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18章 厲總是個鑒婊達人

葉嬌氣急敗壞地給客房部打電話,要質問傀儡娃娃究竟是怎么回事兒,當她拿起座機電話時,里面又傳來了鬼哭狼嚎的聲音。

尖銳的叫聲嚇得葉嬌也跟著失聲尖叫。

“啊!”

葉嬌氣得將座機扒下,砸碎!

她知道自己這是被人給捉弄了。

“混蛋!”

無奈她只能給隔壁葉勝國打電話,對方遲遲沒有接聽電話,葉嬌也只能出門去找。

可惜,門被堵死了,根本打不開。

“來人!有沒有人!”她怒氣沖沖地砸門,卻沒有得到半點回應。

整整喊了十幾分鐘,葉嬌的嗓子都快沙啞了也沒人來,最后只能放棄,重新拿起手機要找其他人。

“嘟嘟……”

手機屏幕顯示房間里沒有一個信號,就連信息也發不出去。

葉嬌慌了,嘗試了好幾次也都是一樣的。

殊不知門外放著好幾個黑色信號屏蔽器,還有兩個保鏢專門守在門口,助理看了眼長長的走廊,這里整個一層樓都被包下來了,就算是葉嬌喊破天,也沒有人來。

臨走前助理還特意打過招呼:“除了馬桶里的水不用停,其余的水和電都可以斷了。”

“是!”

要怪就怪葉嬌不長眼,得罪了不該得罪的,這只是簡單的給她個教訓。

醫院

顧清歡是被餓醒的,抬起頭看向窗外已經是深夜了,她掀開被子起身,

下一秒厲一顧就坐在她對面,手里還拿著食盒,打開露出了里面的菌菇湯。

“這是李媽親手做的,你嘗嘗。”

她的確是餓了,嘴里也是沒味道,小雞啄米似的朝著厲一顧點點頭,接過了勺子,小口小口地喝著,味道鮮美,一口喝下去,整個胃部都暖和多了

喝了大半碗后,她放下了勺,沖著厲一顧笑:“小叔叔這么晚了,你不用陪著,我已經沒事了……”

厲一顧指了指旁邊,顧清歡順著視線看去,旁邊不知什么時候隔著一道簾子,還擺上了一張床。

顧清歡咂舌,沒想到小叔連床都給搬來了。

吃飽喝足,她站在了窗外吹了會兒風,整個人清醒多了,樓下燈紅酒綠,密密麻麻像螞蟻一樣的車在大街上竄動。

厲一顧則坐在沙發內安靜地看著文件,兩個人的氣氛莫名和諧。

連續幾天的安寧后,顧清歡的情緒也越來越穩定了,她主動問:“小叔叔,我想回學校。”

她本來就是高三的學生,耽誤了大半年的時間,很多課程已經跟不上了。

厲一顧的神色一頓。

“請假也太久了。”顧清歡調皮地吐了吐舌,她在學校還有很多朋友呢

,而且她也不希望自己會成為顧氏集團有史以來最低學歷的繼承人。

太給外公丟臉了。

“其實也不用那么著急,可以請私教來家里教你。”他語氣淡淡,可眼底卻是濃濃的擔憂。

他怕自己不在身邊,顧清歡會被刺激。

“我總不能一輩子留在家里,不接觸外面吧?”顧清歡拖長了語調,有一種撒嬌的意味。

她可不想在有限的時間里,每天都在內耗,讓時間白白流逝,她還有更重要的事做。

“好,等你出院了就給你安排。”厲一顧說。

顧清歡聞言笑瞇瞇鼓掌:“噢耶!小叔叔萬歲!”

看著她臉上燦爛的笑容,厲一顧也不自覺地被感染了,要是阿歡一直都這樣活潑開朗該多好。

接下來幾天顧清歡每天都在配合醫生乖乖地吃藥看病,枯瘦的臉頰也比之前多了一些肉肉,膚色漸漸恢復原來的白皙。

很快顧清歡就出院了。

李媽心疼地迎上前:“小姐,你終于回來了。”

“李媽,我只是腸胃不適住院而已,要不是小叔叔不放心,我早就回來啦。”

顧清歡拉著李媽的胳膊撒嬌,惹得李媽笑逐顏開,拍著胸脯保證一定會將顧清歡的身體給調理好。

期間,厲一顧出門一趟。

他親自去了趟學校,見了幾個人,四處打點。

剛從學校出來就碰見了一個令他十分厭惡的人,言妍腳踩著高跟鞋,懷里挎著名牌包包朝著他搖曳風姿地走來。

“厲先生,這么巧啊。”言妍擋在了厲一顧面前,指了指身后的咖啡廳:“我們喝一杯?”

厲一顧蹙眉,他還真沒見過像言妍這么厚顏無恥的人。

“前幾天是個誤會,我們之間何必斗來斗去的呢,雙方損失慘重……”言妍放低了姿態。

那天她回去之后,就被言董事長給狠狠訓斥了一頓,也是她第一次從言董事長眼里看見了失望。

這讓言妍備受打擊。

她性子要強,處處不服輸,什么事都想做到最好,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言董事長才會格外偏袒她。

在厲一顧這,她卻狠狠地栽跟頭,給言家帶來不小的麻煩。

短短一個星期內,言家損失慘重。

而且是言妍明明知道幕后指使人是誰,卻拿對方沒轍,每天言家都會被掛在熱搜上。

大家只能24小時嚴陣以待,花了巨額的錢去擺平,前腳剛撤銷,后腳又上來了。

幾天的較量下來,言董事長只說了一句,厲一顧的實力遠不如表面,他的身價肯定要比現在還要雄厚。

所以,為了避免言家的損失,言妍只能捏著鼻子來找厲一顧了,這幾天她去過好幾次醫院,都被攔住了。

好不容易打聽到了厲一顧來了學校,她立馬就放下手里的事緊跟其后,終于在厲一顧臨走前將人給堵住了。

厲一顧繞開言妍,言妍卻像是個幽靈一樣,伸手就要去抓厲一顧的胳膊,嬌滴滴地說:“厲先生,咱們聊聊吧,我這次是真的知道錯了。”

手剛伸過來就被厲一顧狠狠地給打掉了。

言妍的手上傳來麻木的疼,她愣了愣,淚珠兒在眼眶里閃爍,噘著嘴看向對方。

“惡心!”厲一顧厭惡地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心,甩手直接扔在了旁邊的垃圾桶。

人來人往的校園路上,言妍的窘境被路過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臉色一陣青白。

“厲先生,你真的要繼續和言家作對么?”言妍不甘心地追問。

她都已經拉低姿態來找他,為什么就一點情面都不給?

厲一顧頓住腳步,難得回過頭看一眼言妍。

言妍欣喜不已,立即上前,卻聽厲一顧說:“什么時候言家老頭子把你送離云城,取消你的繼承資格,我什么時候收手!”

一句話讓言妍猶如五雷轟頂,頓時驚在了原地,眼睜睜地看著厲一顧乘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