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8章 小心將你們全都掃地出門

天蒙蒙亮,顧清歡迷迷糊糊睜開了眼,她聞著鼻尖熟悉的氣息,腦袋亂糟糟的回憶。

感受到了懷里有動靜,厲一顧才將手上的文件放下,也跟著動了動胳膊,語氣調侃道:“你終于醒了。”

顧清歡聽著頭頂上方傳來的聲音,下意識的后退,仰著頭跌入一雙如沐春風般眼神中。

“厲一顧?”

“嗯。”

“你怎么在這?”顧清歡還有些發懵,又像是在現實又像是出現了幻覺。

她伸出手想摸一摸厲一顧的臉,卻發現左手手腕被包裹的嚴嚴實實,愕然想起來。

昨天她從精神病醫院被徐俊峰給帶出來,是徐俊峰擔心她會傷了葉嬌,所以,將她的手腕給折斷了。

顧清歡冷著臉,環顧一圈,偌大的房間竟熟悉又陌生,明明是她的房間布局。

可很多擺設都變了,是葉嬌的東西。

顧清歡死死的咬著唇,昨天還是葉嬌的生日宴會,她聽見了很多人在齊聲祝福。

看著顧清歡小臉一寸寸蒼白,厲一顧就猜到了肯定是陷入不好的回憶,趕緊打斷:“從今天開始你好好休養,以后我給你撐腰。”

她低著頭沉默了幾分鐘后,抬起頭,眼神堅定的看向了厲一顧:“我不像再懦弱下去了,有些事我想自己去解決。”

“好!”

厲一顧緩緩站起身,抬起手摸了摸顧清歡的腦袋:“你盡管放手去做,天塌下來,還有我給你撐著。”

“謝謝。”顧清歡小聲呢喃。

仔細聽時就能發現聲音還有些哽咽。

他也未戳破。

“阿歡,我還有些其他事處理,你一會吃點早飯。”他指了指三樓:“我就在樓上辦公,有任何需要隨時喊我。”

顧清歡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

直到聽見了關門聲,她才抬起頭,淚水已經模糊了視線,她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才鼓足勇氣站起身。

正好是窗臺位置,輕輕一瞥竟然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就跪在了顧家大門口。

那是她愛了好多年的青梅竹馬。

嫁給徐俊峰,是她十幾年的夢想,她也幻想過以后做個相夫教子的好妻子。

看著徐俊峰身子矮了半截跪在了大門口,她心里竟有些酸澀,那樣意氣風發的貴族少爺,此刻被迫跪在那,被人注視著,肯定不好受吧?

顧清歡整理好情緒后,推開門就看見李媽手里拿著早點,沖她溫和的笑:“小姐醒了。”

“李媽?”她驚喜。

李媽一直都是照顧外公的,自從外公去世后,私下和她提過身子不太舒服,想回去和家里人團聚。

顧清歡雖然舍不得,也不能強人所難,給了李媽一筆錢后就將人放走了。

沒想到李媽還能回來。

“都是先生的意思,小姐受苦了。”李媽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她是被厲一顧請回來專門照顧她的。

更沒有想到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小姐受了這么多委屈。

李媽甚至有些懊惱,當初就不該走,這樣小姐就不會被人作踐了。

“李媽。”顧清歡一頭扎入了李媽懷中,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又破防了,聲音哽咽帶著濃濃的不舍。

聞著李媽身上的香味,顧清歡仿佛找到了依靠般。

“小姐這么大了還撒嬌呢。”李媽笑著打趣。

“顧清歡!”

樓下忽然傳來了葉嬌的聲音。

打斷了兩人的敘舊,顧清歡小臉一白,她明明已經接納葉嬌了,也處處拿葉嬌當做妹妹。

有什么好東西也會想著給葉嬌分享。

卻沒想到葉嬌私底下居然背著自己勾引了徐俊峰!

“小姐,葉嬌會撒謊演戲,你不要被她的表面給騙了。”李媽一眼就看穿了葉嬌的花花腸子。

那點小手段也就在葉勝國和徐俊峰面前好用,她曾經提醒過小姐不要相信。

每次葉嬌委屈的抹兩滴眼淚,小姐就會心軟,幾次上當,還會給葉嬌撐腰。

殊不知葉嬌在外經常打著顧家二小姐的名聲胡作非為,讓人以為葉嬌實際上是葉勝國和太太生的女兒,只是小時候身體不好,所以養在外頭。

這些話她和小姐提過,可惜,小姐沒當回事。

顧清歡點頭:“李媽放心吧,我不會再相信她的鬼話了,這些日子我不在,有很多東西我要討回來。”

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也遭受了那么多非人的折磨后,她現在非常清醒。

于是顧清歡慢慢的走下樓梯,看著葉嬌還穿著昨天的晚禮服,不同昨天的精致,現在就像是披頭散發的乞丐。

臉上的妝容早就花了,眼影暈染了整個眼部周圍,看上去還有些滑稽。

“顧清歡,你終于舍得醒了。”葉嬌咬牙切齒的說:“你知不知道爸爸和俊峰哥哥為了你的事,都被人狠狠利用了,你還不快去找俊峰哥哥賠禮道歉!”

顧清歡蹙眉。

“還有,我要你立刻以顧家繼承人的身份,去一趟顧氏集團,給徐氏集的項目重新簽訂回來!”

葉嬌理直氣壯的命令道。

一旁沙發上坐著的葉勝國也是重重哼了哼,表示認可了葉嬌的話:“清歡,你別分不清里外,被人利用了。”

聽見葉勝國的聲音,顧清歡心里涌出一抹恨意。

疼愛了她十七年的爸爸,卻聯合外人算計自己的親女兒,真是意外!

“還愣著做什么,你想氣死我?”葉勝國見顧清歡遲遲不動,沒好氣的吼了一聲。

顧清歡卻是嘴角翹起了一抹譏諷,沿著旋轉樓梯慢慢的下來,手腕上的疼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自己,這六個月發生的事。

“葉先生,你是以什么身份在命令我做事?”顧清歡挑眉問。

一句葉先生讓葉勝國愣了愣,隨即便是怒火上漲,蹭的站起身就要沖過來:“顧清歡,我是你老子,我就是這么教養你對待長輩說話的嗎?”

顧清歡冷呵。

“爸爸,您消消氣,姐姐肯定不是故意的。”葉嬌忽然收斂了脾氣,上前拉住了葉勝國的胳膊,轉過頭對著顧清歡使眼色:“姐姐,你就別惹爸爸生氣,快和爸道歉,爸可是坐在沙發一整晚,我們都很擔心你,咱們才是有血緣的親人,你別被人挑撥了。”

葉嬌還想伸手去拉顧清歡,卻被對方后退一步避開了,葉嬌的手落在半空。

她立即委屈的看向了葉勝國,紅著眼眶,硬是擠出兩滴眼淚。

“爸爸,姐姐是不是還在記恨我搶了俊峰哥哥?”

看見小女兒受委屈,葉勝國臉上立馬就露出了心疼的眼神,將人攬入懷里,溫柔的安撫。

這一幕深深刺痛了顧清歡的眼睛,她長這么大,葉勝國從來都沒有抱過她。

每次哄她,都是用名牌的包包,鞋子,禮服。

她也不止一次的安慰自己,爸爸是個粗心的人,不擅長這種親密的方式,漸漸地也就釋懷了。

今天她卻發現,葉勝國不是不會,而是吝嗇對她這樣。

“姐姐,徐家和葉家有婚約,我只是不想失信于人,所以才代替你,你如果生氣,打我也好,罵也好,千萬不要為了和爸爸作對,信了外人。”葉嬌說。

顧清歡回過神,她忽然冷笑:“和徐家有婚約的明明是顧家,什么時候變成了葉家了?”

葉嬌臉色微變。

“你想搶走徐俊峰就直說,何必往我身上推,我姓顧,你姓葉,我們之間可不是姐妹,你別亂認親戚。”

“姐姐……”

“混賬!”葉勝國看著小女兒噼里啪啦的掉眼淚,心疼極了,抬手就要朝著顧清歡臉上打。

顧清歡蹙眉。

“爸爸不要!”葉嬌上前一步將這個巴掌結結實實的接下來,白皙的小臉上瞬間就涌現了五個清晰的巴掌印。

“嬌嬌!”葉勝國愣了,趕緊去摸葉嬌的臉,忍不住埋怨道:“你澤呢么擋出來了?”

葉嬌卻搖搖頭:“爸爸,我沒事,姐姐身體太虛弱了,而且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不對,姐姐正在氣頭上,只要能讓姐姐消消氣,我做什么都不愿意。”

又是這句話,顧清歡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

每次顧清歡被迫犯錯之后,葉嬌都會站出來擋在她面前,將錯誤都承擔了。

還說什么好姐妹就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漸漸收服了顧清歡。

現在想想,那些錯根本不是她犯下的,葉嬌沖出來擋住,反而落實她驕縱任性的罪名。

“你呀,就是太懂事了,處處討好她,可她什么時候拿你當妹妹?”葉勝國怒不可遏的看向了顧清歡:“鬧也鬧過了,是不是該收斂脾氣了,徐家畢竟和顧家是世交,讓小徐就這么跪在顧家大門口,這讓外人怎么看顧家?”

葉勝國命令道:“你親自去扶小徐起來,再給小徐賠罪。”

看著葉勝國自顧自的說著,顧清歡覺得覺得有些好笑,他什么時候問過自己的意見?

“葉先生不說,我倒忘了,徐先生為什么要跪在顧家大門口?”

她剛醒來,很多事都不知情,尤其是昨天在宴會上的事,但她能確定讓徐俊峰心甘情愿的跪在顧家大門口的只有厲一顧。

肯定是徐家有什么把柄被厲一顧給拿捏了。

否則,徐俊峰那么驕傲的人,絕對不會乖乖跪著。

“你!”葉勝國怒瞪著顧清歡:“讓你就去,哪來這么多廢話。”

顧清歡笑了笑,起身走了幾步,葉勝國見狀松了口氣,心里想著這個女兒從小就沒主見,還不是乖乖聽自己的。

可下一秒,他就看見了顧清歡坐在了沙發上,接過李媽遞過來的牛奶,慢悠悠的喝起來。

“顧清歡,你拿我的話當耳旁風?”葉勝國氣道。

慢吞吞的喝了大半杯牛奶,又吃了一塊李媽親手烤的香酥卷兒,填飽了肚子后,整個人也精神多了。

“姐姐,是不是只要我離開了,不和你爭,你就去找俊峰哥哥和好?”葉嬌眼眶含淚,聲音哽咽。

那模樣要多委屈就有委屈。

顧清歡搖頭:“我不要的垃圾,你撿走了,又送回來,當我是什么?”

葉嬌愕然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剛才顧清歡將徐俊峰比喻成垃圾?

或許別人不知道,但葉嬌卻明白顧清歡有多喜歡徐俊峰,只要有關于徐俊峰的事,哪怕是再不合理,顧清歡都會想辦法促成。

徐俊峰皺皺眉,就足夠顧清歡難過好幾天。

“姐姐,你……你在說什么呢,是不是你和俊峰哥哥鬧了什么誤會,你這么說要是被俊峰哥哥知道了,會傷心難過的。”

顧清歡嗤笑:“你們昨天都要訂婚了,現在又往我身上扯什么,當我是什么,他想要就要?”

葉嬌被幾次懟的下不來臺,摸了摸臉上火辣辣的疼,想著現在有求于顧清歡,所以只能隱忍著脾氣。

“姐姐你是不是忘記吃藥了。”

吃藥兩個字就像是觸碰了顧清歡的逆鱗,她的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起來。

見狀,葉嬌心底舒坦多了。

賤人就是矯情,非要刺激兩句才好受。

“啪!”

顧清歡蹭的起身,用右手狠狠的打了葉嬌一巴掌,葉嬌懵了,完全沒有想到顧清歡會打自己。

“葉嬌,這里是顧家,還輪不著你來教我怎么做事,你記住了,你今天所有擁有的一切全都是來自顧家,是我施舍給你的,你就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

說完這一切,葉嬌的臉色一寸寸的煞白。

別人可以提及私生女的身份,唯獨顧清歡不行,她在心里一直將顧清歡當成對比。

更想將顧清歡壓在腳底下。

現在卻被顧清歡揭開了傷疤,葉嬌氣的渾身發抖。

同時這話也深深刺激的葉勝國,他的臉色同樣很難看:“顧清歡,你在胡說什么,什么你的顧家的,咱們都是一家人!”

“葉先生!”顧清歡轉過頭,用一種很平靜的眼神盯著葉勝國,再也沒了往日的崇拜溫和,只有冰冷。

這眼神看的葉勝國有些頭皮發麻。

“你別忘了你入贅的身份,從今天開始,如果再逼著我作什么,我會將你掃地出門!”顧清歡一字一句認真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