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6章 被當眾羞辱后輿論反轉

厲一顧朝著韓律看了眼,韓律打開電腦以最快的速度擬定了一份生死狀。

看過內容后又叫人打印出來,甚至連印泥都準備好了,他送到二人面前。

“一式兩份,要是有不合理的地方,可以隨時修改,但我要提醒兩位,這份字據一旦簽訂,是具有法律效應的。”韓律說。

徐俊峰率先接過字據,看了眼內容后非常迅速地在字據上簽訂了名字并在名字上按下紅手印,隨后看向了厲一顧:“厲總,只要你和我爸爸道歉認錯,現在還可以反悔,我也可以大度的不計較了。”

聽這話,韓律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眼徐俊峰,見過找死的,還沒見過這么上竿子送死的。

厲一顧可是十幾歲就被顧老爺子丟去了荒人道接受嚴格的訓練,真槍實彈,幾次經歷生死。

在野外甚至和野獸戰斗過,就憑徐俊峰的花架子還想挑釁?

韓律嘆了口氣,對這場毫無懸念的輸贏已經沒心思去觀摩了,他還要去準備下一份文件。

“厲總可別退縮啊,雖然徐俊峰曾拿過全國武術冠軍,但您好歹也試一試啊。”

“話也不能這么說,剛才厲總對徐俊峰動手,我看未必是個花架子。”

“那還不是人家沒防備,才讓厲總得逞的么。”

一群人看熱鬧不嫌棄事大。

徐媽媽擠上前,她對兒子非常有自信,但一想到寶貝兒子的手受了傷,于是說:“這不公平,我兒子的手受傷肯定有影響。”

徐俊峰卻搖搖頭:“媽,我沒事,就算是受傷了也不耽誤。”

他有自信能讓厲一顧對徐家道歉,還能狠狠羞辱對方,正大光明地把剛才的羞辱還回去!

“這不公平!”徐媽媽嘟囔。

厲一顧對著旁邊的助理說了幾句,助理很快拿來了一副手銬,只見厲一顧將一只手伸入手銬里,又將另一端扣在了腰間皮帶上。

“呵!”徐媽媽見狀冷哼說:“不自量力。”

厲一顧用另一只手簽下名字后,挑眉問:“還有什么條件?”

這次沒有人再說不公平了,徐俊峰卻冷笑:“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就別怪我了。”

話音剛落,徐俊峰率先朝著厲一顧攻擊過來。

其他看熱鬧的客人紛紛往后退,將場地給空出來。

“唰!”

還沒有人看清怎么回事兒,厲一顧身子矯健地閃爍,右手朝著徐俊峰的臉頰狠狠揮去。

砰!

徐俊峰猝不及防地被打了一拳,且力道還不輕,險些身子都沒站穩,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嘴里已經嘗到了血腥味。

他摸了摸嘴角,揚聲說:“這次我可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說話間他又沖了過去,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徐俊峰的手被厲一顧緊握著,厲一顧神色淡然。

可徐俊峰的臉色漸漸扭曲。

伴隨著的還有細微的粉碎聲,徐俊峰強忍著痛苦表情沒有叫出聲,他驚愕地看向了厲一顧。

“俊峰哥哥快打呀,別謙讓了。”葉嬌在臺下揮手吶喊。

徐俊峰想要抽出拳頭,卻發現手早已經被人牢牢攥住,密不透縫,根本抽不回來。

他抬起頭對上了厲一顧似笑非笑的瞳孔。

倏然,心里咯噔一沉。

下一秒,厲一顧抬起腳狠狠地踹在了徐俊峰的肚子上,因為他的手還被厲一顧攥著,所以身子并沒有被踹飛,而是呈現出一百八十度趴著的角度在空中停頓幾秒后,又重重地落在地上。

“嗷!”

這次徐俊峰沒忍住叫出聲,伴隨著的還有飛濺的鮮血。

“兒子!”徐媽媽慌了,急著要上臺。

徐俊峰卻呵斥道:“媽,我還沒有輸!”

無奈,徐媽媽退了回去,厲一顧也松開了手,讓徐俊峰獲得短暫的自由。

徐俊峰擦了擦嘴角強撐著站起來,他覺得五臟六腑都在劇烈地燃燒,礙于面子,他強撐著沒有倒下。

“什么武術冠軍啊,也不過如此嘛。”有人嗤笑。

“還以為是什么巔峰對決呢,原來是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真是丟臉。”

面對人群的嘲笑,徐俊峰緊咬著牙再次朝著厲一顧沖了過去,厲一顧閃身避開,一把拽住了徐俊峰的手腕。

嘎吱!

清脆的響聲。

再抬腳狠狠地朝著徐俊峰的膝蓋處踢了過去,又是一聲嘎嘣脆響,徐俊峰毫無招架之力。

“厲總,我們認輸了!”徐父沖了過來。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花架子徐俊峰對上了厲一顧的狠厲,根本就不是對手。

再打下去,厲一顧能把人給打死。

徐俊峰十分不甘心地趴在地上,幾次掙扎要起來,兩只手腕和膝蓋都無力支撐他起身,最后還是徐父將他扶起來。

厲一顧慢悠悠的解開了手銬,居高臨下鄙夷地看向了徐俊峰。

這眼神刺激的徐俊峰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你趁人之危有什么能耐,我今天喝多了酒,改天……”

“夠了!”徐父呵斥住了徐俊峰的后半截話,傻子都能看出來,厲一顧身受了的,肯定是秘密訓練過的。

徐俊峰極度不甘心地看著徐父,徐父卻說:“輸了就是輸了,別找理由,厲總,你說該怎么辦?”

厲一顧嗤笑:“跪在顧家門口三天三夜,喊一萬遍自己是個背信棄義的偽君子,這件事就算揭過。”

“不可能!”徐俊峰大喊。

他也不催促,只是將目光看向了徐父:“三分鐘考慮時間。”

這眼神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脅。

一邊是兒子的尊嚴,一邊是徐氏集團的未來,徐父短暫的考慮之后,他咬著牙說:“就按照厲總的意思辦!”

“爸!”徐俊峰怒了。

徐父深吸口氣說:“徐家已經沒有選擇了,你想要贏,就只能隱忍,等顧清歡醒來,這就是你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聞言,徐俊峰的臉色異常地難看。

緊接著厲一顧目光落在其他人身上:“十分鐘后大門打開,想走的人隨時可以走。”

“你又在玩什么把戲?”葉勝國蹙眉:“好端端的宴會被你攪合成這個樣子,你真以為你自己能夠只手遮天?”

厲一顧笑了,璀璨的燈光下他的笑容竟然有幾分妖異,令人不自覺的心驚膽戰。

短短一分鐘后,宴會廳里響起無數個手機鈴聲,在場的人紛紛掏出手機。

“喂?”

“什么?”

“怎么會這樣?”

“這不可能!”

無數個驚訝的聲音響起。

又過了兩分鐘左右,接電話的人少了一大半,他們不約而同地看向了葉勝國。

“葉總,你既然不能代替顧氏集團做主,那投資出去的項目該怎么辦?”

“葉總,你也太不仁義了。”

葉勝國懵了,怎么所有人都在指責自己?

“葉總,你偏心也有個度吧,顧老爺子在世的時候,顧家大小姐還是個正常人,怎么沒幾個月就變成精神病了,還有徐俊峰明明是顧小姐的未婚夫,怎么會讓小女兒鳩占鵲巢?”

“就是,一個私生女還敢大搖大擺地爭奪顧小姐的未婚夫,小小年紀不知羞!”

辱罵聲瞬間將父女二人淹沒。

葉嬌小臉一白,不明白剛才還夸贊她的這些叔叔阿姨,怎么會一轉眼就指著她鼻子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