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9章 渣男不知悔改倒潑臟水

顧清歡!!”

葉勝國惱羞成怒的看向了顧清歡,恨不得掐死她;“你別以為有厲一顧給你撐腰,就敢這么和我說話,我永遠都是你老子!”

這一次,顧清歡并沒有在乎葉勝國的盛怒。

也沒有拆穿葉勝國為什么要算計自己。

她懶得質問了。

“葉先生,我說的可是云城人盡皆知的事實。”她仰著頭,枯黃的臉龐上顯示著幾分倔強。

“誰不知道外公活著的時候,我是云城最尊貴的千金小姐,外公一走,我就成了人人唾棄的……精神病!”

精神病三個字是她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給小女兒舉辦隆重的生日宴會,卻將我關在了暗無天日的后院,這就是葉先生的教育理念,如果是,請恕我不敢茍同!”

這些話猶如一盆涼水直接澆滅了葉勝國的怒火,他眼眸中閃過心虛,緩和了兩分鐘后,才將眼中的盛怒轉化成了慈祥,一如幾年前那樣。

“清歡,爸爸知道你受了委屈,從今天開始爸爸會補償你的。”

說這些話的時候,葉勝國的眼眶瞬間就紅了,還有幾分哽咽。

看著葉勝國假惺惺的演戲,顧清歡差點就要吐出來了,又是這一副嘴臉,欺騙了自己這么多年。

“清歡,家丑不可外揚,你和小徐畢竟這么多年的感情了,他現在還受了傷,繼續折騰下去,可能會出人命的,到時候厲一顧可就要背負人命官司。”

最后一句話倒是提醒了顧清歡。

她妥協了。

轉過身朝著大門外走過去。

殊不知身后的葉勝國嘴角露出了得逞的意味。

“爸爸,顧清歡真的會原諒咱們嗎?”葉嬌小聲問。

葉勝國點了點頭:“會的,她脾氣雖然很嬌縱,但心腸很軟,這口氣出了,以后就沒事兒了。”

轉過頭他心疼地看著葉嬌臉上的紅印,葉嬌立即搖頭說:“爸爸,只要顧清歡消氣別壞了爸爸的事,我什么都能忍。”

“好孩子,我果然沒有白疼你。”

……

門外

徐俊峰吹了大半夜的冷風,臉上已經有了紅暈,就連眼神也有些渙散,一看就是發高燒了。

他瞇了瞇眼,恍惚之中看向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

像是幻覺。

直到他抬起頭,顧清歡的臉清晰地出現在眼前,才驚覺這不是個夢。

“清歡?”

顧清歡蹙眉。

徐俊峰忽然冷笑起來:“我一直對你有愧疚,卻沒想到你早就背叛了我們之間的感情,和厲一顧不清不楚的糾纏,清歡,你隱藏得足夠深啊。”

“你!”顧清歡氣得心如刀割,她對徐俊峰這么多年的感情,從未給有過質疑。

明明就是徐俊峰背叛了他們的約定,卻還誣賴自己。

“我沒有!”

“沒有?”徐俊峰再次冷笑:“說好的我們之間沒有秘密,顧家收養了厲一顧這么一號人,你怎么從來都沒有在我面前提過,是他見不得人,還是擔心會被我戳穿秘密?”

顧清歡語噎,拳頭緊緊攥著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著,她猩紅了眼睛看向徐俊峰:“這是顧家的事,我沒有必要事事都要向你交代,倒是你,在我眼皮底下和葉嬌勾搭上了,明明是你背叛了我們!”

她的未婚夫和妹妹勾搭上了,顧清歡只要一想到這些,就連呼吸都是疼的。

“少在這狡辯了,我和嬌嬌只是商業聯姻,迫不得已,可你卻是和厲一顧認識很多年了!”

徐俊峰昨天晚上看得很清楚,厲一顧抱著顧清歡上二樓的時候,望著顧清歡的眼神根本就不清白!

那種眼神,只有男人明白。

厲一顧……多么諷刺的名字。

見顧清歡遲遲不說話,徐俊峰又繼續說:“清歡,我不欠你什么,我的手也被厲一顧折斷了,現在像是一只喪家犬一樣跪在這,任人奚落,你心里解氣了吧?”

顧清歡神色復雜地看向徐俊峰,這才發現他的白襯衫沾染不少血跡,還有幾個腳印。

要是厲一顧親自動手的話,她絲毫不懷疑會把人打殘。

她曾誤闖訓練營,看見厲一顧兇猛得像是一頭獅子,直接將沙袋都給打破了。

至今還在訓練營保持著最高記錄,無人能打破。

“你有什么不滿意就沖著我來,我爸媽可沒虧待你,和顧老爺子關系不錯,你縱容厲一顧對付徐家,將徐家搞破產,我爸媽要是被逼瘋了,你良心上過得去嗎?”

徐俊峰繼續咄咄逼人,眼看著顧清歡節節敗退,他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認識顧清歡這么多年,他早就掌握了她的脾氣。

吃軟不吃硬。

只要肯賣個慘,求個饒,再大的事都能被原諒。

此時的三樓

一扇大落地窗戶前,遮陽板擋住了大部分視線,里面的人卻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

高大的身影就站在窗戶前,視線緊緊地盯著大門口。

耳邊還有一個小型的耳機,兩人的對話能一字不落地傳入他耳朵里。

厲一顧緊繃著臉,目光死死地盯著顧清歡的臉上表情,心里有股怒火不停地往上翻涌。

“先生,小姐她會不會原諒了徐俊峰?”助理問。

其實助理也不明白小姐為什么還會聽徐俊峰胡說八道,難道這半年的罪都白承受了么?

這么多背叛,就被徐俊峰一句道歉輕飄飄揭過了?

厲一顧沉著臉不語,他曾好幾次地聽顧清歡滿臉期待地說要嫁給徐俊峰,做個賢妻良母。

那是顧清歡的夢想。

如果徐俊峰真的為了利益反過來求顧清歡的原諒,他也不確定,顧清歡是否能夠原諒。

如果,她真的那么做了……

他不敢想象后果。

就在此時耳朵里傳來啪的一聲巨響,厲一顧愣了,將視線重新放在大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