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11章 連厲一顧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被徐父的眼神給驚住了,徐俊峰緊繃著臉連一句辯駁的話都不敢說。

徐氏集團和葉嬌擺在一塊,如果非要二選一,他也未必會選葉嬌,一旦破產,他從云端跌落泥潭。

普通人的日子也未必能過的習慣。

“俊峰哥哥……”葉嬌期盼的看向了徐俊峰。

但對方礙于徐父在場,根本不敢幫葉嬌說一句話,只能避開視線。

葉嬌緊咬著唇,忽然就有些看不起徐俊峰。

同樣都是男人,為什么厲一顧就能懟遍所有人,護著顧清歡,而徐俊峰卻連一句辯駁的話都不敢說……

一旦有了對比,葉嬌心里別提有多失望了。

“俊峰!”徐父厲聲提醒。

徐俊峰緊咬著牙,抬起頭看向了顧清歡:“清歡,對不起,我也是被人蒙騙在鼓里,從今以后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俊峰哥哥!”葉嬌倏然瞪大眼,不可置信,徐俊峰明明承諾過這輩子只愛自己一個。

徐俊峰又深吸口氣看向了葉嬌,眼底是遮掩不住的愧疚,張張嘴想說什么,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這一幕被顧清歡納入眼底,她忍不住笑了,看向了徐父:“徐伯伯,首先我這里不是垃圾站,什么垃圾都回收的,徐俊峰已經背叛了我們之間,又和葉嬌訂婚,就算你們不認葉嬌,我顧清歡也不是他徐俊峰能高攀的起的!”

顧清歡下頜揚起,露出一抹倨傲姿態。

讓人有種錯覺,那個不可一世,驕傲的顧家千金又回來了。

“清歡!”徐父臉色隱隱有些難看,抬頭時意外瞥見了三樓某個熟悉的身影。

想到徐氏集團的處境,徐父也只能強忍著怒火,對著顧清歡笑:“我知道你還有氣,但徐伯伯可以和你保證,他們之間什么都沒有,是清清白白的。”

顧清歡眨眨眼,轉過頭看向了葉嬌。

她可是聽葉嬌親口說過,徐俊峰面對她的時候根本把持不住,兩個人早就滾過床單了。

當時她就在精神病醫醫院,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大哭了三天,心痛的快要暈過去了。

現在卻告訴她,什么都沒有發生?

真是可笑!

葉嬌被顧清歡的眼神盯的頭皮發麻,故作抹眼淚別開了眼。

“徐伯伯怎么能保證他們是清白的?”顧清歡反問。

徐父被嗆的語噎,老臉漲紅,現在這個時代發生什么也不稀奇,他剛才只不過是隨口一說安撫顧清歡而已。

卻沒有想到顧清歡還較真了。

“姐姐,你這是在侮辱我嗎?”葉嬌更加委屈了:“我和俊峰哥哥真的是清白的,你就算是不想原諒俊峰哥哥,也別用這種幼稚的理由,傷了徐伯伯的心吶。”

葉嬌這番話說的很漂亮,一方面給了徐父面子,一方面又將自己姿態擺的很低。

讓所有人都以為得理不饒人的是顧清歡!

果然,徐父看向葉嬌的眼神沒有剛才的犀利了。

眨眼之間,在場的四個人又統一了陣仗,開始反過來對付她,顧清歡深吸口氣,對著葉嬌說:“那你敢不敢去醫院做個清白鑒定,如果你還保存著清白,我就原諒了你們,怎么樣?”

葉嬌的臉色瞬間閃現一抹難看。

“夠了!”徐俊峰聽不下去了,看向顧清歡:“沒想到你還是這么的冥頑不靈,嬌嬌可是你妹妹,你怎么忍心羞辱一個未成年的少女?”

此時葉嬌也覺得場合不對,借機捂著臉就跑了。

徐俊峰想要追上前安撫,奈何身子實在是起不來,只能焦急的看著葉嬌遠去的背影,以及眼神中遮掩不住的心疼。

“清歡,你怎么現在變成這樣了?”徐父長嘆口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顧清歡冷著小臉:“說他們之間清白的好像是徐伯伯吧,我只不過是提了個要求,清者自清,如果葉嬌是清白的,一紙鑒定就能換來徐氏集團的危機解除,難道不劃算?”

“你!”徐父再次被噎住了,腦海里已經想著該怎么勸說葉嬌去做鑒定了。

現在醫學這么發達,很多事都可以變通。

顧清歡就像是看懂了徐父的想法,提醒道:“徐伯伯,我只承認顧氏集團旗下安心醫院的鑒定報告,其他地方的,一概不承認!”

聞言,徐父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顧清歡,你到底還想羞辱徐家到什么時候!”徐俊峰怒問:“難道你真的要將徐家給逼死嗎?”

車轱轆話她已經不想再說了,居高臨下的看向了徐俊峰:“愿賭服輸,那就好好的跪在這里懺悔吧。”

說著顧清歡轉身就要走,走了幾步又停下回頭看向徐俊峰:“忘了告訴你,你連厲一顧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顧清歡!”徐俊峰簡直要氣瘋了。

……

三樓

不得不說剛才最后一句話直接取悅了厲一顧,他嘴角翹起來的笑意弧度越來越大。

眼眸溫柔。

“厲先生!”徐父在樓下喊著。

厲一顧瞥了眼助理,助理很快就明白下樓去處置,不到三分鐘耳根子就安靜了。

砰砰敲門聲響起。

厲一顧還以為是顧清歡來了,轉過身大步走到門口,還沒動手擰開門把手,葉嬌的身影就擠了進來。

葉嬌臉上還有哭過的痕跡,臉上頂著清晰的巴掌印,可憐兮兮的看向了厲一顧,看清來人后,驚愕的開口:“厲先生?”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這個房間,我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躲一躲。”

說著她又開始掉眼淚,哭的還很兇,肩膀抖動,一副受了很大委屈的樣子。

“我不怪姐姐,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搶走姐姐的婚事,我可以將婚事物歸原主,畢竟姐姐和俊峰哥哥這么多年感情了……”

如果說剛才厲一顧還是陽光明媚的天氣,那現在就是烏云密布,隨時都有可能大暴雨。

尤其是那句多年感情,猶如一根刺扎在了厲一顧的心口上。

“哭夠了么?”厲一顧聲音冷的跟冰碴子似的。

葉嬌顫顫巍巍的抬起頭,紅著眼眶看向了厲一顧,這一眼嚇得葉嬌后退兩步。

“我……對不起,厲先生,是我沒有控制好情緒,我不該給你添堵的。”

厲一顧臉上的厭惡毫不遮掩,冷嗤:“你媽媽就是這么不知羞恥勾引葉勝國的吧?”

葉嬌一愣:“啊?”

隨即反應過來后,葉嬌臉色漲紅,鼻音很濃的問:“厲先生對我是不是有什么誤會,還是姐姐在厲先生面前說什么了?”

“少在我面前玩這種把戲,我不是徐俊峰那個蠢貨,同樣是葉勝國的女兒,你連一根頭發絲都比不上顧清歡。”

厲一顧的耐心已經逐漸耗盡,不明白葉勝國怎么會瞎了眼,放著單純善良的阿歡不疼,偏偏疼這么個低端貨色。

葉嬌被打擊的險些站不穩,當初她就是用這種手段在徐俊峰面前挑撥和顧清歡的。

每一次都很成功。

她自詡論樣貌不次顧清歡,嘴巴也甜,性格乖巧,處處都比顧清歡高一等。

一定是厲一顧還不了解自己。

葉嬌在給自己打氣,倔強的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厲先生,你怎么羞辱我都沒關系,但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姐姐……”

“夠了!”厲一顧懶得在聽,眸光泛起寒意:“再啰嗦一句,我立馬將你送去緬北演戲!”

緬北二字瞬間將葉嬌的話堵在了嗓子眼,她驚恐的看著厲一顧:“你敢!”

厲一顧不屑解釋,抬腳直接踹在了葉嬌的膝蓋上,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葉嬌被踹翻在地。

緊接著砰的一聲,門被大力關上,只留下葉嬌訕訕的坐在門外。

耳邊忽然傳來腳步聲,葉嬌抬起頭看見了顧清歡的身影走了過來,她立馬起身,抹了抹臉上的狼狽站起身,然后像是一只驕傲的孔雀看向了顧清歡。

顧清歡也沒想到葉嬌會在三樓。

“姐姐,厲先生正在忙,什么人都不見。”

話音落,門再次被打開。

“把她給我丟出去,以后再敢私自上三樓,直接打斷腿!”厲一顧冷漠的聲音傳來。

嚇得葉嬌立馬躲遠遠的,生怕真的被打斷腿。

看著葉嬌落荒而逃的樣子,顧清歡差點兒忍不住就笑了,她還真以為厲一顧是什么人都能招惹的?

不自量力!

“小叔叔。”顧清歡輕輕喊了聲。

厲一顧的視線也被挪回來,看了眼顧清歡,神色溫和不少,淡淡嗯了聲,轉身進了屋。

顧清歡也跟了進去,追在后面問:“小叔叔打算怎么處理徐家?”

聞言,厲一顧的好心情蕩然無存,整個人窩在了沙發里,頭也不抬的問:“要給徐家求情?”

“當然不是!”顧清歡搖頭,徐家對她冷漠,徐俊峰又背叛自己,她怎么可能會去求情?

厲一顧饒有興致的抬起頭瞥了眼顧清歡,一副等著你說下文的姿態。

“我想快刀斬亂麻。”

她可不想看向窗戶就能看到徐俊峰的影子,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被背叛過。

“說說看。”

“讓徐家離開云城吧,這輩子我都不想再看見徐家任何一人。”顧清歡一臉認真地說。

厲一顧笑了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