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15章 卑鄙小人落井下石

顧清歡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新聞,厲一顧就抬起頭看向她,時刻注意著她的反應。

她的呼吸從平穩變成了急促,一雙手不自覺握緊拳頭。

厲一顧皺眉。

就在他以為她會說些什么的時候,顧清歡已經換了一臺綜藝節目,屏幕里出現了幾個搞笑藝人正在做游戲。

其中一個男藝人正在跳指壓板,疼得齜牙咧嘴,引起不少人的哄笑,可顧清歡的神色卻有些呆滯,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收回視線,眼睛落在正前方的電腦上,但眼尾余光卻是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

整整半個小時過去了,她一句話也沒說。

厲一顧擔心她會憋壞了,于是長腿一邁站起身:“阿歡,我去開個會。”

顧清歡呆愣地收回眼神,然后沖著厲一顧乖巧點頭,她打了個哈欠:“小叔叔,我睡一會。”

“好!”厲一顧沒有拆穿她拙劣的演技,拿著電腦就出去了。

輕輕的關上了房門,助理跟在身后有些疑惑地問:“先生為什么不和小姐解釋安院長的事?”

安院長哪是消失了,而是在第一時間就被困在了一間房子內。

所以外界都查不到安院長的行蹤。

“先生,心理醫生不是說盡量不要去刺激小姐嗎,您怎么……”助理摸了摸鼻子,實在是理解不了厲一顧的做法。

“她不是過街老鼠,一輩子生活在陰影里,有些事我可以解決,但有些事必須要靠她自己走出來!”

他當然不希望顧清歡躲在龜殼里,和外界斷了聯系,只有慢慢地坦然接受過去,練就強大的意志力,將來才不會被外界干擾。

她才可以真正意義上得到重生!

助理恍然。

病房里的顧清歡根本就沒有睡意,她睜開眼,仰著頭看著頭頂上方的天花板。

偶爾又將視線挪回電視屏幕上掃一眼,手里攥著遙控器,猶豫再三終于還是調回剛才的新聞頻道。

驀然,顧清歡驚恐地看著電視屏幕那頭正在播放著幾個視頻,視頻雖然被打上了馬賽克,可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些視頻就是她在精神病醫院發生過的。

李主任手里提著電棍,正在往她身上戳,她的披頭散發,而且身上僅穿著件單薄的小背心,大部分的肌膚都是裸露在外。

視頻里,李主任的臉也被打上了馬賽克,可那個身影,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突然視頻一閃而過,穿著背心的顧清歡露出了清晰的五官。

鏡頭中,顧清歡滿臉驚恐,嘴角都被打破了,雙手合十正朝著李主任求饒。

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對不起。

“啊!!”

顧清歡平靜的心瞬間就被刺激了,猛地將手中遙控器朝著電視那邊砸過去。

砰!

電視屏幕被砸出一個大坑,可畫面卻是斷斷續續并沒有停止。

咔嚓,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兩個護士,她們一步步靠近顧清歡:“顧小姐?”

顧清歡的視線漸漸模糊,鉆入鼻尖的只有濃濃的消毒水味道。

“上安定吧。”其中一個護士說。

另一個護士有些猶豫:“咱們用不用報告厲先生?”

“顧小姐現在的狀態很不穩定,而且我剛看見厲先生已經離開醫院大樓了。”

“這……”

兩人猶豫不決時,顧清歡卻已經伸出手將自己手背上的針給拔掉了,頓時血流如注,沾染在潔白的床單上,格外醒目。

這還不算,電視屏幕那一頭已經赫然打出了顧氏集團千金被送入精神病醫院,實則是有隱情。

屏幕畫面專門切換了一角,正在播放顧清歡被人虐待的視頻,只不過視頻里的人被打上了模糊的馬賽克,可奇怪的是,這些視頻時不時就會出現故障,露出顧清歡最清晰的樣貌。

顧氏集團的千金的臉,在云城又有幾個不認識的?

“這不是顧小姐嗎?”

“原來傳聞都是真的,顧小姐真的被關在精神病醫院,我聽說那里的女人,待遇堪比囚犯!”

兩個護士旁若無人地開始聊起了八卦。

并未注意到角落的顧清歡正抱著頭蹲在地上,嘴里開始說著對不起,將腦袋重重地磕向身后的墻。

砰砰作響。

一下又一下,仿佛忘記了疼。

兩個護士回過頭看向顧清歡,一時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人手里還舉著安定針劑。

她朝著角落走過去。

顧清歡的目光緊緊盯著安定針,眼露惶恐,也加快了語氣:“不許和教官頂嘴,要乖乖聽話……”

“噗嗤!”女護士笑了,她上下打量著顧清歡:“誰說千金大小姐就一定是好人,瞧瞧眼前這位,瘋瘋癲癲的,也不知厲先生看上她什么了。”

另一名女護士聞言緊張地看向門口,確定沒有人來,才松了口氣,她同樣嫉妒顧清歡。

“有的人一出生就在羅馬,要什么有什么,偏偏還不知足。”

說話間,她從懷里掏出手機對著顧清歡就開始拍照,咔咔幾張照片,還錄制了一段視頻。

顧清歡不記得自己磕了多少頭,腦仁早已經是漲呼呼一片,等再次醒來時,她還躺在床上,只是手腳被捆綁上了。

她驀然睜眼。

“阿歡。”厲一顧坐在了床沿,滿臉自責,懊惱自己根本不應該出去處理事情。

才半個小時,她又被刺激到了。

顧清歡迷迷糊糊地看向厲一顧。

“阿歡,對不起。”

顧清歡感覺就像是做了個夢,順著視線看向了電視方向,早已經換成新的電視,可墻壁處被砸過的痕跡又清清楚楚提醒她不是做夢。

“小叔叔,我想上網。”

現在網絡上肯定是傳遍了關于她被虐待的視頻。

她身上的最后一層遮羞布也被扯下來了,現在一定所有人都在笑她。

厲一顧深吸口氣,盡量語氣溫柔:“網上的事已經在公關處理了,視頻下架了,小叔叔保證會盡快屏蔽所有視頻。”

“小叔叔!”顧清歡吸了吸鼻子,將腦袋埋在了被子里放聲大哭起來,厲一顧聽著心都快碎了。

是他無能,讓阿歡在眼皮底下又受傷了。

等著顧清歡哭得累了,又昏沉沉地睡過去了,厲一顧才起身讓助理進來。

“查到了嗎?”

助理點頭:“視頻是海外傳過來的。”

“邱麗華?”

“是她!”助理都覺得這個繼母太陰狠了,而且這算是踢到鐵板了。

緊接著厲一顧又問:“哪幾家傳媒傳播的?”

“是言家……言妍下令傳播的。”

言家和顧氏集團一樣都是云城的龍頭企業,兩家原本是世交,關系不錯,但十幾年前因為一些項目上的沖突,導致了言家損失慘重,差點就破產了。

從那之后言顧兩家就絕交了。

言妍就是言家現任董事長的小女兒,天資聰慧,相傳是言家未來的繼承人。

言董事長對言妍非常器重,大大小小的場合都會帶著言妍去見見世面。

“言妍……”厲一顧差點都想不起來這個人。

只記得幾年前在某次酒會上見過一次,長什么模樣,根本記不住。

“言妍和小姐在學校就是死對頭,這次也是言妍放話出去,要言家旗下的幾家媒體公司放的新聞,在各大社交平臺上也沒少放出,咱們的公關公司已經緊盯著了,發現一家刪一家。”

可即便如此,也趕不上私下流傳的速度。

可能幾秒鐘就被幾萬個人看過了。

保存截圖下來,他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厲一顧緊繃的臉,眼底逐漸露出了殺氣,他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簡單的吩咐幾句。

“你確定?”對方問。

“少廢話!”

“好嘞,您就等著瞧吧。”

掛斷電話后,厲一顧就一直盯著電腦屏幕,三分鐘后一條言董事長在外包養小三的熱搜直接沖上來。

第四分鐘,幾張p得連親媽都分不清是真是假的言妍大膽寫真沖上熱搜榜首位置。

其中底下還有一堆水軍在留言。

“原來這就是言妍啊,在西班牙酒吧里就見過了,膽子大著呢,約了好幾個男模一起。”

底下的人紛紛不信。

隨后這個ID立馬甩出幾張照片,昏暗的酒吧里,言妍穿著暴露,臉上畫著煙熏妝,但不難看出這就是言妍。

十分鐘內,多達十幾條關于言家的熱搜沖上來,幾次被撤下,但很快又被推送上來。

伴隨而來的就是言家的股票跟著受波動影響。

助理親眼看著自家先生操控這一切,賬戶里的錢就跟快速計時一樣不斷地減少。

他有些心疼。

厲一顧又撥了個電話過去:“就這些手段么?”

那語氣分明就是鄙夷和瞧不起,也成功地激怒了對方,隨后對方甩出一段言太太出軌的視頻。

視頻里言太太的臉有些模糊,但后背上卻露出一塊蝴蝶式樣的胎記,熟悉言太太的人肯定是一眼就能認出來的。

不僅是國內平臺賬號上發布,就連國外的各大平臺上,無數的負面新聞猶如潮水一般地涌上來。

……

言家

言董事長看著新聞,臉色青筋暴跳,同時手機也快被打爆了,他怒不可遏地問:“小姐呢,還沒找到?”

話音剛落,言妍腳踩著細長的高跟鞋走了進來,她正在外頭參加一個聚會,突然就被人提醒自己上了熱搜。

看完之后就不淡定了,急匆匆地往回趕。

“爸。”言妍忐忑地喊了一聲,看了眼桌子上的電腦屏幕顯示,心涼了半截,小心翼翼的解釋:“爸,這都是污蔑,都是合成的,我已經讓律師開始追究了。”

“你為什么要擅自做主發布顧清歡的視頻!”言董事長怒問。

言妍早就想好了說辭:“爸,現在顧氏集團正亂著呢,如果這個時候顧氏集團被曝出丑聞,肯定會有巨大損失,咱們正好可以撿漏。”

“你以為厲一顧是吃素的嗎?”言董事長沒好氣地怒吼,厲一顧可不是葉勝國那個蠢貨。

只要家族內部出現點丑聞,就會影響集團,這一點,葉勝國永遠都想不到。

“爸,厲一顧未必能跟咱們耗得起,咱們控制了國內絕大部分的媒體新聞……”

“夠了!”言董事長忽然覺得自己的女兒有些輕敵了:“這都一個小時過去了,新聞只增不減,你又怎么解釋?”

不管是真是假,對言家來說就是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了,而且輿論直接壓住了顧清歡被虐的視頻。

言妍語噎,她只是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又傳來了許多視頻,腦子一熱就將視頻傳到網上去了。

她就是想給顧清歡一個教訓。

卻沒想到這么快就遭到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