被徐俊峰看出什么端倪,解釋道:“我相信姐姐會改的。”

顧清歡已經聽不清兩個人說什么了,手腕上的劇痛讓她神色有些恍惚,倒在地上被刺眼的太陽照得睜不開眼。

“好好好,今天是你生日,你說了算,不過我絕對不會再給顧清歡傷害你的機會。”

徐俊峰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葉嬌上了車,又讓司機將顧清歡丟在了后備箱。

顧清歡根本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被司機毫不留情地拎起來塞入后備箱。

砰!

后備箱的車蓋關上。

在狹小幽暗的密閉空間內,顧清歡蜷縮著身子,渾身冒冷汗,還要經過顛簸,差點兒就吐出來了。

這一路上昏沉沉的,不記得是怎么被人拽出來的。

她身子癱軟險些沒站穩。

頭頂上方傳來了葉勝國的訓斥:“既然回來了,就給我老實點,再出什么幺蛾子,我饒不了你!”

“爸爸,今天可是嬌嬌的生日,你答應過嬌嬌不能生氣的。”葉嬌纏著葉勝國的胳膊撒嬌。

看著小女兒葉嬌,葉勝國臉上露出了欣慰笑容:“正好,今天徐家父母也來了,可以找個時機將兩人的婚事提上日程了。”

“爸爸……”葉嬌露出嬌羞靦腆的笑容。

“女大當嫁,徐家又是知根知底的,你嫁過去肯定不會錯的。”

父女二人其樂融融,直接忽略了顧清歡。

顧清歡慘白著臉不說話。

“爸爸,俊峰哥哥是姐姐的未婚夫,姐姐會不會生氣呀?”葉嬌膽怯地看了眼顧清歡。

葉勝國卻冷冷一哼:“就憑她這副死德行還想嫁給徐家?癡人說夢,你徐阿姨和徐伯父都是認可你的,有爸爸在,不用怕她。”

葉嬌立即嬌笑地摟著葉勝國開始撒嬌起來,葉勝國也是十分溺愛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好了,晚上的宴會你可要精心準備,到時讓所有人都知道我葉勝國的女兒是如何優秀!”

“知道啦爸爸。”

葉嬌提著裙子扭頭上了旋轉樓梯。

而顧清歡就這么看著葉嬌的身影越來越遠,在葉嬌踏上最后一個臺階上,她清楚的看見了葉嬌沖著她露出了邪惡一笑,眼底全是得逞。

顧清歡怒了,她剛要踏上臺階追上去問個清楚,卻被葉勝國扯住了胳膊:“為了防止你傷害嬌嬌,從今天開始你的房間在一樓后院。”

“爸?”顧清歡愣了愣,這里可是外公留下的別墅,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憑什么讓她住在后院?

葉勝國不顧她的反對,一路很大力氣地將她拽到了后院,房間里放著一張床和梳妝桌,還有掉了漆面的大衣柜,四周的門窗全都用鐵板焊死了。

這哪里是房間,分明就是一個牢籠!

“不,我不要,我要回原來的房間。”顧清歡抵在門口不想進去,這里太壓抑了,壓得她喘不過氣。

葉勝國冷哼,指了指不遠處站著的中年女人。

看著女人,顧清歡瞬間被嚇得臉色慘白,渾身哆嗦,這女人就是精神病醫院的主任。

在她手上有無數種體罰,顧清歡在她面前哭過,跪過,求饒過,可她就像是個冷血無情的機器人。

一遍一遍地加重刑罰,直到折騰得她就剩下口氣兒了,才作罷。

“清歡,今天李主任也是家里的客人。”葉勝國很滿意地看著顧清歡被嚇得發抖的模樣,一遍一遍提醒:“你要是再頂撞我,李主任只能將你重新帶回去了。”

面對威脅,顧清歡哪還敢反駁。

她甚至忘了左手的手腕被折斷地疼,呆愣地蜷縮在屋子里,嘴里機械般的重復。

“對不起,我錯了。”

葉勝國見狀這才滿意,轉頭從懷里掏出一張支票遞給了李主任:“麻煩你了。”

李主任笑瞇瞇地接了:“葉先生請放心,我一定會全力幫助葉家治好大小姐的病。”

“那就好。”

砰!

門被關上了。

她又一次地被關在了狹小的房間內,嘴里背著精神病醫院的規矩,一條接一條。

路過的阿蘭見狀嗤笑一聲還真是瘋了。

這話,顧清歡充耳未聞,仰著頭背抵靠在墻壁上,眼角流淌著眼淚,打濕了臉盤。

她不明白,外公在世時每個人對她都是笑臉相迎。

為什么外公去世之后,所有人都變了臉,最疼她的爸爸動手打她,相信了葉嬌的鬼話。

還有一直對她寵愛的未婚夫丈夫怎么也突然變了心,什么都向著葉嬌,還要和葉嬌訂婚了。

“外公,阿歡好想您。”顧清歡哭了。

她想念外公在世時,不顧一切地包容自己,她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公主,無憂無慮。

才半年而已,為什么這個世界變化這么大?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了交響樂的聲音,還有一群人在唱著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數人合唱,還有拍掌合奏。

被包圍在人群中的葉嬌穿著件白色高定禮服,頭上頂著鉆石皇冠,臉上畫著精致的妝容,像個陶瓷娃娃一樣精致可愛。

葉嬌雙手合十對著三層奶油蛋糕上的蠟燭許愿,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吹滅了蠟燭。

雷鳴般的掌聲響起。

葉嬌露出乖巧燦爛的笑容,朝著臺下鞠躬;“謝謝大家能夠在百忙之中來參加我十七歲的生日晚宴。”

“葉小姐真是女大十八變,像個高貴的白天鵝。”

“是啊,聽說葉小姐學業優秀,是年級第一,葉總真是好福氣啊,有這么優秀的女兒。”

無數人開始追捧葉勝國有個好女兒。

葉勝國臉上也露出了驕傲的神情。

可人群里不知誰來了句:“還是小女兒貼心,不像大女兒瘋瘋癲癲的。”

“就是那個精神病?”

“這么好的日子提她做什么,真是晦氣!”

有不少人是見過顧清歡的,也想起了半年前顧清歡的瘋癲,當即表示了嫌棄。

“也就是顧老爺子保護得好才沒泄露,想想顧清歡做的那些事,真是讓人不寒而栗。”

眾人一邊贊賞著葉嬌,一邊唾棄顧清歡。

徐家父母見時機差不多了,便手牽著葉嬌宣布:“趁著今天這個好日子,也和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徐家和葉家正式給兩個孩子定下婚約。”

拍掌聲絡繹不絕。

眾人紛紛送上了祝福。

葉嬌臉頰露出紅暈,徐俊峰則是滿臉欣喜的手牽著葉嬌,兩個人站在一塊,宛若一對金童玉女。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騷動,伴隨著慘叫聲響起,打破了大廳內的熱鬧。

“先……先生,外面出事兒了。”管家李叔慘白著臉跌跌撞撞走了進來,他粗喘著氣,眼中還有驚恐神色。

所有人都不解,紛紛納悶到底出什么事兒,會把人嚇成這副模樣?

這里可是云城最頂尖的豪宅,安保也是數一數二,誰又敢在這么重要的日子攪和葉家的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