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29章 駕馭不住一個瘋子

爸爸”言妍的聲音帶著顫抖,一臉氣憤的說:“他膽子太大了,一定不能就這么輕易的饒了他!”

厲一顧一而再的挑釁言家,將言妍對他那點濾鏡徹底擊垮,這樣的人就是個瘋子。

不管不顧起來太嚇人了。

言董事長也被氣的不輕,怒對著司機說:“掉頭回鐘家!”

“是!”

二十分鐘后,言董事長又重新回到了鐘家,他叫人去和鐘老說了幾句話,很快就被鐘老請到了二樓房間。

鐘老坐在了椅子上盯著言董事長額上的青紫:“怎么受傷了?”

于是言董事長氣急敗壞地把剛才在路上發生的事說了,他心口起伏:“咱們之前的計劃取消吧,厲一顧就是個瘋子,根本不遵守游戲規則!”

鐘老卻擺擺手:“坐下來消消氣。”

“哼!”言董事長活了這么大歲數,在商場上摸爬滾打這么多年,什么沒有見識過?

竟然被一個晚輩給威脅了。

他要是沒有什么作為,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給笑話死了。

“厲一顧太小心眼了,有仇必報,就是一只白眼狼!”言董事長越罵越狠。

他知道言妍先挑釁了厲一顧,但言妍已經上門道歉過,并且主動求和,厲一顧姿態很高,不僅沒有答應,反而還處處為難。

這些言董事長都可以睜只眼閉只眼。

可現在呢?

厲一顧居然派人撞車,這件事已經危及到他的生命安全了,所以,言董事長覺得沒有必要再維持和平了。

他難道還怕一個年輕人?

不自量力!

鐘老從一旁的茶臺上倒了杯茶遞了過去:“年輕人嘛,年輕氣盛的,而且他維護顧清歡也沒錯,你又何必動怒。”

言董事長不語。

“他如果不維護顧家那丫頭,又怎么能讓那丫頭心甘情愿地把顧氏集團股份轉讓給他,還有顧老爺子這么多年的打拼,手底下還是有忠心耿耿的人,對那丫頭好,不就等于收買這幫人?”

鐘老又自顧自地給自己倒了杯,遞到嘴邊淺嘗兩口,面上笑意不減:“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等著那丫頭被葉勝國那個蠢貨折磨得不成型了才帶著遺囑來,安的什么心思,大家心知肚明。”

在鐘老看來,厲一顧目的太明顯了。

說難聽點兒,就是根本不夠瞧的。

隨后鐘老打開了電視屏幕,調到了新聞頻道,正好是顧氏集團召開的記者新聞發布會。

“看見了沒,顧家小丫頭和葉勝國徹底割斷了,葉勝國還要背負各種罵名,從正兒八經的監護人變成了過街老鼠。”

視頻的那頭播出現了葉勝國的臉,一臉憤怒。

“也就他蠢,非要把人趕盡殺絕!”鐘老搖搖頭,對葉勝國非常鄙夷,放著好好的福不享,還要把人給逼瘋了。

這下,正好可以成全了厲一顧。

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應當。

“那您……”言董事長不解地看向了鐘老:“明明已經看透了里厲一顧,為什么還要撮合他和傾傾?”

鐘老笑而不語,又將手中的茶杯輕輕地放在了桌子上,意味深長地說了句:“鐘家已經被人遺忘很久很久了,云城第一豪門這個名號,還是很多年前冠在鐘家頭上的,我這把老骨頭,總不能帶著遺憾入土。”

“您一定會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這都是自欺欺人的話。”鐘老聳聳肩,并且表示根本不在意這些,他轉過頭看向了言董事長:“我既然看中了厲一顧,就不怕他翻出手心,也正好需要他的手段震懾一幫老家伙。”

鐘老滿臉自信。

言董事長只好笑著點點頭,不再提及厲一顧的半個字不好。

“一會我叫人將厲一顧請來,你們坐下聊聊,也不是什么大事,喝杯茶說開就好了,畢竟都是云城的風云人物,沒必要鬧得你死我活,誰也占不到便宜。”

今天鐘老就是要給兩家說和的。

同時鐘老也不忘提醒言董事長:“顧家那丫頭受了不少的委屈,實在沒必要跟她過意不去。”

言董事長聞言臉色漲紅,他知道這是在提醒自己約束言妍,別在公眾場合犯毛病,被人恥笑,丟了豪門的臉。

“我明白。”

在鐘老面前,言董事長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態度十分恭敬。

于是鐘老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

樓下的宴會還在繼續。

厲一顧坐在沙發上,手里還拿著杯喝了一半的果汁,一旁的顧清歡正聚精會神地盯著舞臺上的演奏樂隊。

那是顧清歡最喜歡的樂隊,沒想到鐘家居然將人請到了宴會上。

她聽得入迷。

“厲先生,鐘老請您上樓一趟。”

厲一顧挑眉。

“小叔叔,我就坐在這哪也不去。”顧清歡很自然地接過了厲一顧手里的那半杯果汁,饒有興致地靠在沙發上。

“我去去就來。”厲一顧長腿一邁站起身,繞過人群去了二樓,倒不是不擔心顧清歡。

而是蘄盛也在一樓,正大快朵頤地吃點心呢,有他看著,顧清歡不可能出事。

上了二樓,被引到了茶水間。

推開門不出意外地看見了言董事長也在,鐘老笑著沖他招招手:“厲總,坐吧。”

“鐘老,言董事長。”厲一顧淡漠地打了個招呼,隨后坐在了一旁的中式椅子上,一只手輕輕的打在了茶幾上。

“今天找你們來,也是偶然才知道你們之間有些誤會,想找個機會讓你們解除誤會,厲總不會嫌我多管閑事吧?”鐘老面上帶著笑,又倒了杯遞到了厲一顧面前。

“年輕人嘛,心高氣傲又路見不平,我也能理解,可言董事長很多事被蒙在鼓里不知道,大家何必平哥你死我活,傷了和氣呢?”

鐘老又朝著言董事長使了個眼色,言董事長清了清嗓子,笑著點頭:“是啊,別人都覺得咱們位高權重,可實際上就是個高級打工人,忙得連口水都喝不上,哪有這么輕松。”

調侃的話就是在告訴厲一顧,他平時太忙了,沒空教女兒,也讓厲一顧大度些,別再計較了。

氣氛安靜了幾秒,厲一顧壓根就沒有打算開口。

言董事長的臉色漸漸有些掛不住了,他都已經親自站出來說軟話了,對方竟然還不知好歹!

于是,言董事長看向了鐘老;“鐘老,這都是晚輩們的事了,還讓你操心,真是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