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31章 繼續作死的古家大公子

鐘傾傾沖著言妍眨眨眼,嘴角露出了單純的笑容:“可我覺得言姐和厲先生更般配呢,只不過你們現在有誤會,言姐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女孩子。”

被鐘傾傾夸贊得有些飄飄然,言妍臉上也不自覺地露出了向往。

這一抹異樣眼神自然沒能逃過鐘傾傾的眼神,她臉上的笑意也不自覺地漸漸收斂。

“真……真的嗎?”言妍害羞地抹了抹臉頰,可她觸及到臉上的巴掌印之后,瞬間就清醒了。

言妍立即對著鐘傾傾搖頭:“傾傾,你別誤會,我已經有了其他心上人了。”

“哦,是么?”鐘傾傾明顯不信,但也沒有繼續多問,情緒多了幾分敷衍:“外面風大,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言妍壓根就沒有發現鐘傾傾的情緒變化,還以為對方是真的冷了,所以才走了。

當鐘傾傾回到宴會大廳時,客人們已經走光了,她隨口問:“爺爺呢?”

“老先生在二樓茶水廳。”

于是鐘傾傾提著裙子上了二樓,站在門口敲了敲門,直到里面傳來了動靜才推開門進去。

“爺爺。”鐘傾傾一臉乖巧地喊了聲。

鐘老指了指對面的椅子:“坐下吧。”

等鐘傾傾坐下之后,才開口:“爺爺,今天的壽宴很成功,看來大家對您還是十分恭敬的。”

鐘老笑了笑,又問起了言家。

“言妍明顯就是有賊心沒賊膽,被厲一顧給嫌棄了,不敢湊上前,還有今天言妍在生日宴上算計了顧清歡,差點兒就破壞了爺爺的生日宴。”

提到這,鐘傾傾就忍不住面露怒色,今天對于鐘家來說極其重要,也是她十八歲之后第一次亮相在眾人面前。

要是真的被言妍給破壞了,她肯定饒不了言妍!

“言家兩面三刀,就是想踩著鐘家上位。”

就連鐘傾傾都看穿了言家父女兩個的小心思,一邊托鐘家說和,一邊又和古董事家聯手,進可攻退可守。

結果呢。

厲一顧不買賬,還被顧清歡當眾給戳穿了。

鐘老搖搖頭:“言家的確是太著急了,那位言妍也是不成氣候,過于得意忘形。”

鐘傾傾點頭表示附和。

“你記住了,一定要和顧清歡弄好關系。”鐘老看的明白,雖然今天在宴會上,顧清歡被人污蔑,厲一顧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并沒有反擊和生氣。

可他知道,顧清歡在厲一顧心里占據了很重要的地位。

“爺爺放心,我會的。”鐘傾傾點了點頭,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說:“爺爺,今晚言家的車禍,還有那個李琴,古家……是不是都是厲一顧做的?”

這樣的人錙銖必較,給鐘傾傾留下的印象并不好。

鐘老卻笑了笑:“這只是一種手段而已,在商場上誰又能保證誰的手一定是干凈的呢,心不狠站不穩,你不反擊就會被對方踩在腳底下,這個世上沒有永久的合作伙伴!”

鐘傾傾受益匪淺。

“好了,你也別多想了,回去休息吧。”鐘老慈愛的沖著鐘傾傾擺擺手說。

“爺爺,還有一件事。”鐘傾傾欲言又止,鐘老一下子就看出了孫女的小心思:“是不想嫁給厲一顧?”

其實鐘傾傾自己也很矛盾,她第一眼就被厲一顧給深深吸引了,渾身上下散發的氣質,還有那張臉,令她著迷。

但一想到厲一顧有些不近人情,她又膽怯,怕自己駕馭不住。

“爺爺記得你可是很自信驕傲的,怎么遇到厲一顧之后就膽怯了呢?這可不像是鐘家小公主啊。”鐘老笑著打趣。

鐘傾傾在鐘老面前也沒有藏著掖著,她害羞地低著頭:“爺爺……”

“只要你不想嫁,爺爺也不會勉強你的,你改變主意了隨時告訴爺爺。”

“好。”

……

深夜

顧清歡坐在了車里聽著輕柔的音樂,整個人昏昏欲睡,時不時地瞄了眼窗外,發現還沒到家,又閉上了眼睛。

車內很安靜。

厲一顧時不時地瞥了眼她,窩在座位上蜷縮著,像極了一只乖巧的貓兒。

嘀!嘀!

背后傳來了尖銳的喇叭聲。

厲一顧透過了后視鏡看向了身后一閃一閃的車燈,又抬起頭看了眼即將變化的信號燈。

猶豫了兩秒后,猛地打起了方向盤,改變了原來的軌道朝著西方向走。

“嗯?”顧清歡睜開眼。

厲一顧聲音柔柔的:“乖,閉著眼再睡一會兒。”

她實在是太困了,也沒多想,又閉著眼昏昏欲睡,直到后方傳來砰的一聲巨響,將她給嚇醒了。

“出什么事兒了?”

“后方出車禍了。”厲一顧的聲音波瀾不驚,好像在說一件很普通的事。

顧清歡順著后玻璃視線看,果然在上一個信號燈那看見了連環車禍,她悻悻地問:“都這么晚了,這幫人怎么還開這么快的車?”

“可能是喝酒了吧。”厲一顧回應。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受傷……”顧清歡小聲嘟囔,又有些慶幸剛才小叔叔及時避開了。

倒也沒多想,看著小叔叔換了一條路回家,耽擱了五分鐘左右。

李媽已經給她放好了洗澡水,簡單沖洗后就上床睡覺了,李媽悄悄關上門下樓。

卻看見厲一顧還坐在沙發上。

“阿歡睡了?”

李媽點頭:“小姐喝了一杯牛奶后睡了。”

“李媽我出去一會,小姐醒了記得給我打電話。”

確定顧清歡是睡著了,所以厲一顧才敢放心離開,李媽也不是個多嘴的人,點頭后就守在樓下的沙發上。

夜里三點

厲一顧驅車去了間酒吧,左拐右拐地來了個房間,推開門再次關上,立馬將外面的亂糟糟聲音給屏蔽了。

昏暗的房間內還有股血腥味,厲一顧啪嗒將燈給打開。

“嗚!”沙發上的男人瞬間瞇著眼,適應了幾秒后才看向了厲一顧,調侃道:“小公主睡著了?”

厲一顧沒有理會他,而是看著他衣服上的血跡,彎腰坐在了沙發上,問:“怎么回事兒?”

“還不是你得罪了人,被報復了,今天的傷你可要補償,老子差點就死在那場車禍了。”

蘄盛撇撇嘴,撩起了衣袖露出了擦傷,血跡斑駁,胸膛,領口,還有腿上全都是。

“傷得這么重?”厲一顧皺眉。

“廢話,對方要給你個教訓,要不是我攔截了,這些傷就在你身上了!”

蘄盛換了個姿勢,翹起二郎腿:“只是可惜了,三天前剛提的蘭博,就這么被撞報廢了。”

“再挑一個,記我賬上。”

聽到這話,蘄盛臉上的笑意漸濃,還比起了一個OK的手勢,下一秒又變得嚴肅起來:“今天這場車禍是古家那邊人干的,這王八羔子,老子遲早要宰了他!”

今天只是讓古家大公子摔了個狗吃屎,算是小小教訓,沒想到對方居然在背后玩陰招。

比他還要狠!

“古家?”厲一顧抿了抿唇,漆黑的眼眸中劃過一抹狠厲。

“就是你的死對頭,私底下沒少拉攏顧氏集團的那幫老骨頭,許諾做了董事長之后,給各種好處。”

蘄盛撇撇嘴:“對付這種人就不能心軟。”

厲一顧挑眉斜了眼對方,蘄盛立馬就收斂不少:“但你放心,比起前程,還是小命和名聲更重要。”

說著蘄盛就從一旁的沙發上拿過一個檔案袋子遞了過去:“這些老骨頭,可耗費我不少心思,我就想看你叱咤風云,霸占云城,到時候可別忘了護著我!”

沒理會蘄盛的調侃,厲一顧將檔案袋子給打開,露出了一摞相片,昏暗的環境內有男有女,幾乎都是權色交易。

還有不少蓋著紅章的文件照片,以及轉移財產的照片,上面還標記著時間,地點。

這幫人無一例外全都是顧氏集團的老人,手里或多或少都掌握著顧氏集團的股權。

“有了這些,他們不敢不支持小公主,你就等著一個禮拜之后,小公主繼承顧氏集團吧!”

蘄盛滿臉自信。

他為了這些照片和線索,起早貪黑沒少遭罪。

當然了,還有些硬骨頭實在是啃不下來,蘄盛就活動了下筋骨,威脅恐嚇一個不落。

“李副總被我不小心打住院了。”他如實交代。

李副總軟硬不吃,還對他指手畫腳,蘄盛這暴脾氣哪受得了這個,所以

直接將人給打得失禁,吊在十幾米的空地上折磨了兩個小時,李副總直接簽了股權轉讓書。

雖然只有百分之三,但對于厲一顧來說,如虎添翼。

“你辦得不錯!”厲一顧將檔案收起來,又遞給了蘄盛一張黑卡,蘄盛眼睛頓時就冒綠光。

“這么大方!厲總,以后有事兒您吩咐!”蘄盛毫不猶豫地將黑卡給收起來,咧著嘴沖著厲一顧笑。

厲一顧起身瞥了眼他:“傷口處理一下,今晚的事別弄出人命來,隨你折騰。”

“真的?”蘄盛是個錙銖必較的性子,今晚被弄了一身傷,早就憋著口氣,但他又不敢壞了厲一顧的事兒。

所以遲遲沒有動手。

現在厲一顧發話了,蘄盛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摩拳擦掌就等著報復回去。

厲一顧淡淡嗯了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回到顧家時,已經快凌晨四點了,李媽看見厲一顧回來,立馬倒了杯溫水遞了過來:“小姐一直睡著,沒醒來。”

“好,辛苦了。”

“那先生早點休息。”李媽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厲一顧卻并沒有上樓而是坐在沙發上,揉了揉眉心,繼續埋頭處理公務。

早上七點

顧清歡下樓時,厲一顧已經不在沙發上了,李媽給她準備了早餐:“先生昨天睡得晚,就不和小姐一塊吃了。”

“好。”顧清歡獨自吃完早飯后,掐著時間去了學校。

和往常一樣學校里的氛圍像是一杯溫開水,波瀾不驚,顧清歡正咬著筆桿子思考題目。

一整天做了五六張試卷,由于她之前落下的功課太多了,跟不上思路,很多題她都空著,完全沒有頭緒。

下午五點下課之后,她決定回去找小叔叔討論。

“清歡!”

背后有人喊她。

鐘傾傾沖著她揮揮手:“清歡,明天下午一點在階梯教室,我有個演講,你一定要來呀。”

顧清歡差點就忘了這事兒,她點點頭:“好!”

鐘傾傾這才轉個彎上了樓梯,而這一幕恰好就被顧清歡的同桌看見了,她滿臉羨慕:“清歡,這位是鐘傾傾嗎,知名小提琴家,還是本校校史上的學霸,至今無人超越,簡直就是個神奇的存在。”

“她這么厲害?”顧清歡都是不知道鐘傾傾原來也是本校的。

“當然了!”同桌拉著她開始講述鐘傾傾得過去:“當年十九校聯考的第一名,就讀了三個月出國了,每一門功課都是第一名,簡直就是個天才!”

顧清歡聞言倒是對鐘傾傾多了幾分贊賞。

“清歡,明天能不能帶我一起去看看?”

在同桌的哀求之下,顧清歡笑著說:“如果能讓進去的話,我沒問題!”

“噢耶,清歡你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