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4章 惹怒厲閻王的后果

葉嬌咬著牙想給自己找回場子,哼哼道:“厲總,你今天來砸場子,不過是看中了顧家的產業,想來分一杯羹,根本就不是為了姐姐好,不論怎么說,也改變不了姐姐是精神病的事實,我代替姐姐和徐家結親,只是履行承諾,又有什么錯?”

“沒錯!眾所周知清歡是個精神病,你就是想趁著清歡意志不清醒,想撈取好處而已,沒想到厲總居然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

葉勝國也跟著附和,其實他心里很明白,顧家的股份的確是在顧清歡名下,只要等三個月后,顧清歡成人那天簽署一份股權轉讓書,他才能徹徹底底的掌握了顧氏集團,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是個掛名的董事長。

也正是這個原因,他才多次叮囑李主任,留顧清歡一條命。

否則顧清歡被玩死了,葉勝國再想要股權就麻煩了。

“精神病……”厲一顧呢喃著,那么活潑開朗的洋娃娃怎么可能會得精神病呢?

這群人為了強占顧家,還真是什么手段都能使出來啊。

厲一顧上前一步伸出手猛地揪住了葉勝國的衣領:“是你給她的定義得了精神病?”

葉勝國被他勒得有些喘不過來氣,雙腳離地,漲紅著臉:“是醫生鑒定!”

“哪家醫院?”

“是……安聯……”

厲一顧轉頭對著韓律說:“馬上召開記者會,起訴安聯醫院!”

韓律點頭:“沒問題!”

葉勝國聞言臉上極快地劃過一抹心虛。

“顧清歡呢,人在哪?”厲一顧問。

葉勝國臉色微變,還未開口說話徐俊峰上前一步用力握手了厲一顧的手,冷著臉說:“厲總,今天的葉家的場子,葉伯父畢竟是長輩,有什么話咱們私底下聊,別讓人看了笑話。”

看著眼前的人,厲一顧極快地松開了葉勝國的衣領轉而反握住了徐俊峰的手腕。

嘎吱!

“啊!”

一聲極清脆的聲音。

徐俊峰沒忍住叫出了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俊峰!”徐家父母驚呼趕來,卻被保鏢擋住了,眼睜睜的看著徐俊峰的手腕被生生給折斷了。

徐父率先回過神:“厲總,有什么話好好說,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俊峰這一次吧。”

厲一顧松了手,拿出助理遞過來的手帕擦拭手,然后將手帕扔在了徐俊峰的臉上,毫不掩飾的譏諷:“徐家怎么會養出你這么個欺軟怕硬的廢物!”

被人侮辱后,徐俊峰臉色漲紅,幾次想要反駁卻被徐父眼神示意制止,他緊咬著牙忍住了。

這時外面已經傳來救護車的聲音,沒一會兒,一支醫療隊走了進來,他們停在了厲一顧身邊;“厲先生。”

厲一顧松開了葉勝國的衣領,大步朝著二樓走,葉勝國見狀慌了伸手去阻撓,卻被助理給強制攔住了,葉勝國急了:“管家,快攔住他!”

彼時的管家哪敢動,他低著頭像個隱形人。

厲一顧在二樓找了一圈,看見原本屬于顧清歡的房間早已經被人霸占,他臉色陰沉沉的。

“厲總,找到了,小姐在一樓后院!”

聞言,厲一顧三步并作兩步下樓,還不忘吩咐:“五分鐘,把臟東西全清理了!”

“是!”

后院門被緊鎖著,他屏住呼吸來到門前看了眼里面,昏暗的房間內依稀能看見狹小的一團身影。

屋子里靜悄悄的,和前廳的熱鬧截然不同。

“不能打架斗毆。”

“不能頂撞教官,要按時吃藥。”

“不能……”

細微的聲音從里面傳來,斷斷續續。

厲一顧眉頭擰得更深,他的手剛碰到門鎖,發出細小的動靜。

“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對不起……”

里面的人像是被驚擾之后受了刺激一樣,在黑暗中不停地彎腰鞠躬,隱隱還帶著哭腔。

他壓低聲音:“打開門!”

助理很快打開了鐵門,光亮攝人,顧清歡嚇地抱著頭,厲一顧大步往前將西裝解開搭在她身上,彎腰將她抱在懷里,呼吸都在顫抖地說:“是我,厲一顧。”

聽著熟悉的聲音,還有鼻尖熟悉的味道,顧清歡愣了愣,甚至還有些不敢相信,伸出右手在他的臉上摸索。

“對不起,我來晚了。”他說。

顧老爺子死后,他忙著對接國外的業務,實在是沒空回來照顧她,加上臨走前和顧清歡吵過一架,聽不得她處處維護徐俊峰。

所以厲一顧屏蔽了任何關于顧清歡的消息。

現在他自責了。

沒想到這幫人居然將人折磨成這副模樣。

“別怕,以后我給你撐腰。”厲一顧抱著骨瘦如柴,輕飄飄的顧清歡,恨不得給自己兩拳。

顧清歡將頭埋入厲一顧懷中,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哽咽道:“我沒有精神病,我不去醫院,我沒有害葉嬌,也沒有推邱阿姨,更沒有推阿蘭……”

她一件一件的數著自己沒有做過的事。

厲一顧默默聽著,不斷的安撫她:“嗯,我相信你。”

“厲總,小姐的手好像斷了。”助理看出不對勁。

厲一顧這才注意到了顧清歡耷拉下來的手腕,他臉色微變,沒說話,將西服拉高擋住了顧清歡的臉,轉過身一步步走了出去。

“厲總,這不妥吧?”葉勝國還想阻擋。

厲一顧的眼中盡顯殺氣,這一刻,葉勝國本能的慌了,往后退了退讓出了路。

厲一顧抬腳上了樓梯,將顧清歡抱上了樓。

“爸,那是我的房間。”葉嬌委屈道。

葉勝國站在樓下氣的不輕,卻拿對方沒轍,葉嬌小聲提議:“爸爸,要不然報警吧,厲一顧私闖民宅……”

這時樓下的韓律提醒:“這棟別墅目前是在顧小姐名下,姓顧不姓葉。”

一句話讓葉嬌尷尬的無地自容。

緊接著醫療隊也沖了上去。

好好的一場晚宴就這么尷尬著,有人想走,可門口卻被一群黑衣保鏢給攔住了。

這些人分明來者不善!

房間內

厲一顧小心翼翼的將顧清歡放在床上:“別怕,讓醫生給你檢查。”

“不……不行。”顧清歡搖頭,死死的拉著厲一顧的手不松,滿臉的恐懼。

“厲先生,小姐現在高燒不退,加上傷口發炎,手腕的傷如果不及時處理,恐怕會有危險。”醫生提醒。

厲一顧朝著醫生使了個眼色,很快醫生趁著顧清歡不備,極快地打了一針鎮定,隨后顧清歡眼神迷離,漸漸地昏睡過去。

他慢慢起身讓開位置,剛才在黑暗里沒看清,現在在燈光下,她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露出的傷痕,縱橫交錯。

有電擊留下的,還有鞭痕,棍棒,刀傷……

厲一顧倒吸口涼氣,臉色越發的陰沉。

“厲總。”助理上前將一段顧清歡從精神病醫院剛出來的視頻遞上前,視頻上,顧清歡跪在地上認錯,還被徐俊峰折斷了手腕,再將她無情地丟進了后備箱。

看完后,厲一顧像是一只狂暴的獅子,隨時都能撲上前撕碎了徐俊峰!

他小心翼翼呵護多年的寶貝,居然能被人這么踐踏。

找死!

“通知徐家掌門人,厲氏撤資!所有葉勝國簽署的合約統統作廢!取消一切顧氏集團跟徐家的合作。”

助理點頭。

樓下

徐家父母坐在沙發上陰沉著臉,尤其是徐父看了眼徐俊峰:“你怎么想?”

“爸,我已經認定了嬌嬌,不可能娶顧清歡那個瘋子。”徐俊峰一臉堅定,今天不論是誰來勸都沒用;“不能單憑厲一顧幾句話,就拆散了我和嬌嬌。”

徐媽媽也認可的點點頭:“嬌嬌的確是比顧清歡強多了,誰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厲一顧是什么來頭,說不定是……”

詆毀的話沒說完,徐父的手機響起。

接通電話。

“喂?”

整整三分鐘,徐父都沒來得及插嘴,只是肉眼可見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電話掐斷后,徐父抬起手朝著徐俊峰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徐俊峰懵了。

“今天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一定要求顧清歡的原諒,否則,我打斷你的腿!”徐父呵斥:“還有,葉嬌想進徐家大門,想都別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