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20章 解除和葉勝國的父女關系

,不同于葉嬌斷水斷糧的處境,葉勝國則是被迫吃了不少保健品,整個人處于興奮又崩潰的狀態徘徊。

猛的敲打著門,外面沒有任何反應,氣的葉勝國飆出不少臟話。

父女二人被折磨了整整一個星期,精神都有些恍惚了,助理將拷貝來的監控視頻遞到了厲一顧手里。

厲一顧只是簡單的看了眼,皺了皺眉。

“先生,用不用再狠一點兒?”助理就像是被激發了某種基因,興奮的躍躍欲試。

“你看著辦。”

想了想又叮囑一句;“人別弄死了就行。”

“先生您放心,我有分寸。”

“嗯。”

很快就到了下周一,顧清歡重新上學的日子,她早早就換好了校服,吃著李媽親手做的早餐。

在李媽的再三叮囑之下上了車。

人前腳剛走,厲一顧后腳就從樓梯下來,目光隨著窗外的車看了幾秒,李媽仰著頭問:“先生用不用陪著一塊去?”

“不用!”厲一顧搖頭拒絕,抽開椅子坐下,慢條斯理的開始吃著早餐。

李媽也識趣的沒有多問。

卻在這時外面傳來了門鈴聲,李媽走了過去,從監控畫面上看是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轉過頭問:“先生,有個自稱言家小姐的女孩子找您。”

厲一顧蹙眉,將杯子里剩下的牛奶一飲而盡之后,才開口:“給物業打電話,有人擅闖民宅,立即將人攆走。”

聽語氣,就知道門口的壓根就不是客人,李媽就知道該怎么做了。

言妍是被人驅離的,一點面子都不給,她小臉訕訕,卻又極度不甘心,但她絕對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的。

她突然想到剛才就有一輛車從顧家大門口離開,沒多想,言妍坐回車子里跟了上前。

很快她就跟上了那輛車,看著方向應該是去學校的路上。

言妍的第一反應就是顧清歡!

到了校門口時,她果然看見顧清歡從車里下來,背著雙肩包,穿著件長到腳踝的連衣針織裙,扎著高馬尾,白皙的臉龐沒有化妝,整個人卻看上去很清純。

一想到厲一顧就是為了顧清歡狠狠羞辱自己,言妍就氣不打一處來。

甚至好幾次在心里還有種沖動要上前和顧清歡理論理論。

但想到了厲一顧的手段,她忍住了。

言妍盯著顧清歡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她嘴角揚起了笑意,也終于找到了接近厲一顧的辦法了。

心情瞬間豁然開朗后,言妍驅車揚長而去。

“清歡!”

顧清歡一踏進教室,無數道視線看向她,昔日好友沖了過來,將顧清歡攬入懷中:“太好了,你終于回來了。”

面對同學們的熱情,顧清歡有些不知所措。

她也想過很多種可能,鼓足勇氣才回來的,卻沒有想到大家這么關心她。

也讓顧清歡悄悄松了口氣。

“清歡,你怎么這么狠心啊,說出國就出國,也聯系不上你,我們都很擔心你。”

幾個朋友將她圍在中間,嘰嘰喳喳的關心。

在來之前厲一顧就說過,精神病醫院的事兒已經被澄清了,她不用承認,對外,顧氏集團會說明顧清歡是一時心情不好,出國旅游去了。

真真假假的消息放在一塊,礙于顧氏集團的權勢,也沒有人會較真真假。

畢竟,顧清歡在讀的學校是云城頂級高中,大部分都是云城商業家的子女,或多或少都會在商場上有些交易,所以不敢輕易得罪顧清歡。

顧清歡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上課后,就連老師也只是關心幾句,給她一堆復習資料,表示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去找她。

“謝謝老師。”

兩三天下來,她已經漸漸地適應了學習氛圍。

這天同桌安寧悄悄的湊在了她耳邊:“清歡,你知不知道葉嬌去哪了,她也半個月沒上課了。”

葉嬌?

她還真的不知道葉嬌在哪。

“不知道。”

安寧蹙眉,拿出了手機遞給了顧清歡看:“葉嬌媽媽私底下聯系我好幾次,我擔心她是不是出事兒了。”

手機里顯示邱麗華給安寧打過七八個電話,每次通話時間都不長,最近的一次就是半個小時前。

“有些話雖然我不應該說,但葉嬌畢竟是你親妹妹,邱阿姨真的很擔心葉嬌,而且邱阿姨還懷著孩子呢。”安寧欲言又止的看向了顧清歡,態度很明顯是懷疑她把葉嬌給藏起來了。

顧清歡還沒來得及解釋,鈴聲響起,老師踩著急促的步伐來上課。

這一節課顧清歡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等回家之后,她直接去了三樓,發現房間里空蕩蕩的,正要回頭離開卻砰地一聲撞上了堅硬的胸壁,差點頭暈眼花,卻一把被大手扶住。

“小心!”

顧清歡揉了揉鼻子,抬起頭嘟囔道:“好痛……”

聞言,厲一顧有些哭笑不得,他的發梢還滴答滴答的流淌著水,洗澡洗了一大半,聽見了門被打開的聲音,還以為有什么急事,所以就出來了。

顧清歡這才看見厲一顧是光著上半身的,她捂著臉背過身:“小叔叔,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洗澡穿什么衣服?”厲一顧哼哼,隨手拿了件浴袍披著上,又拿著干毛巾揉了揉濕發,坐在了椅子上:“說吧,什么事兒?”

顧清歡這才悄悄的睜開眼,瞥了眼厲一顧高大的身材,咂咂舌,鼻子還疼著呢。

這人的胸膛怎么比墻壁還要堅硬?

“我想知道葉勝國和葉嬌在哪。”

厲一顧揉頭發的動作頓了頓,斜睨了眼顧清歡,用眼神詢問。

“小叔叔,有些事我想自己解決,逃避不是辦法。”

她雖然不想面對這兩個人,但他們總不可能永遠消失了,而且自己被折騰這么慘。

這兩人必須要付出代價!

“在云城酒店頂樓的總統套房。”厲一顧毫不猶豫的將位置告訴了她,顧清歡想了想,又看了眼時間,下午五點。

顧清歡思索再三決定攤牌:“小叔叔,我想和葉勝國解除父女關系,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

她再也不想和葉勝國捆綁在一起,以后走到哪都要被人指指點點,說她是葉勝國的女兒。

這個身份令她引以為恥!

“去吧,等搞不定了再說。”厲一顧的語氣很輕松,其實心里很意外阿歡會這么做。

“好!”

顧清歡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坐著車去了云城酒店,來之前她有些忐忑,但她看見門口好幾個保鏢之后,整個人一下子就松懈不少。

保鏢也提前知道了顧清歡會來,所以撤掉了屏蔽器和門禁,門剛被打

,葉嬌就沖了出來,很多天沒吃東西的緣故腳下虛浮無力,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披頭散發,渾身還有股臭味,顧清歡揉了揉鼻尖后退兩步。

“顧清歡!”葉嬌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眨了眨眼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顧清歡,她氣的咬牙切齒:“你這個卑鄙小人,居然用這么齷齪手段!”

葉嬌長這么大,從來就沒有受過這種委屈,險些將她給逼瘋了!

這一切都是拜顧清歡所賜。

這筆賬,她絕不會輕易算了。

顧清歡眼神一冷,來到葉嬌身邊居高臨下,用一種很憐憫的眼神看著她

,這眼神深深的刺激了葉嬌。

也讓葉嬌不顧形象的在走廊大喊大叫,詛咒她不得好死。

“啪!”顧清歡抬手一個耳光狠狠的打在了葉嬌臉頰上:“這就受不了了?”

葉嬌本來就沒什么力氣,這一打更是重重的趴在地上,掙扎幾次都沒起來。

“你以為你又是什么好貨色……”葉嬌不服氣的叫嚷。

顧清歡卻彎下腰壓低聲音說:“你如果嘴里不干不凈的再胡說八道,我不介意把我承受的一切,全都在你身上體驗一遍!”

這句話果然很有威懾力,直接讓葉嬌氣的閉嘴,甚至眼里還有幾分惶恐。

看吧,葉嬌果然是知道自己在那個鬼地方遭遇了什么。

“姐姐,我錯了。”葉嬌忽然痛哭流涕,伸手去扯顧清歡的裙子:“都是徐俊峰讓我這么做的,都怪他。”

徐俊峰,她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了。

呆愣幾秒后,顧清歡沒了耐心扯開了裙子,從葉嬌身邊走過,今天她不是來找葉嬌算賬的。

幕后主使者是葉勝國,要不是有葉勝國的操縱,葉嬌根本沒那個膽子算計自己。

保鏢將顧清歡攔在門口:“小姐,您再等等。”

里面亂糟糟的,偶爾還傳來葉勝國的叫罵聲,顧清歡也就識趣的多等了十幾分鐘。

確定里面都整理了一遍后才讓顧清歡進去。

葉勝國看見顧清歡的那一刻,眼睛都紅了:“死丫頭,你還敢來!”

自從和葉勝國撕破臉,她已經習慣了對方對自己的態度了,好幾天不見,葉勝國早已經胡子拉碴,一身狼狽。

“死丫頭,給我磕頭賠罪!”葉勝國沖了過來,目光死死的盯著顧清歡的脖子。

還沒接近,保鏢抬腳狠狠一踢。

“嗷!”慘叫聲瞬間就劃破耳膜,葉勝國被踢出去好幾米遠,捂著身子哀嚎不止。

這一刻,葉勝國在她心里所有的形象全部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