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24章 做了錯事就要受懲罰

言妍剛從公司出來,朝著停車位方向走去,只聽見一聲滋啦刺耳的剎車聲響起。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見一個中年婦女被撞飛到半空中,又重重的落地。

當場七竅流血,一雙眼狠狠的瞪著她。

言妍嚇得腿都白了。

“啊!”

她失聲尖叫。

路過的人也被這一幕給驚呆了。

肇事者卻還在車里,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可誰也沒有看見蘄盛眼底的一抹得意。

很快這一幕就上了當地的交通新聞。

蘄盛只是去錄了個口供,又積極賠償受害人家屬,并取得了所有人原諒,所以只是暫時關押起來。

而言妍則是被嚇得不輕,是被公司員工攙扶著回去的,這事兒傳到了言董事長耳朵里。

他看了眼言妍,欲言又止。

“爸爸!”言妍崩潰大哭。

前幾天她在路上開車被人追逐,險些釀成車禍,今天又被人在公司門口警告。

那個人她認得,就是李主任!

言妍慌了:“爸爸,厲一顧就是個瘋子!”

她以往的驕傲在厲一顧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什么美人計,楚楚可憐,又討好賣乖,對方根本就不吃那一套。

言董事長并沒有安慰言妍,他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身子往后仰,嘆了口氣:“所以,你認輸了?”

言妍一愣,不敢去看言董事長的眼神。

她覺得只要自己一開口,言董事長就有可能會把自己送出國避避風頭,就這么認輸了,她實在不甘心!

“同一天,顧氏集團發布了記者發布會,是顧清歡和葉勝國斷絕父女關系,現在葉勝國在云城就是一只臭老鼠,人人喊打,所有的銀行卡,房產,資產全都被凍結了。”

言妍不解:“葉勝國不是顧清歡的父親嗎,她怎么這么狠心?”

“你別忘了葉勝國之前是怎么算計顧清歡的,從前顧清歡是個傻的,可現在她身后站著厲一顧。”

言董事長瞥了眼言妍:“你就是之前太順了,所以輕視了敵人,今天李主任出車禍就是一個警告,別以為你去學校找顧清歡的事能瞞得過厲一顧。”

言妍聞言慚愧的低著頭,她的確是對自己狠自信,也從來沒有這么挫折過,走到哪都是順風順水的。

“等著看吧,葉勝國的下場不止如此,你好自為之!”言董事長起身就走。

這次他雖然沒有怪罪言妍,可從語氣里還是能聽得出,言董事長對她還是非常不滿意的。

和言董事長預料的一樣,葉勝國父女兩個在看見李主任車禍身亡的新聞畫面時。

葉勝國的臉都僵了。

反反復復的確定了好幾遍,指著畫面上被撞飛的女人問:“這是李主任?”

葉嬌也被嚇得不輕,點點頭:“是她,爸,這肯定不是巧合而是謀殺!”

“顧清歡!一定是顧清歡干的!”

父女兩個人慌了。

他們原本以為凍結財產,在資源上打壓,給他們一點教訓,讓顧清歡解解氣,從前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萬萬沒有想到這幫人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制造了一場車禍!

李主任的死,在父女兩個腦海里久久揮之不去。

同樣被嚇得不輕的還有顧清歡,她嚇得將手機屏幕關閉,呆愣愣的看向厲一顧:“小叔叔,這是……”你做的?

“我還沒這么無聊。”厲一顧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搖頭否認,他并沒有讓蘄盛做這個。

但也沒有阻撓。

只不過知道些蘄盛的脾氣,肯定會做出些出格的事。

看著顧清歡蒼白的臉色,厲一顧緩緩起身拍了拍她的肩:“怕么?”

幾秒呆滯后,顧清歡搖了搖頭:“李主任很壞,在她手里被逼瘋的人很多,還有很多受不了撞墻跳樓的,她……該死!”

調整好心情之后,顧清歡臉上揚起淡淡笑意:“我又不是圣母,去同情一個壞人。”

這就是李主任的報應!

厲一顧挑眉笑了笑,低著頭看了眼腕表:“一個小時后還有一場慈善晚宴,我還缺個舞伴,要不要一起?”

“我?”她猶豫了。

“很多顧氏集團的股東還有合作商都在,這次舞會,就當露露臉,認認人。”

一聽是和顧氏集團有關,顧清歡立馬就答應了。

“你先回去準備,十分鐘后去挑選禮服。”

“好!”

十分鐘后

厲一顧帶著她去了附近的商場,店員看見兩個人走了過來,兩眼都冒光,尤其是緊盯著厲一顧。

“先生,您是帶著女朋友來挑選衣服的嗎,您可真有眼光。”

一聽女朋友三個字,顧清歡即刻擺擺手否認了:“你誤會了,這位是我小叔叔。”

店員有些尷尬。

也沒注意到厲一顧臉上的笑意淡了,他對著顧清歡說:“去挑件喜歡的,我就在這等著。”

“好!”

從一排排精致漂亮的晚禮服前走過,顧清歡挑的都是長款修身的,簡單低調。

“小姐,您身材高挑,其實可以試試后背鏤空,還有襯腿型的,絕對美翻了!”

店員拿來了兩件,一件是長款后背鏤空,中間腰部也是鏤空的,還點綴著鉆石,另外一間則是抹胸齊臀的白色小禮服,從肩膀蜿蜒到膝蓋處是一只超大蝴蝶結,俏皮可愛。

顧清歡看了眼就皺著眉頭拒絕了。

這些款式從前她或許會考慮,但現在,她身上還有很多處傷疤,需要依靠長款衣服遮擋。

“小姐,這些都新到的款式,而且還是云城僅有的一件,很配您的氣質呢,您試試?”

“不用了。”

“顧小姐,您不試試怎么知道呢?”店員熱情的往顧清歡身邊湊。

顧清歡站穩身子回頭看了眼店員,冷著臉不悅:“我說的話聽不懂嗎?”

或許是沒有想到看似乖巧的顧清歡突然變了臉,店員漲紅了臉,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樣。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吸引及了厲一顧的注意,他飛快的瞥了眼后,又將視線落回了手機屏幕上,聚精會神的關注著什么。

“顧小姐!”

忽然店員的哭聲傳來。

厲一顧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顧清歡皺了皺眉,她什么都沒做,店員卻跌坐在地,手里還握著那件高級短款的小禮服,只是蝴蝶結已經被扯下一大半,松松垮垮的垂下來。

“顧小姐,就算您不喜歡這一件,也沒有必要損毀吧?”

顧清歡瞪大眼:“我什么時候損毀了?”

真是莫名其妙!

“顧小姐,我只是好心給您推薦而已,這么貴重的禮服,我賠不起的。”店員哭哭啼啼,眼神還時不時的朝著厲一顧所在的方向看過去。

顧清歡立馬就看明白了,又是一招栽贓陷害,而且還是為了吸引小叔叔的注意。

她也知道小叔叔很優秀,想湊上前的女人太多太多了。

之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

她環顧一圈,好巧不巧的是在換衣間區域并沒有監控,所以她現在有理也說不清了。

“先生……”店員紅著眼眶朝著厲一顧走來,她滿臉忐忑舉著禮服,見沙發上的人沒有動靜,于是又喊了聲:“厲先生?”

厲一顧直接站起身,長腿一邁來到了顧清歡身邊:“選好了嗎?”

顧清歡氣的腮幫子鼓鼓的,隨手指了一件,厲一顧認真的看了過去,然后搖頭,從其中挑了件遞給了另外個店員:“這件s碼拿一件。”

“好的,厲先生。”

舉著禮服的店員又不死心的朝著厲一顧走了過來,她低聲說:“對不起厲先生,這件事我也有錯,我可以承擔賠償責任,但這件禮服實在是太貴重了,我只是A大兼職的大學生。”

厲一顧全程都沒有理會此人,他忽然察覺衣袖被人輕輕拽了一下,低著頭看了眼她。

“小叔叔,我碰都沒碰這件事小禮服。”顧清歡噘著嘴不高興。

厲一顧溫和的點頭;“我知道啊。”

店員聽著兩個人的對話,心里咯噔一沉,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就在這時店長走了過來,對著厲一顧畢恭畢敬:“厲先生。”

“這件小禮服到貨多久了?”

店長看了眼,于是說:“是今天早上剛調過來的,還沒有人試穿過,絕對是獨一件。”

說到這,店員的啜泣聲又加重了。

“好,立馬送去質檢采集指紋檢測。”厲一顧對著門外的助理說。

店員一愣,瞬間臉色慘白:“厲先生,沒必要吧,只是一件禮服而已。”

“沒必要?”厲一顧冷笑:“你也知道這件禮服很貴,既然弄壞了,當然要賠償。”

助理上前要把禮服給取走,可店員卻死死的按住不讓,她緊咬著唇,想不明白厲一顧進門的時候明明是很溫柔的,怎么一轉眼的功夫就變了臉了。

他那么有錢,還會差這件小禮服嗎?

從他們進門的時候,店員就觀察到了厲一顧穿帶不菲,低調奢華,去泡茶的時候又聽見同事閑聊,提到了厲一顧這個名字,于是用手機悄悄搜索了,一時糊涂才有了歪心思要和厲一顧接觸上。

“店長!”店員嚇得拽了拽店長的衣袖。

店長卻說:“這件禮服售價五十幾萬,弄壞了肯定要有人賠償的,如果不是你,你也不用心虛。”

“可這件衣服上有我的指紋。”

“有你的又沒我的!”顧清歡適當的補充了一句:“只要沒查到我的,不就證明是你弄壞的?”

店員聞言臉色越發蒼白,隨后強行辯解:“是你推了我,我一不小心跌倒才將衣服弄壞了,這衣服上當然沒有你的指紋了。”

五十幾萬,她不吃不喝好幾年才能還完。

所以,也只能厚著臉皮否認了。

顧清歡語噎,但她反應很快,又問:“我推你哪了?”

店員隨手指了指胳膊。

“好啊,那就把你衣服脫下來,去查一查有沒有我的指紋不就行了?”

店員瞬間傻眼了,她穿的是店里給員工準備的工作裝,黑西服套裝,如果真的去檢查……

“怎么,不敢?”顧清歡哼哼:“小小年紀不學好,怎么能誣賴人呢。”

見店員沉默,店長一眼就看穿了,她趕緊對著顧清歡賠禮道歉:“顧小姐對不起,是我們店給您帶來的不便的體驗。”

顧清歡擺擺手:“算了算了,我也懶得計較了。”

她轉頭看向了厲一顧:“小叔叔,我們走吧。”

“好!”

就在店員松了口氣時,顧清歡忽然轉過頭沖著店長齜牙笑:“記得讓她賠償哦,這件禮服我要了!”

她揚了揚手中剛剛結賬的單子,一共兩件衣服。

店員和店長兩個人都呆了,尤其是店員,想哭又不敢哭,小臉漲紅眼睜睜看著兩人走遠了。

“小叔叔,我剛才是不是做得不對?”顧清歡收起臉上的笑,看向了厲一顧。

“為什么這么說?”

“她賠不起。”

“你怎么知道賠不起?”厲一顧搖頭:“她比你想象中的要聰明,張嘴顧小姐,厲先生,就是有目的來的,而且我看過她手腕上帶著一只價值百萬級別的手表。”

顧清歡詫異:“她不是學生?”

“能在這種高檔地方上班,本身目的就不純。”

兩個人來到停車場,厲一顧打開了車門讓她進去,隨后轉身去了另一頭,顧清歡眨眨眼,還在等著對方的后半句話。

“做錯了事就要接受懲罰,所以,不用內疚,她應該接受的,試想一如果是個普通女孩來試穿,結果被污蔑,到頭來要賠償這么多錢,會怎么辦?”

厲一顧覺得顧清歡已經足夠善良了。

車子在公路上飛馳,厲一顧開的很穩,顧清歡則是窩在了副駕駛昏昏欲睡,偶爾打了哈欠,睜開眼看看外面,又渾渾噩噩的閉著眼。

“想不想體驗一把飆車的感覺?”厲一顧轉過頭忽然笑著問。

顧清歡猶豫了三秒后點點頭。

下一秒,銀色流暢的線條直接彈跳起飛,穿梭在街上,顧清歡的瞌睡蟲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她緊緊的攥著安全帶。

“怕嗎?”他問。

“不怕。”

只要有小叔叔在,肯定是安全的。

所以她才不怕呢。

厲一顧則是對著后視鏡看了眼,確定身后的車都被甩開了,才慢慢的放下了車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