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38章 葉嬌的下場

葉嬌被白大褂按在地上,她盯著門口站著的顧清歡,目光狠厲,又透著幾分不甘心。

很快校長就來了,緊急疏散了人群,隨后鐵青著臉對著幾個老師說了些什么,又來到了白大褂面前叮囑幾句。

顧清歡聽見了。

“將人送去戒毒所治療。”

“從今天開始開除葉嬌,發布公告,緊急給學生們做體檢,封鎖消息,杜絕不必要的恐慌。”

顧清歡轉身離開,背后傳來了許慧慧的聲音;“怎么樣,還滿意嗎?”

她抬起頭看了眼許慧慧。

“離她遠一點,畢竟,她是真的得了那種病。”許慧慧沖著她咧嘴笑,又指了指不遠處趕來的豪車:“得了這種病,以后沒有人會靠近她,就算是古家,也會收斂的。”

在豪車停下之前,許慧慧已經閃過身避到了樓梯上方消失不見了。

顧清歡瞇了瞇眼看著豪車上下來的人在接了個電話之后又重新上了車,豪車調轉方向離開了。

身后,葉嬌被按住了手腳抬著上了擔架,被強行送入了救護車。

車燈一閃一閃地駛出校園。

因為葉嬌,顧清歡的照片墻反而被人給忽略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中,在討論誰誰誰和葉嬌接觸得最近。

顧清歡似是想到了什么,第一時間舉報了隔壁班的兩個即將參加競賽聯考的兩個女生。

兩個人都嚇傻了。

“顧清歡,你別胡說八道,我們怎么可能和葉嬌有聯系?”女生不服氣地反駁。

顧清歡直接拿出監控視頻,正是這兩個女生在公示墻上鬼鬼祟祟的,而且還和葉嬌手拉著手。

視頻一曝光,離兩個女生很近的同學就像是看見瘟疫似的,紛紛避開,捂著口鼻。

兩個女生氣的臉色漲紅,差點就哭了。

“老師……”

老師也害怕,對著兩個人說:“你們跟我來一趟辦公室。”

意料之內,兩個人都被取消了競賽資格,并且第一時間被安排了體檢,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都不能隨便離開。

顧清歡就站在門前看著兩個抱頭痛哭的人,她蹙眉,明明受害者是自己,為什么她們卻變成了一副受害者的模樣?

“顧清歡,你滿意了?”其中一個女生仰著頭怒瞪著她:“這樣欺負人有意思嗎?”

“欺負?”顧清歡嗤笑:“你們為了錢,去貼照片的時候怎么不想想我的心情?”

“你!”兩人語噎,均從對方的眼神中看見了懊悔,就不該聽葉嬌的話做這種事。

另一個女生站起身:“對不起,我不應該那么做,求求你高抬貴手吧,我們只是個普通人,和你們玩不起的。”

她們明明就有一個很好的前途,馬上就要參加競賽了,只要得了獎,就一定會被保送清北。

現在卻沾染上這種事,她們追悔莫及。

“你們都是豪門繼承人,就算是沒有高學歷也會有燦爛的未來,大不了,出國鍍金再回來,學歷對于你們來說就是錦上添花,可對于我們兩個來說,是唯一翻身的可能……”

女生開始打起了感情牌。

顧清歡挑眉:“收錢的時候怎么就沒有想到這個呢?”

兩人語噎。

“檢查結果出來之后立刻辦退學手續,否則,下一次就不是有驚無險這么簡單了。”

她不想以后在學校的任何一個角落看見這兩人。

“顧清歡,你真的要這么絕情嗎?”女生不甘心地問。

顧清歡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女生彼此看了眼對方,均從對方眼中看見了一抹無奈和絕望,再喊人時,人已經走遠了。

傍晚

顧清歡回到了顧家,李媽送上了新鮮的果汁,陪著她閑聊了一會兒,還將兩個花瓶擺上來。

“小姐喜歡哪一個?”

顧清歡看了眼,一個青白色瓷釉,一個大雪飄零的梅花景色,她略作思考。

“右邊那個吧。”厲一顧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李媽笑了笑,捧著梅花花瓶去裝飾,沒一會兒就端上來插好的花枝捧到了顧清歡面前。

“就擺在房間書桌上吧。”她說。

李媽點了點頭。

顧清歡轉過頭看向厲一顧:“小叔叔今天這么早。”

“嗯,今天在學校怎么樣?”厲一顧漫不經心地問。

她猶豫了幾秒才把學校發生的事和厲一顧說了,厲一顧皺了皺眉上下打量著她。

實際上這些事他早就知道了,甚至顧清歡在場時的每個表情,他都能看得見。

“我現在看見那些視頻和照片已經沒有感覺了,以后也沒有人能夠拿這些威脅我。”顧清歡語氣悶悶的:“只是這次的股東大會,我什么都幫不上。”

“誰說的。”厲一顧抬起手摸了摸顧清歡的秀發:“只要有我在,你永遠都是贏的那一方。”

顧清歡眨眨眼,褪去了白天在學校的沉著冷靜,現在像個乖巧的洋娃娃,卸下了心防,單純又無辜。

“可古……”

“都交給我。”厲一顧笑。

聞言,顧清歡重重地點了點頭,重新展露笑容。

兩人吃過晚飯后,顧清歡走在花園里散步,樓上亮著燈,厲一顧時不時地瞄一眼窗外的人影。

“你什么時候買通許慧慧的?”蘄盛不知什么時候坐在了沙發上,手里還拿著蘋果啃咬,一臉無辜地看向了對方。

厲一顧只是淡淡瞥了眼對方一眼,什么都沒說。

“我說這丫頭怎么會反水幫小公主了,你這花費不少心思吧?”蘄盛對著厲一顧豎起大拇指:“真服了你,這么短的時間內挖到了許慧慧的軟肋,逼著人家保護小公主。”

蘄盛又含糊不清地說:“看你對顧清歡的樣子,該不會是……真的動情了吧?”

啪嗒!

手上的文件重重地合上,厲一顧抬起頭看向蘄盛,眼神不悅。

蘄盛聳聳肩:“我只是提醒你別入戲太深了,你們兩個是不可能的!”

“說完了?”厲一顧冷了聲音。

蘄盛悻悻然閉嘴。